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01章 悲剧了

  里多了一部名为的星诀,陈阳晃了眼封面,并没有急着去看。

  他此刻关心的,是赶紧领悟神通。

  刚才看了浩澜真人的留言,他才知道,原来、,都称之为神通。

  他很期待,进阶筑基领悟的神通,会是什么。

  就在他充满期待的时候,浩澜真人给他泼了一瓢冷水:“因为传了你这门绝世星诀,神通就不传授给你了,毕竟贪多嚼不烂。而且你好好修炼,也足够你现阶段用了。”

  看到这段文字,陈阳顿时就郁闷了:“不是吧,不领悟神通,我怎么打得过杨执事!”

  这时候,陈阳真想拉住浩澜真人,让他弄一门神通给自己。

  眼看浩澜真人的笔迹渐渐消散,陈阳皱眉道:“悲剧了,刚刚得到,就算这星诀再强,我哪里有时间去修炼。”

  他睁开眼睛,只觉身体已经回复得七七八八,而且损耗的真气,也被灵石完全补了回来。

  但就算进阶了筑基,面对杨泽,也打不过,双方的境界差距太大了。

  “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陈阳一边思索着,把灵石抓起来,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他还活着!”

  一声惊呼,从坑洞上方传来。

  陈阳抬头一看,此时烟尘散去,只见一名火云教的教众,慌慌张张地跑开。

  坑洞里范围狭窄,打起来的话,对陈阳不利。

  他来不及思考如何应对杨泽,连忙身形一动,从深坑中出来,回到了洞窟。

  “你竟然没死!”

  杨泽拦住了陈阳,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他是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击的杀伤力,别说先天巅峰,就算是筑基后期被击中,也必死无疑。

  可是陈阳,居然还活着。

  突然,杨泽的眼睛瞪大,更是大惊失色,道:“你……你进阶了筑基!”

  陈阳耸了耸肩,脸上一副没办法的表情,笑道:“你刚才一拳,也不知怎么回事,把我给打得进阶了。”

  杨泽面露愠色,如果挨打能筑基,那还修炼个屁啊,陈阳这话摆明了是耍他。

  他目光在陈阳身上扫过,面色一沉,本就阴森森的脸上,更是露出阴煞邪气,沉声道:“你竟敢拿了我的灵石!”

  “谁说是你的,你在上面刻了名字?”陈阳撇了撇嘴,接着道:“再说了,这片土地是我朋友买下来的,按照华夏国的法律,不止这里的和田玉,这块灵石也属于我朋友的。你又怎么能说,是你的灵石。”

  “哈哈哈,你和我说华夏律法?那东西,对我有限制吗?”

  杨泽大笑着,朝陈阳走过去:“小子,就算你进阶了筑基,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这一次,我要把你打成肉泥,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一落,杨泽猛地朝陈阳攻了上来。

  陈阳本来想拖延时间,思考一下对策,没想到杨泽突然动手,他只能应战。

  “破虚掌!”

  陈阳轰出破虚掌,真气掌影朝杨泽拦截而去。

  掌影威势霸道,卷起滚滚尘埃,还未碰到杨泽,强大的冲击波就把杨泽吹得须发乱舞。

  火云教的人哪里见过筑基境的战斗,此刻全都吓得躲到了角落,连那名抱元前期的教主也缩在了岩石后面,只露出了脑袋往外看。

  “这掌法有些意思,居然能穿越虚空距离。不过,凭此就想对付我,还不够!”

  面对近在咫尺的破虚掌,杨泽不屑地冷哼一身,右手成爪,一爪朝着破虚掌撕扯而过。

  只见他五指真气涌动,一道爪痕形态的真气虚影释放而出,穿透了破虚掌,将破虚掌撕裂。

  砰轰。

  破虚掌炸裂开,气浪滚滚,洞窟动摇起来,刷刷地落下碎石。

  杨泽去势不减,继续朝陈阳攻了上来,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眼神中杀气和阴气并存,看起来很可怖。

  “好强!”

  陈阳面色凝重,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如今他破虚掌的威力大增,即使筑基后期的修者也能伤到。

  可是面对杨泽,居然被轻易破灭。

  眼看杨泽距离拉近,陈阳来不及思索,抬手接连挥掌,犹如机关枪扣动了扳机,破虚掌如子弹般,轰轰轰地朝杨泽攻击而去。

  密集的掌影,威势狂暴,气势汹汹,声势非常骇人。

  如此密集的攻击,就连杨泽也不禁皱了下眉头,这么多的破虚掌,不说杀伤力如何,光是真气的消耗,就相当可怕。

  更令杨泽头疼的是,这些掌影直接穿越虚空距离,出现在非常刁钻的位置,即使他能破灭掌影,也感到防不胜防。

  “小子,你疯了,这样做完全是浪费真气!”

  接连撕裂数道破虚掌后,杨泽冷哼一声,不再硬接,身形一动,朝旁边躲避,纡回攻向陈阳。

  可就在他刚刚移动的刹那,一道破虚掌正好拦截在他的移动路线,砰轰一声,将他击中。

  破虚掌爆裂,杨泽不是炼体者,他也没释放真气抵御,这一掌把他打得往后退了七八米,这才将力量卸掉。

  他的衣服破裂,胸口淤青,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虽然没有被重伤,但看起来非常狼狈。

  轰隆隆……

  陈阳刚才轰出的破虚掌,被杨泽躲开后,出现在各个方位,此时凌乱地冲击在洞窟石壁上,发出一道道巨响。

  破虚掌的威力巨大,将石壁表面轰得一片狼藉。

  整个洞窟,也随之剧烈地晃动起来。

  不再是碎石落下,而是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坠落,显然洞窟的结构受到了损坏,不再牢固了。

  “快跑啊,洞窟要塌了。”

  火云教的人,全都吓得大惊失色,一窝蜂地朝着洞窟朝上的那个通道冲去。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通道中下来,赫然是韩飞。

  “父亲,怎么回事?”

  韩飞一脸疑惑地问了句,却见火云教的人全朝这边仓皇奔走,他面色一凝,喝道:“都给我站住,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走!”

  杨泽瞥了眼火云教众人,沉声对韩飞道:“灵石已经挖出来,这些人没用了,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