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七十章 丹成

  看看这小家伙的悠闲模样,他真是无限担忧。

  念头一转,许易道,“我估计阿鲤的本事,可是又厉害了,像你这样快乐下去,以后阿鲤的一根小指头就能按得你动弹不得呢。”

  秋娃一听从床上跳了起来,慌忙朝炼房冲去,“炼房我先用了,你自己找地方练,我要练功,我要练功,不能让臭阿鲤超过,绝不。”

  许易一跃而起,追了过去,“别急别急,你先帮帮我,我再帮你弄适合你的功法,不然学一些普通的功法,你还是打不过阿鲤的。”

  他的一套说辞,对付小家伙,自非难事。

  小家伙答应相帮后,许易便重新开启了炼丹生涯。

  当然,有了秋娃的帮助,他改变了以往的炼丹过程,先不着急炼制,而是改为熟悉光谱,也就是具象化后药性。

  即便有秋娃的帮助,这个过程也是比较繁复的。

  比如一个乌根草的药性,便分出了三种主药性,还有杂药性,这个掌握过程,不是说认得就行了,他需要认真地用灵力感悟,仔细地把握,并将之和对应的光谱记录下。

  如此作为的目的,许易便是想将自己的感觉转化成光谱的颜色,比如他生出某种感觉,便能自动对应成某种光谱。

  如此一来,丹炉中的药性就不再微观,不再朦胧,而是完全具象化了。

  但这个过程无疑是艰辛的,将某种感觉通感成某种颜色,难度实在非小。

  而且为了精准地辨识某种光谱的药性,许易干脆自己开始制作表格。

  按照秋娃的说法,全部的药草的药性怕有上百种之多,许易想的便是万丈高楼平地起,先一步步来,一步步熟练,若有朝一日,能成功地将全部的药性能通感化后,那该有何等巨大的好处。

  第七日上午,许易将乌根草吃透了,他甚至可以闭着眼睛,精准地把握住乌根草的各种药性。

  第二十三日,许易弄透了何叶果的药性。

  第五十天,许易掌握了百子莲。

  之所以用的时间越来越长,乃是因为虽然秋娃将微观药性具象化,但具体到许易他要把握这种微观是极难的,一旦两种药性相当接近,便极易生成感知上的混乱,大量的时间便耗在了这种最细微处的区别上了。

  三种配药,除却杂气,共计有7种药性,对应着七种颜色的光谱,许易都小心地录下了。

  整个过程虽极为艰苦,但因为目标清晰,过程清晰,许易一步步走得极稳。

  第五十天晚间,许易炼出了辅助剂,并一口气炼了七次,无一次失败。

  掌握了全部的药性,在他这里不存在微观上的误差,辅助剂的成功,便不再有什么偶然性。

  而是像算术题那般,一加一,必然等于二,而没有旁的可能。

  炼出了辅助剂,真正的难点就来了,因为辅助剂不再是一种药草,许易拿出来给秋娃尝试过,光谱是混乱的,无法把握。

  好在炼出了辅助剂,已经越过了最重要的一道关卡,剩下的便是辅助剂和精元果的结合。

  照例,许易还是先让秋娃将精元果的光谱拉了出来,又花了足足一月的工夫,才终于完全掌握。

  剩下的,许易要做的便是开始尝试着辅助剂和精元果的结合。

  对他而言,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在明悉了精元果药性的情况下,而辅助剂药性又相对纯粹的情况下,试错的成本并不算高。

  第三枚精元果被消耗掉的时候,许易和秋娃第一次在青火炉中闻到了除焦糊之气外其他味道——一股醉人心脾的奇香。

  丹炉开启,一大堆元丹自丹炉中遁出,许易用灵力包裹了,略略一数,竟多达四百二十余枚。

  据他所知,一炉成元丹的极限也不过五百枚,可见这一炉元丹之高效,超乎预料。

  注视着那一粒粒犹自放着华彩的丹药,许易的心情无比的激动。

  这些丹药,是经他手炼出的,他亲自炼出的,从此,他便有了在这个世界的立命之基。

  秋娃也欢喜不已,虽听许易说得如何玄乎,她的帮助如何巨大,可总是一炉炉的糊丹,让小家伙的心情着实不十分美丽。

  如今既炼出丹药来,她才亲眼看到她的作用转化为胜利的果实。

  许易心疼秋娃,虽有灵液补充,这些日子的苦熬,怕也累坏了小家伙,便催了她去休息。

  而他自己,却兴奋得不行,打算趁胜追击。

  第四枚精元果失败,第五枚又失败,终于最后一枚精元果,才又功成,成丹三百九十余。

  许易盘膝坐了下来,六次添加精元果的过程,在他脑海中如一帧一帧的胶片清晰划过。

  头两次的失败,是完成对辅助剂药性的试错,第三次成功便是试错结束,得到了成果。

  而第四第五次的失败,则证明了第三次的成果,有着极大的偶然性。

  直到第六次再度成功,许易大约判断出了自己的成丹率在三成左右。

  因为第六次的成功,依旧是偶然的,整个炼丹过程和第四第五次没什么区别。

  思忖片刻,许易想明白了,造成这种偶然性的原因,还是因为辅助剂药性的微观不可控。

  若是秋娃也能将辅助剂的药性一并解析了,那他只需多加熟练,整个元丹的成丹率,必定无限接近十成。

  不过,世上断然没有这般十全十美之事。

  好在,这个成丹率已经相当恐怖了,并且许易相信,只要勤加练习,辅助剂药性的微观不可控,是可以得到有效抑制的。

  神经陡然一放松,许易便觉疲乏至极。

  自打他沉静炼丹术以来,转眼已是小半年过去了。

  半年的辛苦,终于熬过去了,除了在炼丹上的巨大收获,另一大收获便是他终于完成了培灵期的锻体流程。

  这小半年来,他除了专注于炼丹,元丹的服用从未有过停止。

  一日六粒,截止到三个月前的大成,他已经服下了近八百粒元丹。

  体内排出了杂质,渐渐化作清澈的液渍,最后竟连液渍也没有了,正合了培灵期锻体极限的表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