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出手如电势若虎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出手如电势若虎

  身无余财在东汉末年的雒阳,怎么讨生活?

  答案是,不知道!

  只有真正身临其境,才知晓在东汉末年的雒阳,想讨生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尤其还是像林沙这等无权无势无关系之人。

  尼玛,这几日要熟悉雒阳城的地形环境,他只找了几份卖苦力的零散伙计,都是日结的那种,结果还被克扣了好几枚五铢钱!

  要不是他不想折腾,加上扣钱的都是小本生意人,本身也混得不容易,他早就一耳刮子扇过去了。

  真是不知死活,什么人的钱都敢扣!

  几天时间的晃荡,足够他看出很多东西来了。

  雒阳的东西两市看起来繁华,还有不少西域外国人来往,可整个雒阳城的商业氛围并不浓厚,经济命脉全都掌控在权贵之手!

  但凡赚钱的门路,都有权贵插上一手,不是累世官宦的世家豪门,就是亲近崛起的宦官一党!

  这两帮人马不仅在朝堂上斗得你死我活,在商业领域的竞争也是相当激烈,各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层出不穷,搞得下面一片乌烟瘴气一地鸡毛。

  潮剧真真混乱,耳中天天都能听到宫中哪个权宦有多牛比,又做什么什么恶事云云,又逼得那位朝廷忠良不得不辞官跑路,又或者干脆直接投入大狱准备弄死。

  这样那样的屁话听得林沙耳朵都起茧子了,果然东汉末年的权宦还是太嫩了点,没有意识到舆论阵地的重要性。

  要是换了明朝的千岁们在此,市面上哪会有这些有的没的流传,如此肆无忌惮的诋毁?

  这些,暂时跟林沙都没啥关系,他此时正发愁生计问题。

  倒不是找不到吃饭的活计,以他那一身本事,干什么都能出彩。

  只是这个时代高门大户跟底层平民之间几无交流,要想混得好就得投奔某某权贵,混成门客之类的存在。

  他不乐意啊,这几天他游走雒阳,哪还不知城中权贵都不是玩意!

  不管是借着荒唐天子刘宏突然崛起的宦官家族,还是所谓的世家豪门,背地里各种龌龊事真心不要太多。

  很多事情都是瞒上不瞒下的,林沙只要听上一耳朵,加上分析很多事情都能原形毕露!

  只能说,东汉末年的官场文化还不算发达,比起后世的花花肠子差得太远,权贵家族的很多手段明显粗糙残暴了一点点,林沙自然相当看不上眼。

  要是成了某家权贵的门客,以后少不得要做些违心之事,林沙觉得自己还没那么掉价,为了点子钱财可以不顾面皮!

  林沙此时虽然不能餐风露宿,还需要通过食物摄取能量,却也没那么大的需求,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不成问题,只是他不想太过异类。

  踏进雒阳城后,他的敏锐感知能力受到了极大限制,同时察觉到各大城区数十上百道强悍之极的气息,足以威胁到他的安全。

  暂时还摸不清这世界强者的具体战斗力和战斗威能前,林沙不打算表现得太过异类,这不是什么好事。

  没法,以他此时的状况,只能混迹雒阳市井底层。

  倒是混迹市井底层的小商贩,还能呼上一口新鲜自由的空气,他们的那点子产业还入不了那些大人物的眼,就连权贵手下狗腿子们也看不上眼。

  林沙弄了个买烧饼的小摊子,混迹在一干市井商贩之中,耳中全是吆喝买卖声,还有各种或大或小的讨价还价声。

  他的烧饼做得不错,生意还算可以,从早上开始没过多久,数十个烧饼已经卖得七七八八,手头也多了数百五铢钱。

  为了置办制卖烧饼的工具和调料,他将手头最后一枚五铢钱都拿了出来,要是不成功的话,他真的准备做那不劳而获的小人了,幸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出现,不然可就丢大人了。

  只是,周围商贩的眼神怎么感觉有些古怪,没有多少羡慕反而还带着隐隐的怜悯和同情?

  搞什么鬼?

  “哟,小子你生意不错啊!”

  不知什么时候,几个满是痞气的小混混走了过来,哦不对,在东汉末年他们不叫小混混,而是游侠儿。

  “剩下那几个饼子,就给我们兄弟几个分了吧!”

  其中一位出手如风,直奔最后剩下的几张饼子,一脸的蛮横霸道。

  啪!

  就在周围一干商贩同情的目光中,林沙手腕一翻出手速度更快,随手就将那厮的爪子拍开,没好气道:“某答应了么?”

  “哟喝,小子你还敢还手!”

