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1508 结拜

  他想到这,越发感受到青曼给自己以及自己家人带来的改变,心中对青曼的敬之意又深了一重,面带笑容上前,跟众人打招呼。

  他这一到,厅里的人都聚了过来,包括青曼与小佳二女,纪飞与李建民二老,还有小佳的妈妈纪母、老公王杰,另外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比较随意,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整座梅花厅,俨然以李睿为中心。

  纪飞先和李睿握手见过,随之为他介绍那个老头:“这是老张,我们局里退休的老干部,跟我们住一个小区,平时常cāo)持婚庆场合,当个司仪、总理、证婚人什么的,今天我特意请过来给你们主持结拜仪式。”

  李睿忙跟这位老张握手说话,感谢对方几句,心中暗想,今天这个结拜仪式搞得还真正式的。

  纪飞又道:“咱们先举行仪式,然后再吃饭。”

  李睿听他说话的同时,也已经看见厅内北墙下面放了张方桌,桌上正中摆放着一尊关二爷像,像前摆了三盘供品,分别为猪、鱼、鸡蛋三种,代表了三牲祭品;每种两份,代表着此次是两人结拜。另外,在方桌前的酒桌上,摆着一瓶打开的红酒和一个空碗,旁边是一张描金的薄薄册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上面搁着一支碳素笔与一盒印泥。

  老张把他跟纪小佳叫到一块,讲述具体的结拜仪式:“咱们这已经是新时代了,就不按老辈子那些封建迂腐的老理儿走了,比方说,老辈子结拜讲究个斩鸡头烧黄纸,要杀活鸡喝鸡血的,可咱们这在人家五星级大酒店办仪式,别说杀鸡了,你连个活鸡都带不进来,呵呵,所以啊,咱们就用红酒代替鸡血了。另外老辈子还讲究歃血为盟,要刺破手指,往酒里滴血的,可你们俩贵的,肯定舍不得扎出血,另外也不卫生,那咱们也就不扎了,全用红酒代替,当是那么个意思。你们兄妹俩没意见吧?”

  李睿与纪小佳能有什么意见,只求尽快把仪式走完,闻言都说没意见。

  老张续道:“过会儿怎么结拜呢,这样:看见桌上那本金兰谱了嘛,你们俩呀,每人撕一张,先按年龄大小次序,在金兰谱上写上自个儿的姓名,每人每张都要写,等于是写两份,写完以后,按上手印,这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然后呢,仪式就可以开始了,瞧见那边桌子上的关公像了吧,过会儿你们俩每人手拿一炷香,再拿上各自的金兰谱,去给关老爷上香;上完香以后,我这边倒一碗红酒,同样端到关老爷像前,先洒三滴在地上敬鬼神,然后你们兄妹俩按年龄大小每人喝一口,剩下的供在关老爷像前,我再给你们说上几句,你们给关二爷鞠几个躬,再互相鞠躬,这仪式就算是走完了,怎么样,我说清楚了吧?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吗?”

  李睿点头道:“听明白了,那过会儿就麻烦张叔您了。”

  老张笑着摆手道:“别客气,今天来了的就不是外人。”

  纪小佳眨巴眨巴秀气的眸子,看向李睿,道:“哥呀,好歹也是结拜一回,咱们干脆按歃血为盟走吧,也显得更心诚。不就是拿针扎手指头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去医院验血了。”

  李睿瞪大眼睛,匪夷所思的看向她,心说你个臭丫头,还真会没事找事,人家张叔都说不用那么迂腐封建的玩法了,你怎么还非要玩?敢拿针扎手你不疼是吧?心里不太愿意,可嘴上却不好反对,真要是反对,倒显得自己心不诚了,只能硬着头皮把满脸的惊愕换成笑容,陪着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好……啊!”心里却已经疼得先于手指在滴血了。

  老张闻言也有几分惊讶,笑着说:“小佳还有勇气的嘛,那扎就扎吧,反正我也把针带过来了,过会儿拿打火机烤一下针尖,也就算是消毒了。”

  李睿听得一阵无语,看着纪小佳心想,你个臭丫头不是不怕疼嘛,那过会儿我拿针给你扎,看你哭不哭。

  旁边纪飞、李建民、吕青曼等人笑呵呵的看着兄妹二人,倒没人嫌纪小佳的提议稍嫌血腥。

  老张走到桌前,撕下两片金兰谱,分别交给二人。李睿与纪小佳便伏在桌上,在两张金兰谱上各自写了名姓,随后又分别按上手印,这准备工作就算是做完了。

  老张从随带来的包里拿出香来,分给两人一人一束。纪飞拿着打火机过来,给二人点燃。兄妹俩手持香束与金兰谱,在老张的引领下走到关公像前,恭恭敬敬的上了香。

  老张那边已经倒了一碗红酒,走到二人边,先将酒碗放到供桌上,走回去从包里拿出一盒绣花针,从里面取出一枚最尖最细的来,左手捏住针柄,右手打着打火机,烘烤了下针头,算是消毒,再走回兄妹俩边,笑问道:“你们俩谁先来?小睿是大哥,大哥先来?”

