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1346发现问题

  。总而言之,扶贫运动已经在村里轰轰烈烈的搞了起来,虽然至今未见成效,却也已经走上了脱贫致富路。

  宋朝阳听双河县扶贫办主任赵三喜介绍了这些情况后,不置可否,把杜民生、罗宾、方青云叫到身边,指着脚下的公路道:“这条公路是通往仙女洞景区的唯一通道,也是通往‘首扶会’会场的唯一通道,这条公路两边的贫困村现状,将会留给参加‘首扶会’领导干部们一个第一印象。第一印象好坏,直接关系着我们能否成功展示出扶贫成绩来。所以,我们当前的调研与工作重点,是搞好这条公路两边也就是沿路的民居院落与商用建筑形象。这是当务之急!”

  杜民生听后,生怕方青云这个双河县长不能理解他的深意,解释道:“如同全市扶贫运动要把双河作为扶贫试点县突出来抓一样,我们对九坡镇沿河一线的贫困村进行扶贫,也要抓取典型,这个典型并不是具体某个村子,而是具体的某片区域,这个区域就是眼前这条公路两边的农家院落与各色建筑,这是‘首扶会’参会领导干部到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景象,也是我们展示扶贫成绩的最佳位置。”

  不等方青云表态说话,罗宾先点头道:“明白明白,举个例子,我们判断一座城市是否是大城市、是否现代化,只会关注城市里面有多少高楼大厦,而不会去看躲藏在高楼大厦之后的棚户区,眼前是一样的道理,我们要先扶持道路两边的贫困户,帮助他们把路边院墙房屋与其它建筑换个面目,搞得尽可能的漂亮,突出我们的扶贫成绩,至于村子深处的贫困户,暂时先不去理,毕竟省市领导们看不到里面,也不一定会去村子里看。”

  宋朝阳点评道:“罗市长的例子举得很好,就是这个道理。虽然这么做,有些厚此薄彼、分润不均,但也没有办法。事实上,这跟国家举全国之力,建设类似北京、上海这样的超级大城市一样,又好像省里举全省之力,全力建设省城靖南一样,都是不公平的事情,但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也只能那样去做。当然,话说回来,我们并非是搞面子工程,只是暂时优先经营这些区域的贫困户,绝对不是抛弃别处的贫困户不管了,在‘首扶会’之后,我们会回过头来加快帮扶他们的速度,甚至还要弥补他们。”

  方青云听三位市领导先后解释说明,哪还有不懂的,表态道:“书记您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回头我也会把重点传达给县班子成员,群策群力,争取尽快做出规划。”

  宋朝阳淡淡一笑,道:“你明白就好,我们继续往前走,边调研边说。”

  这些话李睿根本就听不到,他处在调研队伍中间,没人管也没人督促的,倒也悠闲自在。他边走边仔细观察,见大王村的民居院落基本都坐落在公路以北的平原与山坡上,而在公路以南,濒临仙女河道的位置上,要么是没有院落,要么是只有一排农舍。这也很好理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老百姓也知道不住河边的道理,住在河边的话,发大水了一冲,马上就回到解放前,而住在马路北面,远离河道,就少了这种毁院破家的风险。

  走出几十米后,走在最前面的宋朝阳停了下来,而他所站的位置,也是大王村乃至是沿河一线贫困村里面典型的沿街院落的生活经营模式:先说生活型的普通民居,院门就建在路边,旁边是破旧残缺的砖墙或者山石为基、黄土麦秸砌砖建起来的当地土墙,院门是五颜六色的铁门,很多都已经生锈,难看之极;墙边堆满了枯枝、玉米秸、杂草、荆棘等杂物,甚至还有猪粪堆马粪堆,入眼处邋遢而又肮脏;院里的民房都是破败老房,光是屋顶上的青苔就已经表明了历史;村里的老少女人们抱着婴孩或领着小孩子,在门口路边瞎逛闲聊,穿着破破烂烂,神情呆滞憨傻,尽显贫困人口的本色。而这样的院落不是一座,视线范围内的民居基本都是这个样子,几乎看不到二层小楼或者稍微上点档次的砖墙大院。

  再说那些经营型的建筑,要么是把自家院落改造成农家院饭店宾馆来经营,要么是在路边盖起两三间砖房,开起小饭店小超市小卖铺,有的随便开出一片空地来,干起洗车的营生,甚至还有盖建茅房收费的。这些商用建筑未经统一规划,在高度、进深、外形、用色、装饰风格上五花八门,各色各样,看上去不仅没有半点美感,反而令人眼花缭乱莫名其妙。

  宋朝阳看过以后,非常痛心,把一众市县领导干部叫过来,围成一圈,指着公路两边的各式建筑道:“这里必须要改造,必须重新、统一规划设计!你们看看嘛,现在这成什么样子?民居是落后破败,脏脏不堪,商铺是乱七八糟,各行其是,这还真是贫困村啊?!但我们决不能把这样的贫困村展示给省领导看!”

  众人纷纷点头,低声附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