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二十章 心锋

  梵摩苛此言一出,众人心中悲愤皆然,什么时候从一蝼蚁手中获利,还要靠利诱了。

  虽腹诽已极,此法却成了唯一的办法。

  许易含笑道,既然诸位前辈无异见,晚辈听凭安排,只有一点,还请诸位前辈答应在先。

  周道乾心脏顿时抽紧,生恐许易吐出的要求便是先杀了自己,若果如此,以眼下诸位老祖的疯狂,怕是连战天子都保不住自己,弄不好就得是战天子亲自出手清理门户。

  却听许易道,说句不好听的话,晚辈交出界牌,实在是敌不过诸位前辈,所图者,无非是活命,还请在交换之前,诸位前辈共启心誓,在交易达成之后,不得与晚辈为难。

  周道乾却是想多了,或者说想少了,以周许两家的血仇,许易要报大仇,非到万不得已,又怎会假手以人。

  尤其是再有了和周道乾这番生死缠斗之后,他不但对周道乾的剑意有了深刻的理解,并对意境之妙,也有了崭新的认识,他有自信迟早手刃周老贼。

  许易话罢,六祖各以目视,面露古怪。

  一者,没想到这蝼蚁竟是如此光棍,上来便将话讲透了,坦坦荡荡,只求活命,抛却颜面,却将问题扔给了他们。

  二者,此刻,六祖虽打着交换的主意,却是无奈之举,对这敢不俯首就擒的蝼蚁,人人皆生了杀心。

  眼下,这蝼蚁要活命的保证,摆明了就是要众人立下心誓,这岂非让人为难。

  就在这时,周道乾抓住机会,及时进言,当真是君子可欺之以其方,六位老祖乃坦荡君子,不好和你做口舌之争,周某却是看不下去了。六位老祖肯拿出好处与你交换,本就是给了你天大的颜面,你不怀恩,怎敢使动狡计欺人你要六祖对你保证,赠你坦荡,可你的坦荡又在何处,焉知你手中就只一块界牌

  若是阁下手中尚有多余,用一块骗了老祖们的宝贝,又得了活命的保证,阁下何德何能,竟要占据如此之多的好处,莫非阁下自以为比六位老祖德行还重,能受得起如此多的重宝

  周道乾及时补刀,尤其是许易可能还藏有界牌,无异于诛心之言。

  许易所挟能以六祖对话者,正是掌中之界牌,六祖所忌者,也正是怕他毁去了这面界牌,倘使许易夹带中还有,这块界牌的威胁便大大降低,以至于许易手中的本钱也大大降低,万不得已,六祖大可拼却不要这块界牌,灭杀了他,再搜其须弥环便是。

  惊变骤生,许易面不改色,周先生可曾见我取走好几块界牌

  此话问得甚急,几乎周道乾话音方落,他便出口了。

  周道乾怔了怔,方要说是,却悔之晚矣,干脆哑口不言。

  若是他及时说是,等若是将自己和许易摆上了命运的赌盘上,只要有他的确信,许易多半没有好下场,诸位老祖并非没收拾许易的办法,只是没有万全之策保证小贼掌中界牌的安全,而一旦确信了小贼手中还有界牌,等若是无限增大了诸位老祖出手的可能。

  而周道乾相信只要自己张口说是,便等若将许易送入了死地,而他也确信许易须弥环中,必定还藏了余留,要不然这家伙怎会如此当机立断就将界牌取出捆绑天雷珠,即便再是智慧,再面对界牌这种至宝,总要流露出些许不舍,唯一的答案,便是这小贼藏了余留。

  偏偏这该死的小贼,狡诈无比,不问周先生可确信我还有界牌,却问周先生可曾见我取走好几块界牌,若是前者,他自当毫不犹豫说是,可偏偏是后者,他并没有亲见,便要说是脑子里也要过一下,可就是这一顿,让他漏了破绽。

  让诸位老祖确信了他周道虔并没有亲眼看到,如此,这小子须弥环中是否还存了界牌,不过是一个假设。

  六祖可以相信他周道乾的肯定答案,却不能相信周道乾的推理,哪怕是他周某人用人头担保的推理。

  说穿了,在六祖心中,他周某人的人头也不过是蝼蚁之头,如何能同界牌相比。

  周道乾正是洞悉了内容的关窍,明白反击的战机已失,再开口强辩,不过空惹人不快,此刻闭口不言,心中懊悔不已。

  却说,许易一言僵住了周道乾,心中也暗呼惊险,倘使他不巧施口舌之妙,说不得此刻便是死人了,催动止水诀,定了定心神,说道,事实证明,周先生不过是揣测,倘若因此揣测,激发某位前辈的赌性,害了某性命事小,毁了这块界牌,又当如何是好,倘使这囚云阵又破不开,神殿消失,又当如何是好,无异于绝了老祖们的仙缘。

  占得了先手,许易不需要为表真诚,强论某事的可能性,他只需要将最坏的结果血淋淋地摆出来便成。

  果然他将最坏的结果呈现出来,便是向来信奉缘法的姜白王,心底才腾起的杀机,也彻底偃旗息鼓。

  昏聩,我等论道,岂有你小儿辈插嘴的份。

  战天子扫了周道乾一目,斥声道。

  周道乾面色如土,惟惟而退。

  世兄所言虽谬,也未必无理,战兄何必斥责。

  诸葛神念微微一笑,指着许易道,你这小辈好机敏的心思,适才这位周世兄所言,也未必全是妄言,设若你须弥环中真还有界牌,嘿嘿,你这小辈占得也未免太大,此事又该如何

  许易暗骂周道乾,知晓他种下的邪恶种子终于开始生根发芽,面上却丝毫不变,我若说将须弥环,交与诸位前辈点验,我不放心,若是不让诸位前辈点验,诸位不放心,却是个两难的问题。不如这样,咱们各退一步,诸位前辈只需立下心誓,言明在此间不与在下为难即可,出得此殿,在下再落于诸位前辈之手,便算是天定的因果,晚辈毫无怨言,如此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