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2026章:再起事端

  墨诗的怀疑理论是成立的,那个瘸腿男因爱犬往她车胎撒尿,被李睿教训了一番不说,还当众丢人现眼,肯定是心下不忿,因此心生报复,偷偷用硬物划了墨诗座驾的漆面,也是情理之的事情。而且以他的遛狗路线,正好从捷豹车尾处经过,只消右手微微抬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划了车尾漆面,而不必担心被人看到。

  李睿想到这,心头倏地一沉,如果墨诗怀疑没错的话,那这件事还要怪自己了?要不是自己给她打抱不平,进而打了那瘸腿男,他又怎会把怨气撒在墨诗的座驾?眼看墨诗已经走到门后,问道:“你干什么去?”

  墨诗道:“我看看那条狗还会不会往我轮胎撒尿。”

  李睿心里有些郁闷,也没多问什么,跟了去。

  二人来到门口,也没出去,在门后透过门镶着的玻璃望出去。墨诗这座墨香苑的店门用的是双开门的仿古木门,下半部分为实,半部分镂空雕花,镂空处镶嵌了玻璃。玻璃的好处显而易见,既可以透光,加强店铺里的采光效果,也能透出去望见外面景致,显得古朴之外别有三分时尚,给人感观极好。

  李二人透过玻璃望出去,只见那瘸腿男紧紧拉着那条斑点狗的绳套,不许它乱跑,因此它也无法跑到墨诗座驾旁边去,但它很显然是想再次过去撒尿的,正在一个劲的往那个方向挣。那瘸腿男死死拽住它,口不断喝斥,一双眼睛却盯着墨诗的座驾,面现出残忍阴险之色,嘴角还带着一抹诡异的冷笑。

  “好了,没事了。”

  墨诗眼见那条狗没再跑到车旁撒尿,松了口气,身心也跟着放松下来。

  李睿看到她放松的模样,暗暗好笑,这丫头也太容易满足了吧,人家狗不尿她的车轮胎,她放心了,难道她不知道,那条狗本来不应该祸害她的豪车么?道:“你看到了没,他正在看着你的车笑。”

  墨诗嗯了一声,道:“那又如何?你还能管人家对着哪笑吗?”

  李睿道:“他那副德行,倒像是划了你的车漆后,奸计得逞的笑。”

  墨诗道:“算是这样,又能拿他奈何?你有证据吗?”

  李睿眯着眼睛看了看那瘸腿男的打扮,道:“如果我有呢?”

  那瘸腿男今天身穿了件白色的短袖恤,下身一条灰色的运动裤,脚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打扮看去很潮很时尚,如果不看他走路姿势的话,赫然是一个爱好运动的粗壮汉子。

  墨诗愣了下,转头看向李睿,道:“你有什么证据?”

  李睿微微一笑,道:“你等着看好戏是了。”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墨诗脸色微变,道:“你又要去招惹他?”

  昨晚李睿仗义出手,帮忙教训这个瘸腿男,墨诗打心眼里是感激他的,但不可回避的是,李睿在她店铺门口打人,又给她的店铺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她又有些郁闷。眼见他今天似乎又要找那个瘸腿男的麻烦,她吓了一跳,生怕他又当众打人,说完这话后,忙追了出去,叫道:“你不要打他……打也要拖到没人的地方再打!”

  李睿走出去后,没有直奔那个瘸腿男,而是先走到墨诗的座驾、那辆捷豹车尾处,右手在那些划痕面摩挲了几把。

  墨诗冲到门外,看到他的动作,秀眉挑起,一脸疑惑,心说这家伙在干什么?难不成,他通过触摸那些划痕,能找到划漆的人?

  李睿摸过划痕后,快走几步,追到那瘸腿男身前拦住,冷笑道:“可逮着你了。”

  那瘸腿男一眼认出他来,只吓得眼皮一跳,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道:“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可告诉你,这回我的狗可没去那女人车撒尿。”

  李睿冷然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件事。说说吧,干吗要划我朋友的车?”

  那瘸腿男脸色变了变,道:“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是我划的?”

