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981章 赌石

  “咳咳咳……”

  听到陈阳的话,凃良伟顿时就呛住了。

  如果只是陈阳指的那几件玉器,虽然价格高,但数量并不多,加起来也就三千多万。

  可陈阳说除了那几件和五万以下的不要,其他的都包起来,这数量可就有些可怕了。

  毕竟凤朝凰主要的产品,就集中在五万至五十万这个区间,价格比不上真正的精品,但数量却很多。

  如果算价钱的话,肯定达到数亿。

  即使只算成本,也绝对上亿。

  凃良伟没想到,自己这一下,竟然要送出上亿的财产。

  他瞪了眼杨璐静,这一切,都是这个不开眼的销售员造成的。

  凃良伟心里一边滴血,一边咬牙对张小曼道:“张经理,听陈少的,把那些玉器都给他装好。”

  张小曼没有动,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看向陈阳道:“陈少,你要这么多玉器,肯定不是用来佩戴。这些玉器也不稀有,你也不会是用来收藏。恕我冒昧问下,你要这么多玉器,用来做什么?”

  对呀,这么多玉器,用来做什么?

  凃良伟也想问这话,但他生怕招惹陈阳不爽,他不敢发问。

  此时张小曼问出来,却正和他的心意。

  陈阳回答道:“用来制作一些东西。”

  张小曼道:“既然是制作东西,那么这些玉器都已经雕刻过,并不适宜二次加工。依我看,陈少你更适合买一些未经加工的玉石,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切割。”

  闻言,凃良伟目光一亮,点头道:“对对对,陈少,你需要什么样的玉石,你给我提出要求来,我这就给你准备,质地绝不会比这些差。”

  经过雕刻的成品玉器,在制作过程中有不少的损失,而且雕刻师傅等等都要把经费算进去,所以价格和原石比起来,贵了很多。

  就拿陈阳刚才说的那些玉器来说,总价值上亿。

  但如果全部从原石上截取下来,不加工损耗的话,只算成本,价值至少能打个五折。

  凃良伟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能节约几千万,他当然愿意给陈阳原石。

  对于玉石这个领域,陈阳也不是很熟悉。

  但如果能得到更合适的玉石,却是比这些成品玉器更好。

  毕竟玉器形状各异,还经过了雕刻,制作阵盘的话,肯定有些麻烦。

  想了想,陈阳对涂良伟道:“我需要的数量有点多,品质的话,十万元玉佩的那种质地就可以。如果有这种原石,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切割,当然更好。”

  一听陈阳这话,涂良伟立刻回答道:“有有有,绝对有原石。”

  陈阳道:“在哪里?我要先看看。”

  “嗯……”

  涂良伟只是先应承下来,手上又哪来的原石,听到陈阳要看,一时急得他满头大汗。

  他讪笑了下,硬着头皮道:“陈少,我手头现在没原石。不过正好东安有个原石交易会,我们可以去看看。我鉴定原石的功力还是有的,一定帮你弄一块好的。”

  陈阳眉毛一挑:“你是说赌石?”

  “对。”涂良伟点头道。

  陈阳笑道:“我还没玩过赌石,今天正好去开开眼界。”

  涂良伟顿时松了口气,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陈少,请,正好今天是原石交易会最热闹的一天,很多商家都会去。你虽然不懂原石,但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尝试玩两手。”

  “嗯。”

  陈阳点了点头,朝着外面走去。

  走了两步,他停下来,回头对张小曼笑了笑:“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好好干,你会成功的。”

  “嗯。”

  张小曼重重地点了点头,陈阳的这句话,给了她很大的鼓励。

  这会涂良伟看张小曼也顺眼多了,因为刚才张小曼的一句话,帮他节约了一大笔钱,他也对张小曼道:“小曼,今天开始,你就是这个店的经理。明天我派个助理给你,让你尽快上手管理工作。”

  张小曼微微躬身:“谢谢涂总。”

  涂良伟又看了眼杨璐静,冷声道:“你被开除了。”

  杨璐静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却是不敢再开口解释。

  只是因为接待陈阳的态度不同,张小曼和杨璐静的结局是天差地别,令人唏嘘。

  ……

  原石交易会的会场,就设置在聂伊辰家的皇庭酒店。

  这种比较专业的交易会,大部分都是行业内的人,至于想要靠赌石发财的外行,大多数都倾家荡产了。

  没有点眼力,想靠运气就开出极品,这几乎是千万分之一的几率。

  进入会场需要邀请函,不过涂良伟可以刷脸卡,主办方直接就把他和陈阳都放了进去。

  叶超海对赌石没兴趣,也就没跟着来。

  陈阳让他去青云山庄找林均,让林均教他两手,他屁颠屁颠地就去了,兴奋得不得了。

  会场设置在一个宴会厅里,所有的设施都搬走了,地面放满了石头,大小不一、形态各异。

  陈阳放眼望去,光凭眼力的话,这些原石他是一点也看不懂。

  不过,他堂堂先天巅峰,感应灵气的本事却是不弱。

  哪块原石的灵气浓郁,里面的玉石自然就好。

  用这种方法去挑选,就方便多了。

  不过整个会场里,几乎百分之九十五的原石,里面都没什么灵气,也难怪赌石的水那么深。

  一边在会场中走过,涂良伟给陈阳介绍道:“陈少,我们挨个看过去,我帮你掌眼,定然能挑到合适的原石,开出你需要的玉石。”

  “好大的口气,说得就像你是透视眼似的。”

  涂良伟话音刚落,一道不屑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陈阳回头一看,是个穿着黑色唐装的中年人,大约五十岁的样子,一脸傲气,身后跟着两名黑衣保镖,派头很大。

  “周大龙,我今天有事情要办,没工夫理会你。”涂良伟显然和对方不对付,冷哼一声,对陈阳道:“走吧,陈少。”

  “呵呵,涂良伟,你是怕了我吧?”

  那叫周大龙的中年人比涂良伟小了十多岁,却直呼涂良伟的名字,显然没把涂良伟放在眼里。

  他跟上来,戏谑道:“涂良伟,你不理我也行,我就跟在后面看看,你怎么走眼。上次你输给我之后,好像很久没玩赌石了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