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41章 另有目的

  黄正涛看向黄青山,正色道:“青山,你速速前去禾家、周家、曹家,把刚才陈阳说的消息,传递过去。对了,把事情说严重点,这样他们才会立即出手。不然等天魔道或者宣家掌控了那个身怀魔气之人,到时候就迟了。”

  “是,父亲!”

  黄青山起身领命,瞄了眼陈阳和黄诗韵,转身离去。

  听到他称呼黄正涛为父亲,陈阳更是不解了,既然他是黄正涛的儿子,那么诗韵称呼他为大哥很正确,为何他让诗韵叫他的名字?

  黄诗韵看向黄正涛,问道:“父亲,这件事,我们黄家出手吗?”

  “大家最近正忙着那件事,黄家哪里腾得出手。”

  黄正涛揉了下太阳穴,似乎黄家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难以解决。

  沉默了下,他感叹道:“希望禾、周、曹三家,能够阻止宣家和天魔道的野心。”

  陈阳道:“伯父,这件事,其实还可以联系天池灵地。毕竟天魔道和宣家想称霸三大灵地,也会影响天池灵地的安危,他们肯定会愿意出手。”

  黄正涛一拍脑门:“你不说,我还把这茬给忘了。环儿,你去把黄青茂叫过来。”

  环儿很快叫了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来,是开光前期的境界。

  黄正涛取出一块桃源令,交给黄青茂,把事情讲了一遍之后,吩咐道:“青茂,你去一趟天池灵地,讲消息传递给他们。”

  “是,二伯!”

  黄青茂应了声,立刻离去。

  等黄青茂走了,黄正涛眼中突然露出疑惑之色,看向陈阳,道:“对了,陈阳,你没有桃源令,你怎么进来的?”

  “我之前去喜马拉雅的大夏遗迹时,遇到了禾家的人,他们有两块桃源令,其中一块遗失,被我捡到了。”

  陈阳并没有把自己能制作桃源令的事情,告诉黄正涛。

  “噢,原来如此。”

  黄正涛不疑有他,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够制作桃源令,那种刻画阵法印记的法诀,早已失传。

  “诗韵,你给陈阳安排一下住宿,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黄正涛对黄诗韵吩咐了句,然后对陈阳道:“陈阳小兄弟,这段时间黄家很忙,如果有怠慢的地方,你可别介意。”

  陈阳拱手道:“伯父客气了。”

  “先告辞了。”

  黄正涛起身,离开了大殿。

  虽然黄正涛的态度很友善,但陈阳知道,其实黄正涛并不重视他这个筑基中期的外来者。

  否则的话,黄正涛也不会只是见一面,得到了宣家、天魔道的消息,就立刻离开了。

  “陈阳,你怎么不告诉我父亲,说你会制作桃源令?”

  等黄正涛离去,黄诗韵一脸不解地向陈阳问道。

  陈阳解释道:“桃源令十分稀有,如果我能制作桃源令的消息被别人知道,那就会打破桃源出入限制的平衡。到时候,桃源势必陷入混乱之中。而我,也会引火烧身。”

  黄诗韵点了点头,觉得陈阳的话的确有道理。

  不过她回过神来,疑惑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

  陈阳笑道:“因为我信任你。”

  听到这话,黄诗韵感到有些高兴,笑眯眯道:“好吧,那我就帮你保密。”

  接下来,黄诗韵把陈阳安排在了黄府的客房。

  将陈阳送进屋,黄诗韵道:“我让下人给你烧水送过来,你一身湿漉漉的,先洗个澡。另外我让人给你送几件衣服过来,你穿着这身奇装异服,在黄镇行走,始终有些不方便。”

  “好的,谢了。”

  陈阳道了声谢,叫住转身准备离开的黄诗韵,问道:“对了,你那个哥哥黄青山,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提起黄青山,黄诗韵不禁皱了下眉头,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陈阳也不想强人所难,道:“既然你不愿说,那就算了。”

  黄诗韵叹息一声,在椅子上坐下,压低了声音,对陈阳道:“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别对其他人说。”

  陈阳收起笑意,正色道:“好,我帮你保密。”

  黄诗韵道:“我大哥……他喜欢我。”

  “什么!”

  陈阳大感意外,黄青山是黄诗韵的哥哥,怎么能喜欢黄诗韵,这岂不是乱套了。

  黄诗韵摆了摆手,解释道:“你别误会,大哥不是我的亲哥哥,他是我父亲的养子。”

  陈阳松了口气:“噢,原来如此。”

  黄诗韵接着道:“大哥他在四岁的时候,被父亲收养,父亲待他如亲生儿子,传授他武学,并且给他提供最好的资源。有了好的修炼条件,加上大哥的天赋也很高,在二十六岁的时候,他就进阶了开光境。”

  “现在他已经稳固了境界,用不了多久,应该就会进阶开光中期。黄家的年轻一代,他是最出色的一人。即使和另外四大家族的天才相比,他也并不逊色。可惜他是养子,不然的话,以后黄家家主之位,肯定是他来继承。”

  “还是说回正题,就在前年我十八岁成年礼的晚上,大哥他送我回房,突然向我表白,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对他没有任何其他的感情,却没想到他居然对我产生了爱慕之情。”

  “那天我拒绝了他,他说是真心喜欢我,不会放弃。之后,他总是想方设法与我独处,并且送我礼物,说一些情人之间的话,让我不胜其烦。后来甚至有一次,我在洗澡的时候,发现他……”

  “偷窥!?”

  陈阳面色一变,如果黄青山偷窥,那就太过分了。

  黄诗韵道:“的确,他藏在屋顶上,偷看我洗澡。”

  “那你岂不是被他看光了?”

  陈阳皱了下眉头,心里有些不乐意。

  黄诗韵忙道:“没,他没看见什么,因为我房间的浴室上方有隔断,所以他没能得逞。”

  陈阳拍了拍胸脯:“呼,还好!”

  “呃!”

  黄诗韵错愕一声,对陈阳的表现感到不解。

  不过她也没多想,接着道:“后来,我就对他不假辞色,想要让他知难而退,可他一直粘着我,让我非常头疼。但这件事,我又不敢告诉别人,怕他名誉尽毁。”

  说到这里,黄诗韵长叹了口气,显然这件事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陈阳目光中闪过一抹冷意,沉声道:“诗韵,你有没有想过,黄青山这么做,并非是因为爱上你,而是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