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990章 攀高枝

  陈阳已经把前往西疆和田的事情,告诉了青云山庄众人。

  大家知道他是去给苏子宁寻找灵药,巴不得他快点去。

  至于青云山庄的安危,陈阳现在倒不是很担心,因为有雪绒兔小白在,除非桃源里的高手出来,不然都不是小白的对手。

  陈阳的法拉利虽然只来过皇庭酒店一次,但门口的保安已经能认得他这辆车,车刚停稳,保安就连忙上前接过钥匙,笑道:“姑爷,我帮你停车。”

  现在皇庭酒店的人,都知道陈阳是聂伊辰的男朋友,也知道他好说话,所以大家都开玩笑,称呼他为“姑爷”。

  “阿东,这段时间我不在,车你拿去开。对了,油卡在车上,加油直接刷就行。”

  陈阳对保安阿东印象不错,直接把钥匙递过去,顺便把车交给阿东,让他去装装逼。

  阿东闻言,大喜道:“谢谢姑爷。”

  这时,旁边一辆劳斯莱斯后座,走出来一名中年男子,瞥了眼陈阳,一脸鄙夷道:“哼,姑爷?聂强的女婿吗?仗着娶了有钱人家的女儿,攀上了高枝,就如此挥霍,真是不知好歹。”

  这话很大声,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在场保安们顿时就不乐意了,他们谁不知道,连聂强都迁就这位身份神秘的姑爷,怎么能说他是攀上高枝。

  阿东要上前理论,陈阳摆了摆手,笑道:“算了,任他说吧。”

  对方对付不了陈阳,但如果保安得罪了对方,陈阳毫不怀疑,保安绝对会遭殃。

  所以,陈阳并不愿意,让阿东等人招惹麻烦。

  他们这一停顿的工夫,那名中年男子已经进了酒店。

  阿东瞪了眼男子的背影,对陈阳道:“姑爷,还是你大人大量。”

  大人大量?或许吧。

  陈阳笑了笑,转身朝着酒店里走去,发觉自己现在的心境的确是有所改变,对于一些小虾米的言行,也没那么在意了。

  毕竟人生在世,少不了被人议论。

  如果谁说句坏话,就去找回场子,陈阳觉得自己肯定会被累死。

  涂灵安排会面的地点,是在酒店十二楼的咖啡厅包间,环境非常雅致,放着西方六十年代的轻音乐,声音不大,让人感觉身心放松。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陈阳到达了包间。

  之前涂灵说队伍总共有八个人,此刻除了涂灵之外,另外还有三个人。

  其中两人是老者,年约七十的样子,身穿灰色道袍,留着雪白的长须,头发扎着发髻,都是仙风道骨的模样,微闭着双目养神。

  令陈阳意外的是,这两名道人的境界,居然都达到了抱元中期。

  这个境界,肯定是世俗中各大门派的顶尖高手了。

  没想到,涂灵竟然请动了这样的人。

  见有人进门,两名道人睁开眼,微微向陈阳点头问好,都很有礼貌的样子,一点也没因为实力强大而自傲。

  当然,因为陈阳运转龟息功,将表面境界压制在内劲层次,所以一点也没引起两名道人的注意,都以为他只是普通的民间高手。

  如果他们知道陈阳的真实境界,只怕当场就坐不住,立刻就得站起来恭敬见礼。

  除了两名道人外,另一人却是出乎意料,竟然是酒店门口嘲讽陈阳的那名中年男子。

  此刻中年男子看到陈阳,眼中露出意外之色,随即便是浓浓的鄙夷。

  这时,涂灵介绍道:“这位是我朋友陈阳。”

  说完,涂灵又给陈阳介绍道:“这两位道长,是蜀中青城派的长老清虚和清念道长,他们都是风水大师。”

  听到风水,陈阳就知道,涂灵肯定还怀疑是和田玉矿坑的风水问题,才导致死人,所以请了两位道长来。

  但涂灵不知道,这两位道长还是武道高手。

  不过,陈阳有些好奇,这两位他听说过,是青城派坐镇的高手,怎么会愿意多管闲事?

  此刻也不是问的时候,他向两名道长拱了拱手,道:“陈阳见过清虚、清念道长。”

  “有礼了。”

  两位道长对陈阳笑了笑,很是和气,令人心生好感。

  接着,涂灵介绍起那名中年男子,道:“这位是前公安部重案刑侦厅第三处的处长,传奇警长李焕新,他退休之后,自己开了侦探社,在业界内是首屈一指的私家侦探。一般的案子,他是不接的,这次是见案件疑点重重,他这才答应挑战难度。”

  “涂总,过誉了。”

  李焕新谦虚道,可脸上的表情,却透着明显的骄傲。

  他看了眼陈阳,对涂灵道:“涂总,你这位朋友也要去?他不会拖我们后腿吧。”

  “这位陈阳兄弟的实力不差,拖后腿倒不至于。”

  涂灵还没开口,青城派的清虚道长却是帮陈阳说了句话。

  闻言,涂灵、李焕新都是面露疑惑之色。

  清虚和清念之前一言不发,这会怎么突然帮陈阳说话了?

  就连陈阳,也疑惑地看向了清虚。

  清虚对陈阳微微笑了笑,道:“青城派诩字辈吴诩超,是我族孙,之前有关你的事情,他给我提过一二。没想到这才不到两年时间,你已经进阶了内劲巅峰,果然是天赋异禀。”

  旁边清念目光一亮,道:“清虚师兄,陈阳小兄弟就是前些年,在布曼岛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救下了诩超、诩凡、诩章三人的陈阳?”

  “正是他。”清虚点了点头。

  清念看向陈阳,目光中多了几分亲切之色,笑道:“原来此陈阳就是彼陈阳,当年多谢你救了我们青城弟子。此行前往和田,我和清虚师兄,定然保你周全。”

  听到这话,陈阳摸了摸鼻子,感觉有些别扭。

  自己也算是半步筑基,清念差了自己不知多少,却要保护自己,这的确是有些尴尬了。

  不过陈阳也没解释,拱手对清虚、清念二人道:“那就多谢二位道长了。”

  旁边涂灵和李焕新见陈阳和两位道长拉上了关系,那表情是相当的精彩。

  尤其是李焕新,顿时就没了先前的怪脾气。

  他在公安部工作过,自然也听说过一些关于青城派的事情,这两位道长,可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就在这时,又有一人走了进来,是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