  本来,李睿对他还只是初步的怀疑,现在听到他这句应对,连初步的怀疑都省了,心已经确定,他是划漆者,原因也很简单,如果他不是划漆者,那听到这句质问后,应该说“谁划你朋友车了你诬赖好人我才没划呢”之类否认的话,但这位却给直接来了一句“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是我划的?”,迥异于常理之外。这说明,他自己已经有意识的认了划漆的罪行,但又不相信受害者能拿出证据来,所以连抵赖都懒得抵赖,直接有恃无恐的索要证据。

  从他这句应对也能看得出,他要么是缺心眼,神经大条;要么是自信嚣张到了极点。

  李睿也没想到他会如此“坦白”,听得笑了出来,道:“证据嘛,我当然有,要不然也不会一下子找到你头。不过我劝你还是自己主动认罪的好,不要逼我把证据拿出来,到了那时候,咱们可要去派出所讲理了。”

  那瘸腿男鄙夷的瞧着他,道:“有证据你拿出来!别给我胡说八道吓唬人玩。别说这车本来不是我划的,算真是我划的,你没证据,拿我也没办法,哼哼。”

  旁边不远处,墨诗好的看着二人打太极,心下既纳闷又担忧,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李睿是刚刚知道她车子被划的事的,又怎么可能有证据?而且他过于急躁,一来找对方质问,眼下算他想找证据都来不及找了,而他没有证据,难道只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想逼对方认罪吗?

  李睿道:“好,我已经给你坦白从宽的机会了,是你不珍惜,那接下来,可别怪我当众给你没脸了。”

  那瘸腿男冷笑道:“有本事你来啊,我看你能有什么证据?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没证据,还敢像昨天那样打我,我可要报警了。”

  李睿嗤笑道:“没证据我会拦住你吗?我也告诉你,如果过会儿我拿出证据来,你不仅要赔偿我朋友车子的所有损失,我还要暴打你一顿。”

  那瘸腿男哼哼两声,直接懒得说话了,仰头看天,摆出一副倨傲模样。

  李睿微微一笑,道:“今天午,你出来遛狗,发现我朋友这辆车又开过来停这儿了,想到昨晚我打你的事,心一动,想报复回来。当时人们班的已经去了单位班,学的也都去了学校学,路也没什么人,所以你趁着路过的那段短暂时间,暗下手,用你们家的门钥匙尖头,在我朋友车划了一道深深的划痕,划完以后,你假作路人,大摇大摆的牵着狗离去,自以为谁也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可你却忘了一句老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干坏事的时候已经遗留了证据下来,而且证据留在了你身!”

  那瘸腿男听到这,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身身下,也没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色厉内荏的叫道:“你……你少吓唬人,证据在哪呢?我怎么没瞧见?你少放狗屁了,真要是有证据你早拿出来了,还会跟我废话?哼哼。”

  “证据在这儿!”

  李睿正气凛然的说完,伸出右臂,横架半空,食指向下,指向他的鞋子,做出了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动作。

  那瘸腿男低头看下去,一下子愣住了,叫道:“在哪?我怎么看不到?”

  墨诗听到这也已经凑了过来,站到李睿身边,顺他手指方向看向那瘸腿男的鞋面,却也是什么都看不到,暗暗怪。

  李睿蹲跪到那瘸腿男身前,左手探出,按住他的右脚鞋子,右手将他鞋面鞋舌头与鞋带穿孔之间的缝隙用力掀起,伸手指头在里面摸了摸,冷笑道:“还跟我抵赖耍混?这是我说的证据,你看,这是什么!”说着,手指指向那处缝隙。

  那瘸腿男呆了呆,也蹲下去,凝目观瞧,却见他手指所在的缝隙处,散落着几片极其细碎的屑点,如同沙金一般大小,要不是鞋为白色,那些屑点颜色深蓝,两者反衬,还真不容易发现。

  墨诗也看到了这些屑片,看到它们的颜色,心头一跳,转头看向自己那辆捷豹的漆面,深蓝、妖冶,如同一团妖媚的极光,两者颜色一模一样……

  “人在做,天在看,你自以为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其实那只不过是你的个人错觉。事实,在你划漆的过程,由于你腿有残疾,所以走路姿势有些走形,右腿必须要靠外一些才能挥动,正是由于右腿靠外挥动导致了右脚靠外,你右脚的鞋子才恰好接住了你划漆时从车脱落的漆面碎屑……”

  李睿语气冷肃的说出自己的推断,那瘸腿男只听得神情惊惶,脸色发暗。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