  李睿道:“呃……我还没洗手,怕是有点不干净,我先去洗手,回来再扎。”纪小佳跟着叫道:“哎呀,我也没洗手呢,我也去,呵呵。”

  兄妹俩对视一眼,一起笑出来,转走向洗手间。这间宴会厅里有内设的洗手间,就在门口,几步就到。

  洗完手回来,李睿从老张手里拿过那跟针,在众目睽睽之下,挑出左手小拇指,右手持针,往小指肚上轻轻一刺,眼看着鲜红的血液就冒了出来。

  纪小佳看得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现出疼的表,似乎有点后悔了。

  李睿把左手小指凑到酒碗上方倒持,用左手拇指往针孔上方一压,就见一滴血液落进酒碗中,缓缓的消融在深红色的酒液里。他呵呵一笑,抬头看向对面的小佳,坏笑道:“该你了,我给你扎吧!”

  纪小佳苦笑道:“能不能不扎啊,看着就疼。”嘴里虽是这么说着,但还是将手指递给他,跟他一样,也是选的平时不怎么用的左手小指。

  李睿刚才心里想的是狠狠扎纪小佳一下,让她知道她这个馊主意的痛苦,但那到底只是个怨念,都是自己妹妹了,哪好意思下那么重的手?因此只是轻轻刺了她一下,保证可以出血就是了。

  兄妹俩取血完毕后,老张端起那碗血酒,按之前说的那样,先洒了三滴在地上,随后交给兄妹俩,等两人一人喝了一口后,将剩余的酒水供在关二爷像前,之后口中说道:“关二爷在上,厚土在下,今李睿与纪小佳结为兄妹,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心协力,互相扶持……”

  他说完这番场面话,让李睿与纪小佳给关二爷鞠躬,又互相鞠躬八次,这番结拜仪式就算是走完了。其实最后一道程序本该是对拜的,不过老张也自作主张将其认定为老辈子遗留下来的糟粕了,就用现代流行的鞠躬代替了,反正只是走个仪式,重要的是心诚,外在形式并不重要。

  仪式完毕,李睿与纪小佳相视而笑,都是不由自主的觉得,经过这场仪式后,彼此的心靠得更近了,真有点亲人兄妹的感觉了,尤其是肚子里喝下了对方的血,似乎真的从此血脉相融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只有当事二人可以感受得到,外围那些看闹的人是觉不出什么来的。

  眼看仪式已经结束,李睿走回青曼边,从她手中取过自己的公文包,伸手进去掏弄一阵,摸出一个华美精致的扁盒,抬头对青曼一笑,又把公文包放到旁边一个空着的椅子上,走回小佳旁,把盒子递过去道:“小佳,拿着,看看喜不喜欢。”

  纪小佳猜到是他送的礼物,笑呵呵的接到手中,解开系带,掀起盒盖,凝目看去,立时喜色上脸,伸手进去将里面那只翡翠手镯拿出来,把玩一番,到左手手腕上,比划了下正合适,越发的高兴。

  纪飞嗔怪李睿道:“怎么还给小佳买礼物了。”李睿笑道:“好歹也是结拜呢,我当哥哥的不送礼物还行?”

  纪母道:“这镯子一看就是好翡翠做的,不便宜吧?”

  纪小佳闻言也看向李睿。李睿笑道:“只要小佳喜欢,贵点又怕什么?”

  纪小佳听了这话喜欢得不行,开玩笑道:“看吧,还得结拜认干亲吧,要不然我这位小睿哥怎么会送我这么好的手镯?”

  众人听了哄堂大笑,纪飞笑道:“傻丫头,那你以后什么也不用干了,到处认干哥哥去好了,到时候能收更多礼物呢。”

  纪小佳嘿嘿傻笑一阵,半响想到什么,给了老公王杰一个眼色。王杰会意,立即拿出一个长方形小盒来,走过去交给她。

  纪小佳接到手里,转递给李睿,道:“哥呀,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看看喜欢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