  那几个游侠儿一愣,顿时满脸狰狞拳脚相向。

  几只铁拳带着呼啸劲风轰然而至,将林沙的上三路全部笼罩,更有那心思阴狠的家伙一脚踹向制烧饼的小摊子。

  “草你大爷的,老虎不发威,真当老子是病猫啊!”

  林沙脸色一冷,出手如电用出暗劲,后发先至将游侠儿的几只拳头全部拦下,道道隐晦阴毒的暗劲涌入那几个孙子胳膊里潜伏起来,过不了几天有他们好受的。

  砰砰砰……

  阴毒的暗劲过后,便是叫人心惊的明劲轰鸣,那几个身强力壮有些武艺底子的游侠儿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这时,那位心思最为狠毒,一脚踹向烧饼小摊的游侠踢出的腿还在半路,林沙冷冷一笑直接一脚踢出,后发先至狠狠踹在这厮脚弯处,直接将他颓了个后空翻一脑袋砸在地上惨嚎连连。

  哗啦啦……

  见林沙大发神威,三两下将前来找事的游侠儿干翻在地,周围的小商谈不仅没有叫好的,反而个个像是躲瘟神一般纷纷向两旁避让,林沙身周十丈方圆眨眼便空了下来。

  “什么人竟敢在雒阳城里打架,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吸引到了附近巡逻的兵丁,顿时一队兵士气势汹汹冲了过来,口中大喝出声:“把他们全部抓起来,送进衙门大牢好好清醒清醒!”

  “是宋三大哥吗,快点过来帮忙抓住这个卖烧饼的小子!”

  被干翻的游侠儿中,有一位见到气势汹汹冲来的兵丁顿时大喜,急忙爬起一指林沙大叫:“这厮一看就不是好人,说不定还是哪里跑来的逃犯呢!”

  “对对对,诸位兵丁大哥快快出手,不要叫这小子跑了!”

  其余游侠儿一个个来了精神,忙不迭点头附和,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不善和阴险。

  巡逻兵丁中的领头宋三眼神一闪,手中长剑出鞘指向林沙,冷声道:“抓住这厮,不要叫他给跑了!”

  诺!

  一干巡逻兵丁齐声应诺,二话不说抄起手头家伙迅速围了过来,满脸狰狞杀气腾腾,一副捉拿凶犯毫不手软的架势。

  卧草!

  林沙多世轮回,见过太多的黑暗和不公,却还没遇到眼前这般赤落落指鹿为马的情形,这还是东汉帝国的首都雒阳么?

  一般来说,天子之城的治安,还有官府衙役的态度还算不错。

  概因国都权贵太多,谁也不知路上的乞丐,是不是有一门手眼通天的权贵亲戚?

  寻常时候权贵自然不会理会自家的乞丐亲戚,可一旦乞丐亲戚被欺负了,权贵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谁也不清楚这是不是针对他们而来,再说了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像是眼前巡逻兵丁做得如此赤落落肆无忌惮相当罕见,难道他们就不怕给自家衙门和上司招灾,然后再殃及自己么?

  其中,肯定有林沙不知道的原由!

  电光火石间想了这么许多,林沙眼神一冷双脚猛一使劲,砰然闷响声中他已如离弦之箭电射而出,不等那巡逻领头人宋三反应过来,蒲扇大的巴掌按在脸面上,猛一用劲向下一按。

  砰的一声闷响传出,那宋三被按得仰面翻倒,后脑勺狠狠砸在夯实地面上,哼都没哼一声便直接昏死过去。

  “宋老大!”

  眨眼功夫领头人被弄晕,其余巡逻兵丁这才反应过来,手中长矛如电及刺而来,上中下三路全部处于长矛的攻击范围之内。

  马的,真以为老子还惹不成?

  林沙一把抓住宋三掉落在地的长剑,腾身而起剑芒飞舞犹如闪电横空,刷刷刷一连串刺耳尖啸声中,一根根硬木长矛被削成两截,股股汹涌暗劲顺着断裂矛杆涌回,直接将那十来位巡逻兵丁震翻在地伤了手臂经脉。

  砰砰砰……

  与此同时,被削断的十来根矛头还未落地,便被林沙手中长剑份份拍飞,打横在旋飞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那几位游侠儿身上脸上,顿时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马比的,既然动了手,林沙干脆就熄了安分守己的心思,一个箭步窜出将躺倒在地的十来位巡逻兵丁,还有数位游侠儿身上的钱财全部搜罗一空,而后回身拿起那几张烧饼,放弃了刚刚置办的摊子不要,大步流星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以他的耳力,自然听到了远呀传来的有力脚步声,那一片脚步声怕不下上百人之巨。

  林沙倒是不怕,可他不想莫名其妙就跟朝廷对上了,还是不要做得太嚣张吧!

  见林沙离开,周围看了阵子热闹的商贩立即一轰而散,再不走的话说不定就要被迁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