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20章 派头大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让谢家从华夏消失!

  听到陈阳的话,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个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谢家是中海第一大家族,根深蒂固,势力庞大,在华夏也数得上号。

  要除掉谢家,即使是一号领导,只怕也不敢轻易说出这种话来。

  可是,陈阳刚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气势、语气,却让人不由自主相信,他真的有能耐做到。

  “不可能,这件事不可能!”

  “一个年轻人而已,怎么可能斗得过谢家,他一定是在装逼。”

  “我他`妈真是疯了,居然差点信了他的话。”

  “他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还当众侮辱谢家,看来有好戏要发生了,谢家肯定不会放过他。”

  “现在这件事,只怕向司令来,谢家也不会卖面子了。”

  “这小子,活不过今晚。”

  人群回过神来,都觉得陈阳不过是在装逼,他一个人的战斗力就算再强,想要和整个谢家为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是,我们一定把意思转达到。”

  刘杰和曹兵回过神来,哪里在乎陈阳说的什么,都忙不迭地应了声,慌张地跑上了自动扶梯。

  哐当。

  曹兵吓得双腿发软,在自动扶梯上摔了一跤,慌张爬起来就往上跑,似乎生怕慢了半步,就被陈阳给逮住。

  等他们两人上了楼,陈阳脸上露出了微笑,看向安柠和向菲菲。

  他此刻的样子很有亲和力,和刚才判若两人。

  “咱们继续喝酒。”

  i陈阳在吧台前,挨着安柠坐下,他端起向菲菲的鸡尾酒,喝了一口,把杯子推到旁边,对楞在身后的向菲菲道:“这酒还是你喝吧,没味。”

  向菲菲觉得自己需要镇定下,走过去一口把鸡尾酒干了,只觉喉咙火辣辣的,哈了口气,对陈阳道:“你怎么那么厉害?”

  陈阳意味深长地笑了下,道:“你是说哪方面?”

  “当然是打架。”

  向菲菲把棒球帽取下来放在了吧台上,瀑布般的秀发散开,柔顺地披在了两肩,一双秀美的眼睛,疑惑地盯着陈阳。

  “就是那小子打的我。”

  这时,突然一声大喊响起,在此刻寂静的酒吧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四楼通往五楼的自动扶梯口,只见七八个人,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

  领头的,是一个体重至少两百斤的中年妇女。

  这中年妇女长相难看,偏偏浓妆艳抹,身上挂着璀璨的珠宝,看起来非常恶心。

  而在中年妇女的身后,陈阳看到了杨三。

  “居然敢打我家杨三,小子你……咦,这是怎么回事?”

  曲薇正义愤填膺,突然却发现情况不对劲。

  原本应该热闹的酒吧,却静悄悄的,人群围在吧台周围,中间留出了一片空地,地上躺着几十名墨韵会所的保安。

  而在人群中央,一男两女,正气定神闲的喝酒。

  那名男子,正是打了杨三的人。

  “向菲菲,那个是……安氏集团的安柠。”

  曲薇不认得陈阳,但她认得另外两个女人,顿时心头咯噔一跳,火气全都没有了。

  陈阳没发话,向菲菲站了起来,喊道:“杨三,你来找陈阳报仇?”

  杨三也愣住了,他没弄明白,怎么向菲菲就和陈阳成了一伙的了,而且保安怎么全被干倒了?

  突然,再生变故。

  呼啦啦的人群,从自动扶梯冲上来。

  足足上百人,整个墨韵会所的保安力量,全部被调动了起来。

  这些人一出现,立刻把杨三和曲薇给挡在了外围,他们都松了口气,连忙站远了点,静观事态发展。

  此刻涌上五楼的上百人,手里要么是砍刀,要么是钢管。

  与其说他们是保安,不如说是谢恒华养的打手。

  这些人把陈阳、安柠、向菲菲三人围了起来,间隔十米左右,把他们与人群完全隔开。

  保安们没有动手,只是盯着陈阳三人,眼中冒着凶光。

  陈阳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不屑地笑意。

  这时候,三名男子,从六楼下来,保安让开,他们走进了包围圈里。

  这三人,正是谢恒华、刘杰、曹兵。

  接到曹兵二人的回话,谢恒华感到十分意外。

  紧接着,他便是极度的愤怒,对方敢在墨韵会所闹事,简直是没把谢家放在眼里。

  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

  这个人,一定要杀。

  知道对方能打,谢恒华立即调动了整个会所的战斗力,并且让他们带了兵器。

  他决定了,要把陈阳当场砍死。

  “呵呵!”

  谢恒华扫了眼地上躺着的手下,发出一声冷笑。

  旁边曹兵立刻拉过来一把椅子,谢恒华坐下来后,点上了一支雪茄,斜睨着陈阳,派头相当大。

  吐了口烟雾,他看向安柠,晃了晃手里提着的lv包包,笑道:“美女,你的包在这里,想要,就过来拿。”

  安柠皱了下眉头,没理会。

  向菲菲怒道:“谢恒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连我也要打吗?你就不怕,我爸找你们谢家麻烦?!”

  “你爸是谁?”谢恒华故意问了句,不屑一笑,道:“噢,你是说向辉?中海军区总司令,好牛逼呀。不过,我现在真没把他放在眼里。如果他现在知道我们谢家背后有多强的力量,只怕他巴结我还来不及。”

  哗!

  闻言,全场一片哗然。

  谢恒华的口气,实在太狂了。

  连向司令也不放在眼里,他们谢家背后到底有多大的靠山?

  一时间,众人是既惊讶,又疑惑。

  “还剩三分钟。”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发出声音的,赫然是陈阳。

  众人看过去,这才发现,吧台前的陈阳,一直没回头,连正眼也没瞧谢恒华一眼。

  不过,他说的还剩三分钟,是什么意思?

  谢恒华被无视,勃然大怒,夹着雪茄的手指,指着陈阳的后背,吼道:“小子,你别以为会点功夫,就了不起。我告诉你,你立刻跪下给我道歉,我可以留你全尸!”

  “还剩两分二十五秒。”

  淡然地声音,再次从陈阳的口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