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朽青天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血流成河

  黎明,东边的天空越来越亮,一片火红色逐渐从云层中蔓延而开,那是太阳即将要升起来的预兆。

  随着天空越来越亮,林城之中的人,也是越来越紧张,若楚辰再不出现的话,那紫微界五域,就有一域会消失,成为死地。

  一域消失,也就代表着生灵涂炭,流血漂橹,无数生灵丧生。

  呼!

  第一缕晨曦从云层中冲出,慵懒的洒向大地,照在第一皇的脸上。

  第一皇笑意莫名,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目不转睛的看着炽盛的太阳,笑意愈发浓郁。

  也就是这一刻,圣瑶峰之顶的楚辰,终于从沉眠中醒过来,结束了悟道境,睁开了眼睛。

  然而,楚辰却看到,整个圣瑶峰空无一人,就连天灵院中,也没有几个人影走动。

  “大事不妙!”

  楚辰蹙眉,他长身而起,一步千里,直接跨越北域,回到了林城。

  正好,第一皇还立在那里,看着炽盛的太阳,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来吧!”

  楚辰大喝,顷刻之间,叶玄的战衣出现,带着阵阵雷震,一下子出现在他身上,若熠熠神阳光芒万丈。

  铿锵一声,绝世天戈出现在他手中,一缕缕光芒通天,震动日月星辰。

  “呵呵,下个月吧!”

  第一皇摆了摆手,很平静的看着楚辰,不为所动。

  “为什么?”

  楚辰眸光大盛,死死地盯着第一皇,杀气逼人。

  “所有人都知道,我等了你一天,昨天这个时候我就说了,我只等你到今天日出的时候!”

  第一皇仍旧在轻笑,他很平静,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狂妄不羁。

  “所以呢?”

  楚辰蹙眉,他凌厉气势迸发,威严逼人,杀气凛然。

  “所以你迟到了!”

  第一皇轻声道,无奈耸肩,一副我也无能为力的样子。

  “那我也不过迟到了几分钟而已!”

  楚辰逼问,战戈已经扬起,锋芒毕露,指向前方。

  “叶玄,你不懂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吗?赌局就是这样,就算你迟到一秒钟,也是你输了!”

  第一皇摊了摊手,愈发的不在乎。

  “我不服!”

  楚辰咆哮,他心神一动,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极速杀了出去,天戈横空,破灭万古。

  “第一场,你已经输了!”

  第一皇轻笑,却是避而不战,身躯一动,躲开楚辰的攻击。

  “我不服,第一皇,来一战!”

  楚辰声音若惊雷,震天动地,就算云霄之上的日月,也几乎在他的声音中崩碎。

  这就是至尊之威,不可揣度!

  转眼之间,楚辰又持天戈,杀了过去,挥戈立劈,顿时破开万里苍穹。

  不过,第一皇已经铁了心不与楚辰一战,只是避开,并不出手,也不应战。

  “叶玄,男子汉大丈夫,要输得起,接受现实吧!”

  第一皇轻笑,随即,他抬手一挥,五束光芒从长空之中落下,分别呈五种不同的颜色,落到了楚辰的面前。

  “五域之中,必有一域覆灭,你自己挑吧!”

  第一皇盯着楚辰,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

  他就是为了折磨楚辰,不断在绝望中挣扎,可惜却宛若陷入泥沼,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相信此刻的楚辰,心中是最痛苦的,让他选一域覆灭,不管是哪一域,他都难以抉择。

  而第一皇,就是想看楚辰最绝望的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想要守护天下苍生,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我挑你老母!”

  楚辰怒喝,再次出手,手持天戈劈出一道戈芒,逆天而上,再以九天剑阵,剿灭虚空,迎向第一皇。

  与此同时,楚辰左手施展麒麟神术,右手施展真龙神术,头顶三花逆天,带着漫天雷霆,遗憾第一皇。

  突然之间,天地都崩裂了,成为劫尘,湮灭无尽,不复存在。

  “叶玄,要遵守规则,既然你不选,那我就只有帮你选了!”

  第一皇轻松避开,然后屈指一弹,选中了其中的一道光束。

  而后,那道光束直接炸开,变成了两个字——南域。

  “哈哈,叶玄,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怪不得别人!”

  第一皇哈哈大笑,随即转身,一步虚无,从这里消失不见。

  “南域?”

  楚辰蹙眉,随即,他转头看向了林城中,大喝道:“走,去南域!”

