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37章 怎么没死

  为了做到一击毙命,宣同这一击撼龙拳,比刚才对付黄诗韵的威力更强。

  拳影爆发出强大的冲击波,能量冲散开,周围的树木簌簌作响,一些枝干脆弱的,更是倒塌。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河流翻滚,滔天巨浪席卷,把陈阳的身影完全掩埋了进去。

  眼前只剩一道水幕,和滚滚尘埃、树叶,哪里还有陈阳的人影子。

  “不!”

  黄诗韵摇了摇头,眼睛发红,险些就要哭出来。

  她天性善良,此刻亲眼目睹陈阳为了救她而死,她感到无比的伤心。

  “一个不知死活的外来者罢了,诗韵,你何必在意他的死活。”

  宣同不屑地冷笑一声,看了眼被陈阳放在树干下的环儿,道:“这丫鬟真是命大,不过可惜了,那小子本可以带着她逃命,却又把她送了回来。”

  语毕,宣同抬手一掌,一道真气掌影,朝着环儿轰杀而去。

  这道掌影的威力并不强大,但要杀环儿,绰绰有余。

  “不,宣同,你这个混蛋!”

  从没骂过人的黄诗韵,此刻感觉精神要崩溃了,一个个人在她面前死去,她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她抓狂。

  眼看掌影轰向环儿,环儿就要毙命。

  突然,环儿身前的虚空颤动,一道巨大的真气掌影,从虚空中出现,带着强大的威压,拦截住了宣同的掌影。

  砰轰。

  掌影相撞,宣同的掌影被碾压,完全碎裂。

  巨大掌影被削弱了几分,但却去势不减,轰向宣同。

  “撼龙拳!”

  宣同一拳砸出去,拳影滔滔,把巨大掌影轰碎,真气乱流弥散开,周围一片狼藉。

  “谁!?”

  宣同面露凝重之色,朝着四周看去,心里感到一阵紧张,不知是谁释放掌影,救下了环儿。

  哗啦。

  这时,刚刚激起的水幕散尽,水流哗啦啦地流入河里,露出了岸边一道人影,正是陈阳。

  “你的撼龙拳,名字倒是挺厉害,不过好像对我没用。”

  陈阳耸了耸肩,一脸笑意地看向宣同。

  宣同这才知道,是陈阳救下了环儿。

  他面色一变,惊呼道:“你……你怎么没死?”

  话刚说完,宣同才发现不对劲,陈阳岂止是没死,简直是毫发无伤。

  黄诗韵不知陈阳怎么躲过宣同的攻击,刚刚悲伤欲绝的心,此刻好受了些,连忙朝陈阳喊道:“快跑,你带着环儿快跑!”

  “美女,我在你眼中,就那么不堪一击吗?”

  陈阳对黄诗韵笑了笑,道:“放心吧,英雄救美这个方面,我是专业的,我一定把这个欺负女人的坏蛋干掉。”

  “哎呀,你别逞强了,赶紧跑啊!”

  即使陈阳躲过了宣同的攻击,黄诗韵也并不认为,他能够战胜宣同。

  这时,宣同回过神来,身形一动,攻向陈阳。

  “撼龙拳!”

  真气拳影凝聚,攻向陈阳。

  这一次,宣同显然使出了全力,拳影的威力,比之前至少提升了三成。

  “凝爆掌!”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一掌轰出。

  依旧和先前一样,没有真气波动。

  下一刻,情景骤变。

  虚空撕裂,一道手掌大小的拳影出现,真气内敛厚重,没有外泄出凶猛的能量,但却给人危险的感觉。

  这一次,凝爆掌拦截住了撼龙拳。

  砰轰。

  凝爆掌的特性,是碰到物体,就会发生爆炸。

  顿时,撼龙拳被炸毁。

  凝爆掌也毁去,但其释放出的强大真气能量,完全把撼龙拳的余威席卷了进去,真气冲散开,朝着宣同那个方向冲过去。

  这一幕,无疑说明,凝爆掌完全压制了撼龙拳。

  “怎么可能,你明明筑基中期,怎会这么强!”

  宣同连忙闪身,躲开真气冲击,一脸震惊地看向陈阳。

  他心知自己不是陈阳的对手,看了眼黄诗韵,狠狠地咬了咬牙,身形一动,转身就跑。

  明明事情很顺利,宣同没想到,居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今天的事情败露之后,宣家想要挟持黄家的重要人物,肯定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宣同也顾不了那么多,此刻逃命要紧。

  “黄诗韵,你给我等着,宣家早晚一统灵地,你们黄家不是我们的对手。”

  “还有那个外来者,迟早要你的命。”

  宣同转身逃走,还不忘留下狠话。

  不过,陈阳岂会让他逃走,一记凝爆掌轰出,掌影拦截在宣同的去路,出现在他的胸口位置,他连躲闪都来不及。

  砰轰一声。

  凝爆掌爆裂,宣同的胸口对穿,血肉模糊,轰然摔倒在地。

  这样的重伤,必死无疑。

  黄诗韵看到这一幕,她已经完全懵了。

  她看向陈阳,目光发愣,怎么也没料到,这个筑基中期的外来者,居然把宣同碾压,这简直不可思议。

  “美女,你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被我迷住了?”

  陈阳突然转头看向黄诗韵,把发愣中的黄诗韵吓了一跳,她想到自己盯着陈阳出神,脸上露出害羞之色,赶紧把脸转向了一边。

  如果是别人对她说这种轻薄的话,她肯定要回一句“登徒浪子”。

  可陈阳救了她,这话她却说不出口。

  而且不知为何,她对陈阳产生了几分好感。

  “别紧张,我和你开玩笑的。”陈阳走到黄诗韵面前,笑了笑,道:“来,诗韵,我给你松绑。”

  这声诗韵,把黄诗韵叫得娇躯一颤。

  这个称呼,除了家里最亲近的人,还没有外人这样称呼过。

  刚才宣同倒是这样叫过,让她感到一阵恶心。

  但此刻听到陈阳这样叫,她却并未感到不适,只是有点害羞。

  陈阳给黄诗韵松绑的时候,因为黄诗韵衣衫破裂,难免会碰到她的肌肤,每次触碰,黄诗韵都感觉像是触电般,身体一颤,然后她就硬撑着,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松了绑之后,黄诗韵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根本使不出力气。

  刚才和宣同的战斗,让她受伤不轻。

  陈阳递过去一颗丹药,道:“这是疗伤丹药,你先服下疗伤,等恢复一下再走。”

  黄诗韵有些犹豫,没去接。

  陈阳笑道:“你不会担心是迷药吧,如果你不放心,那我先吃一颗。”

  说着,陈阳作势就要服下丹药。

  “别,我相信你。”

  黄诗韵连忙阻止,从陈阳手中抢过丹药,一口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