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火舞狂姬:废材逆天嫡女 > 第1649章 魔族叛乱(238)

  胡寒殷也化为了一道黑烟消失在宫殿之中,而外面斗台的两人,丝毫没有察觉到除了他们两人以外的存在。

  云江火放纵着身体内的风灵力,任意让它们肆意放出,只听到耳边风的声音更是狂啸,忽然,伸出右手运用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火灵力,一团灵火冒出来,加之她一直维持的风灵力,灵火更是在风灵力之下,变大很多,甚至,她似乎觉得自己可以改变火的形状,因为风灵力的存在。

  “呃……”

  在这一刻,素羽十分庆幸,幸好会心会骑马?不然她们要怎么逃出来。

  但是她时不时会回头看着有没有人追上来,也看着她所期待的人会不会出现,但是,夜晚的山林间的路上,都静悄悄的。

  时不时,会听见前面在骑马的会心低声的呜咽,素羽也想哭啊,可是她只是一双眼睛不停的流泪,愣是想大哭出来的感觉也没有。

  想到娴侧妃把晟彦王子和玉玺交给他们之后,就转身,素羽看见她当时脸上那一双决绝的眼神,心里顿时一沉,任谁也知道结局,府中就剩下她和太子妃,还有已经死伤多数的将士,结局不言而喻。

  看着即将轮到花阡墨,花晚以马上拉着胥尘到一边,说道:“阿尘,你换个装扮吧!”

  “换?”胥尘顿时不明白了。

  花晚以马上点了点头,“阿尘,你换成女人的装扮吧!”花晚以想到里面有个什么魔君的女儿,胥尘这般引人注目,她可不想惹来无所谓的麻烦,想到当初司青菱那般缠着胥尘,如今她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恶心。

  胥尘笑着看着花晚以那变幻无常的表情,“晚晚,给我个理由。”

  “你都知道了,还要我说嘛?好吧,我说,我不可想那什么魔君的女儿一不小心看到你,看上你了,我怎么办?这里是魔界,很麻烦的,所以,阿尘,你稍微换个装扮如何?”花晚以已经开始在大量这胥尘,想着该如何把他好好装扮一下。

  “好,我答应你。”这番话,这番解释,他真希望每天都听到花晚以说起。

  直到花阡墨要走上去挑战的时候,花晚以才和胥尘回来,饭粒看着穿着淡蓝色女子衣服,梳着和花晚以差不多的发饰的胥尘,顿时抱着肚子靠在花墨羽的腿上大笑起来。

  “臭小子你这是搞什么鬼,小妖花,他这是闹哪样啊?”

  素羽紧紧的抱着晟彦王子,看着他熟睡的脸蛋,一双眼睛更是想流泪了,这个孩子在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就是他以后一生所要担负的责任,报仇复国。

  会心只是不停的挥动手中的缰绳,祈求这马能跑得更快。

  “素羽姑娘,我们该怎么办?”

  经会心这么一说,一直还陷在那顿时被沦陷的太子府中思绪中的素羽,才想起了,会心说得没错,她们该往哪里走呢?那些人若是在太子府中找不到玉玺,一定会发现有人带走的,到时候一定会找来的。

  思虑了一阵子之后,素羽说:“会心,我们去边疆。”

  “边疆?那里现在不是在打战吗?我们要去那里,妥吗?”

  “嗯,我们就去边疆,路途有点远,我们要快点,不然那些人随时会找来。”

  素羽想起了娴侧妃最后和她说的话,她说她已经知道了素羽的身份,还要素羽带着晟彦王子和玉玺逃去慕容国,也的确是对的,在这大周国,现在是躲在哪里都不安全的,只有慕容国,这样就算他们找去,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找着。

  而要去慕容国,素羽只想到了还在边疆的自己的哥哥,现在此时只能去找他,只有他能保他们安全回去慕容国。

  “素羽姑娘,是不是太子妃他们现在都已经死了。”

  听着饭粒的声音,一直在看着自家哥哥的花墨羽,刚一回头,吓了一跳,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胥尘公子?你这是?”

  花晚以看着他们两人的态度,不悦的说道:“都不许笑,阿尘这样很好看啊,阿尘好美啊,你们有吗?都不许笑,饭粒你再笑,你小心待会被阿尘扔到圣域山山底下的熔岩去,墨羽,好好看你哥哥,都不许笑。”

  说着,她马上拉起胥尘的胳膊,唯恐他听到他们的笑声,而不要这个装扮,“阿尘,很好看,我很喜欢。”

  “喜欢?”

  “恩恩。”花晚以再次抬头看着胥尘的女装扮,顿时愣住了,为什么他刚才看着有一刻觉得胥尘和风雅有些微相似的地方呢?平日里她倒是不觉得,因为平日里的胥尘是他本来的样子,本来的装扮。

  如今是她第一次看到胥尘男扮女装,特别看着侧脸的时候,真的有几分与风雅相似,慢慢回想,胥尘面无表情的时候,倒是有几分与风柠相似,因为风柠她看过也都是一脸的面无表情,冰冰冷冷的样子。

  怎么会这么巧,风雅和风柠都与胥尘有些微的相似之处,而且重点是风雅和风柠是姐妹,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王兄,名为风夙,妖界的妖尊,那个娶了她便没有,但是万年没有出现的男子。

  会心的声音非常小声,特别是伴着寒风听在素羽的耳中,觉得甚是恐惧。

  看着天已经微微的亮了,素羽不自觉得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而且他们现在也已经不知道到了那个不知名的地方了。

  而那随时就会被攻下的太子府自然早已经是府破人亡了,她来大周国,所照顾她的人现在都已经在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她不该在太子府中那么久,明知道自己是天煞孤星,却如此的不认命,她已经害了很多人了,虽说这一次太子府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但是她实在是受不了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死去。

  胥尘注意这花晚以顿时安静下来,回头一看,便看到花晚以一脸的惊讶的看着自己,笑着抚着她的睁大的眉眼,“晚晚,怎么了,不会真的被我美到了吧,你确定你真的喜欢这样的我,而不是平日的我。”

  “不是,阿尘怎么样我都喜欢。”花晚以手气自己那无比惊讶的目光,若是恢复那实力可是妖界极为的罕见。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