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973章 回来了

  

  大头倒地不起,战力全无,根本不可能躲避赵坤鹏扔过来的巨斧。

  “大头!”

  “赵坤鹏,你个王八蛋。”

  “星主一定会杀了你。”

  九星众人,眼看大头就要被巨斧杀死,都是发出愤怒的吼声。

  可是,他们全都被废掉,无法救援。

  赵坤鹏的境界,相对他们来说,高出了太多。

  “星主,我这条命,可真是卖给你了。”

  巨斧越来越近,大头闭上了眼睛,咬紧牙关,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可过了几秒钟,什么都没发生。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背影,熟悉的背影,正是陈阳。

  那把赵坤鹏扔过来的巨斧,被陈阳握在了手中。

  全场陷入了沉默,目光都汇聚在陈阳的身上。

  千钧一发之际,他回来了!

  大头、谷蛮、林均等人,眼中都露出激动之色,只要有陈阳在,他们知道,再强大的对手,都能够战胜。

  陈阳,就是他们九星的希望,九星的王牌。

  关兮月、安柠、林柔众女,则是哭了起来,但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陈阳,你终于回来了。”

  火爆脾气的叶以晴,此刻却是哭哭啼啼地对陈阳说道。

  “对不起,我来晚了。”陈阳伸手擦了擦叶以晴脸上的眼泪,看向其她几女,皱了下眉头,又说了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说完,他目光环视着全场,大头、叶子、小北、谷蛮、谷猛、林均六人都伤势惨重,连站也不能站起来。

  上官芸和谷茗谣还好一些,但也摔在残垣断壁中,不能动弹,一脸激动地看着陈阳,眼泪哗哗直流。

  她们和其他女人一样,看到陈阳,那股坚强,顿时就没了。

  “你们都进阶了先天前期,很好。”陈阳对九星的人点了点头,眼神中浮现出一抹狠色,沉声道:“放心,让你们受伤的人,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说完,他瞥了眼赵坤鹏和渡边野夫,然后没理会,朝着上官芸和谷茗谣走过去。

  “陈阳,你竟敢无视我!”赵坤鹏暴怒,猛地朝陈阳攻了上来,喝道:“我现在可是先天巅峰,你虽然进阶了先天后期,但你绝不是我的对手。我要把你拿下,当着你的面,羞辱你的女人!”

  赵坤鹏一掌,轰向了陈阳,可是陈阳淡然地朝上官芸和谷茗谣走过去,就跟没注意到他的攻击一般。

  “陈阳,小心。”

  “星主!”

  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陈阳是打的什么主意。

  轰。

  空气爆震,赵坤鹏手掌上凝聚浑厚的真气,仿佛连虚空都要打碎,一掌轰在了陈阳的身体上。

  虚影晃动,陈阳身体消失不见。

  残影,这只是一道残影。

  “嗯!?”

  赵坤鹏面色一变,转头看去,只见陈阳已经出现在谷茗谣和上官芸的身边。

  “陈阳,有本事你别跑!”

  赵坤鹏这才想起来,陈阳修炼了强大的身法秘籍,速度非常快。他暴喝一声,又朝陈阳攻了上来。

  “让你们受苦了。”

  陈阳左手抱起上官芸,右手抱起谷茗谣,身形一动,再次消失。

  这时,赵坤鹏追了过来,想要攻击,却已经没有了目标。

  陈阳回到了众女身旁,把上官芸和谷茗谣放下,对关兮月道:“给她们包扎一下。”

  “好。”关兮月应了声,把身上已经露出肚脐眼的衣服撕破,连忙给上官芸和谷茗谣包扎。

  陈阳身形再动,接连在场中闪现,把叶子、小北、谷蛮、谷猛、林均都抗了过来,让他们坐在了大头的旁边。

  期间,赵坤鹏紧追不舍,却根本跟不上陈阳的速度,气得是咬牙切齿。

  直到陈阳把众人都聚在了一起,他指着陈阳,怒喝道:“陈阳,有本事你和我正面作战,不要逃。”

  “谁说我在逃?”陈阳冷冷地瞥了眼赵坤鹏,沉声道:“我只是让他们有个好位置,可以看清楚,我是怎么为他们报仇的。”

  赵坤鹏没想到陈阳这么嚣张,怒吼道:“陈阳,看来你还没弄清楚形势,我可是先天巅峰,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白痴。”

  陈阳不屑地骂了句,目光在众女身上扫过。

  突然,他发现,苏子宁不在。

  他心里咯噔一跳,忙问道:“子宁姐呢?”

  众女让开,陈阳这才看见,苏子宁被护在人群中间,他刚才却是没注意到。

  “子宁姐怎么了?”

  陈阳连忙上前扶住苏子宁,向旁人问道。

  安柠语气低落道:“她刚才想要救我们,于是用炸药和赵坤鹏同归于尽,谁知没伤到赵坤鹏,她自己却受了重伤。”

  陈阳明白,这的确是苏子宁的作风。

  他面露爱怜之色,放在苏子宁后背的右手,缓缓地渡过去真气,在苏子宁耳边低声道:“子宁姐,我是陈阳,我回来了。”

  苏子宁的身体在缓缓恢复,可她却没有醒来的迹象。

  “子宁姐,我是陈阳呀,我回来了。”

  “子宁姐!”

  陈阳又叫了几声,依旧没有任何的效果。

  苏子宁从小照顾陈阳,陈阳对她的感情,和别的女人有些不同,他既爱恋苏子宁,也依恋苏子宁。

  他对苏子宁不止是有爱情,还有亲情。

  此刻,见苏子宁重伤不醒,他不禁担心,苏子宁会永远这样沉睡下去。

  陈阳的心顿时就沉了下来,脸上露出哀伤之色。

  之前看到一幕幕,他只是愤怒,此刻,是他第一次露出哀伤的表情。

  见此,赵坤鹏却是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嘲讽道:“不用叫了,那个女人脑子被炸伤,就算活着,也是植物人。”

  突然,一股狂暴的杀气,从陈阳的身上释放出来,犹如实质般,冷厉得可怕,就像整个人被冻在了冰层里,甚至比那还冷。

  陈阳站了起来,看向赵坤鹏,凛然道:“赵坤鹏,你会死得很惨。”

  “死得惨的是你,不过,在你死之前,我会先当着你的面,****你的女人,然后再把她们杀死。”

  赵坤鹏说得十分恶毒,想要激怒陈阳,让陈阳和他正面作战。

  不然陈阳逃下去的话,他还真追不上。

  “蠢货,你太高估自己了。”

  陈阳身形一动,下一刻,出现在赵坤鹏的身前,一爪朝着赵坤鹏的左臂抓去。

  “竟然不用真气,简直找死!”

  赵坤鹏一脸冷笑,根本没把陈阳的攻击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