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36章 放开那个女孩

  黄诗韵被扯破了衣衫,吓得花容失色,也顾不上去拉落水的环儿,她脚下一动,立刻往旁边躲开。

  她怎么说也是筑基中期,度飞快,却是没有被宣同抓住后背的文胸带子。

  不然的话,这一下扯开,她就彻底曝光了。

  不过环儿在水中昏迷了过去,黄诗韵来不及救援,环儿顺着河流,被水冲往了下游。

  “你这个无耻之徒,到底想干什么?你让开,我要去救环儿。”

  黄诗韵急切地看了眼环儿冲走的方向,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对宣同怒目而视。

  宣同淡然一笑:“我想干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黄诗韵面色难看,沉声道:“宣同,你这样做,就不怕黄家找你麻烦?”

  “如果我怕的话,我就不会这样做了。”

  宣同朝着黄诗韵走过去,笑道:“说实话,黄诗韵,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却对我不假辞色,这令我心里很难受。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你。至于黄家的报复,那也得他们知道是我干的才行。”

  黄诗韵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惊讶道:“你……你要杀我?”

  宣同眼中闪过狰狞的光芒,冷笑道:“不,我打算把你带回宣家,废掉你的丹田,然后慢慢地玩弄。”

  黄诗韵大惊失色,吼道:“你简直是疯了。”

  “是又如何。”

  宣同不以为然地笑了声,脚步一动,朝着黄诗韵攻了上去。

  “天星掌!”

  “撼龙拳!”

  黄诗韵出掌,宣同出拳,两人对攻在一起。

  强烈的冲击波,从对战核心区域爆出去,原本平静的河流,水都被震荡得飞了起来,出哗啦啦的声音,形成了一片水幕。

  一道拳影,穿破了水幕,打在了黄诗韵的身上。

  “啊!”

  黄诗韵惨叫一声,往后摔出去,撞在一棵大树上,这才停下来。

  她面色惨白,衣衫破裂,口中不断涌出鲜血,伤势很重。

  她心知如果继续打下去,自己不是宣同的对手,站起来立刻转身就跑。

  不过她境界本就更低,此刻受了伤,度就更比不上宣同了。

  宣同瞬间追上来,单手抓住了她的肩膀,一把匕顶在了她后背上,割破了肌肤后,顺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别动,不然的话,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宣同冷声威胁道。

  黄诗韵面色难看,咬牙切齿道:“宣同,你们宣家,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可不相信,宣同掳掠她这个黄家的大小姐,只是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宣同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哈哈哈,诗韵不愧是才智过人,我掳走你,的确是另有目的。”

  宣同笑了几声,拿出绳索把黄诗韵五花大绑起来,这才说道:“不瞒你说,我把你带走,是要用你和黄家进行一个交换。只要你父亲说出浩澜真人的住所位置,我们自然会放了你。”

  黄诗韵冷声道:“就算你们杀了我,也别想知道浩澜真人的住所所在。更何况,浩澜真人住所有阵法守护,你以为谁也能进去吗?哼!你们宣家打什么算盘,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想要独霸灵地,根本是痴心妄想。”

  “放心,你父亲知道你在我们的手上,他肯定会告诉我们,浩澜真人的住所在哪里。至于阵法,用不着你操心。”宣同冷笑一声,对黄诗韵道:“走吧,跟我回宣家。”

  黄诗韵紧皱着修眉,心里一阵绝望,不知该怎么办。

  “放开那个女孩!”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宣同和黄诗韵回头一看,只见一名青年肩膀上扛着环儿,身上水淋淋的,出现在河边。

  这青年,正是陈阳。

  他刚才见环儿冲往下游,连忙沿着河边追下去,把环儿救起来,做了急救之后,这才赶回来。

  “你是谁?”宣同打量着陈阳,现陈阳的服饰和他们不同,他面色一沉,冷声道:“你是外来者?”

  “关你屁事。”

  陈阳把环儿放下来靠在树边,对宣同道:“光天化日,强抢美女,遇到了这种歹毒的事情,我岂能坐视不管。今天,就让我收了你这个恶徒吧。”

  听到这话,宣同不禁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不过筑基中期,居然敢对筑基后期的我,说这种话。小子,难道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黄诗韵见陈阳也是筑基中期,连忙喊道:“哎呀,你别说了,赶紧跑,带着环儿跑。去黄家,把我被宣同掳走的事情,告诉我父亲。”

  她不指望陈阳能救她,只要陈阳能把消息传递给黄家,救下环儿的性命,她就知足了。

  毕竟筑基中期要战胜筑基后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诗韵,你以为我会放过他吗?”

  宣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形一动,朝着陈阳攻了上去,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死!”

  这边已经闹出了些动静,虽然此刻宣同很疑惑陈阳的身份,但他也没工夫浪费时间,打算一击致命,然后立刻遁走。

  不然的话,万一引来了其他的人,他就走不掉了。

  “来得好!”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黄诗韵顿时就急了,喊道:“快走啊,你疯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见陈阳救了环儿,黄诗韵对陈阳很有几分好感,当然不愿意眼睁睁看着陈阳去送死。

  可是她却现,自己喊了之后,陈阳依旧没有反应。

  “这个傻子,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打不过宣同吗?”

  黄诗韵急得快要哭了,可是却无能为力。

  “撼龙拳!”

  这时,宣同一拳轰杀下来,一道拳影攻向陈阳,带着狂暴的杀气,河道里的水流被席卷了起来,伴随着真气拳影,更添威势。

  就在这刹那间,陈阳抬手,一掌轰出。

  毫无真气波动,仿佛他是在击打空气,惹得宣同大笑起来:“哈哈哈,可笑,筑基中期,却连真气都不会运用。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来,但你完全就是个白痴!”

  轰隆。

  撼龙拳,也不知是不是轰在了陈阳的身上,真气轰然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