  说完,不待有人回应,他率先进入了虚无,朝着南域的方向而去,速度极快。

  叶千帆、赵嫣儿这些无上至尊,也以飞快的速度,朝着南域进军。

  不仅如此,其他四域所有的修炼者,无上至尊、小至尊,都朝着南域蜂拥而去。

  不管结果如何,如今五域应该同仇敌忾,不能眼睁睁看着南域被毁掉,因为,很有可能下一个被毁掉的,就是他们之中一些人的家园。

  来到南域之后,所有人发现,在南域早已凝结出了一层壁垒,若不朽光幕,挡住了所有人。

  在这层壁垒之下,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完全被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不用想也知道,这必定是第一皇的逆天神通,凭一己之力,挡住了所有人前进的脚步。

  “第一皇,你杀了我吧,我想用我的性命,换天下苍生!”

  楚辰怒吼,他威严盖世,神气冲霄,可此刻也感受到了一种无奈。

  第一皇手段逆天,凭如今的他,如何能与第一皇对抗?终究不过是蜉蝣与大树的区别,两者之间宛若有天堑鸿沟,难以逾越。

  “哈哈,叶玄,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赌约既然开始,就千万不要停下来哦!”

  第一皇立于南域之内,俯视芸芸众生,在他那对目光之下,没有任何人能站得住脚,皆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对全天下人来说,第一皇就是天,无敌的代称,不可逾越的大山,没有任何人能超越他。

  对于第一皇来说,天下苍生,皆为蝼蚁,也包括如今的楚辰,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小道尔罢了,不堪一击。

  “第一皇!”

  楚辰咆哮,他很想杀过去,可那壁垒挡住了一切,他根本无法靠近第一皇。

  “叶玄,既然输了,那就要付出代价,你要知道,这一域的人,不是我杀的,全部都是你杀的,因为你错过了与我的大战,失信于人,就要承受后果!”

  第一皇冷笑,随即,他开始迈步,踏在南域的土地上,所过之处,虚空成灰,天地崩裂。

  而只要在他方圆十万里的武者、修仙者、魔法师,全部都炸开,化为血雾,不复存在。

  就连妖兽,也尽皆死去,飞禽走兽,草木虫鱼,青山便成了黑山,绿水变成了黑水,生机快速流逝。

  但凡第一皇所过之处,天地就会变成死地,什么生命都不复存在,包括那些无辜的凡人。

  妇人、老人、襁褓之中的婴儿,全部都炸开,有些甚至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莫名其妙的丢掉了性命。

  整片南域,都处于哀声之中,到处都是哀嚎之声,惨不忍睹,血流成河,生机绝灭。

  “第一皇,我要杀了你!”

  楚辰手持天戈,猛劈壁垒,然天地动荡,可壁垒就是巍然不动,坚不可摧。

  不仅是他,就连其他无上至尊,也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轰击壁垒,想要闯进南域,阻止第一皇屠戮万千生灵。

  然而,多少人一起发力都无济于事,第一皇太可怕了,若布下的壁垒,宛若神铁,什么都破不开,连无缺天兵都无济于事。

  天地间,不仅回荡着南域众生的求救声,还有外面所有人的咆哮怒吼声,声声入耳,震若天雷。

  不一会儿,第一皇来到了百草门,这个以炼丹术、炼药术闻名于世的绝世道统,也终于迎来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咚!

  第一皇一步踏过,百草门净土炸开,死伤无数。

  “楚兄,你要相信自己,定能败了这厮!”

  药心大吼,然顷刻之间,便已经魂飞魄散,身首异处,随即化作尘灰炸开,到处都是。

  “不!”

  楚辰伸出手,仰天长啸,愤而咆哮,却发现一切都是枉然,只能眼睁睁看着百草门的那些人死去。

  青扬、药心,这些曾经的故交,都死在了第一皇的手中,身体炸开,化为齑粉。

  第一皇无限恐怖,所过之处,虚空成灰,众生覆灭。

  这一刻,天地都撕裂了,成为永无止尽的黑暗,一丁点儿的光亮都没有。

  楚辰心中绝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故人,南域的众生,一个个死在他面前,直接炸开,就此陨落。

  这一刻,楚辰心如死灰,在绝对的强大力量面前,任何一切都是枉然,根本承受不住。

  天地崩塌了,成为劫灰,虚空破灭了,不复存在,众生陨落了,南域已经成为了一片死地。

  这一刻,楚辰双眼朦胧了,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沾湿了衣襟。

  他不仅为了天下苍生,更为了自己而掉泪,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么多生灵死在他面前。

  “啊!第一皇,我与你势不两立!”

  楚辰仰天长啸,惊天动地,手持天戈立劈天地,想要杀过去。

  可一切都不行,他根本无法欺身到第一皇近前,那可怕的壁垒,挡住了一起,成为一道深渊,无法跨越。

  五域震颤,所有人都很愤怒,眼睁睁看着南域被毁掉,流血漂橹,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