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1904章:反目成仇

  但不管怎么说,李睿决定接下这一招,到底看看她在玩什么把戏,他端起茶碗,将里面半碗茶慢慢喝掉,等了差不多两分钟,这才起身走进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正是文墨诗的卧室,里面却一点没有‘女’孩子闺房应该有的‘色’彩与装饰,平平常常,就跟男人的卧室一样。不过李睿也并不关注这一点,看向站在梳妆台前背对着自己的文墨诗。

  “看看这个怎么样?”文墨诗听到他脚步声,转过身来正对着他。

  李睿正奇怪她给自己看什么,倏地发现她颈下换了一条项链,不过这条项链的吊坠是钻石的,看大小怎么也得有一克拉。这链子同样是白金质地,‘精’光璀璨,在客厅灯光的照‘射’下,越发‘迷’人眼魄。

  李睿眯起眼睛,视线转到文墨诗脸上,赞道:“不错,也‘挺’好看,比我买的这条奢华多了。”

  文墨诗神‘色’一冷,道:“奢华的就是好的吗?未必吧?而且这钻石未必奢华过你的黑珍珠。这是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他?”

  “我未婚夫!”

  李睿恍悟,她未婚夫自己之前还见过的,是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不过她好像并不喜欢,只要自己一提到他,眼前这位马上就不高兴了,但话说回来,自己对人家小两口的感情可没半点兴趣,便敷衍道:“不错,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很爱你。”

  文墨诗冷笑道:“送钻石项链就能说明很爱我了?”

  李睿哑口无言。

  文墨诗很快又道:“可惜我不爱他,别说爱这个字眼,就连喜欢都不喜欢。”

  李睿奇道:“那你怎么还跟他订婚?”

  文墨诗冷冷的说:“父母之命,我违抗得了吗?”

  李睿吃惊的叫道:“这话是怎么说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父母之命那一套?不是说破除封建家长制,提倡婚姻自由吗?”

  文墨诗嘿然一叹,道:“这么说吧,我爸欠他爸的人情,所以要我来还。”

  李睿忿忿地说:“那你爸也太自‘私’了吧,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不为‘女’儿的幸福着想,只顾自己。”

  文墨诗嘿嘿笑了两声,将脖子上的钻石项链摘掉,走回梳妆台前,面对镜子,道:“再给我戴一次!”说着拿起他送的那条黑珍珠项链,回手递出。

  李睿看着镜子里她的脸,发现她正透过镜子望着自己,脸容热切,略一犹豫走了过去,从她手中接过项链,两手各执一端,从她头前绕过,轻轻为她扣上。

  可他还没扣好,文墨诗身子一动,已然仰靠在他怀里。李睿心头剧烈跳动,一颗心好悬没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不知道是继续给她系,还是该干点别的。

  镜子里,文墨诗秀目微眯,目光定定的看着李睿。李睿跟她四目相对,发现她星眸炽热,神‘色’多情,看的心头一热,忍不住就想把她拥在怀里好好怜惜她一番。

  但李睿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他清晰的认识到,文墨诗是自己目前难得的异‘性’好友,绝不能把跟她的关系更进一步,自己身边‘女’人已经不少了,不在乎再多一个还是少一个,但异‘性’好友或者说是蓝颜知己就只有文墨诗这么一个,自己一定要珍惜她如同珍惜自己心目中的处‘女’地。那是一片圣洁的土地,容不得半点的亵渎。

  李睿正坚定心念去除心猿意马的时候,文墨诗转身扑进他怀里。李睿冷不丁打了个‘激’灵,感受着身前佳人温热的香躯,犹豫着要不要推开她。文墨诗右手抬起,牵起他的手握住。李睿觉得她很‘激’动,因为能从她身子上感受到她的心跳。

  “留下来陪我吧!”

  这是文墨诗鼓足勇气说出来的一句话,尽管她在行动上非常主动,但到了关键时刻,到底‘露’出了纯真小‘女’儿的羞涩姿态,不敢说出过分‘露’骨的话语,也不肯说再多。

  如果李睿有心把她拿下,那现在分分钟就能得手,但他并不想那么做,他对这个小美‘女’没有半点异样心思,而且随着跟她‘交’往的次数越来越多,越发现她身上有着很多很多值得敬重的地方,这样一个好朋友只能用来爱护和珍惜,怎么可以跨越雷池把她亵渎呢?

  “墨诗,我很乐意做你的好朋友,甚至,也愿意做你的蓝颜知己,但我不想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变成……那样,因为我怕失去一个最好的朋友,而从此以后也再无知己。”

  可惜,李睿这番话并没感动这个骄傲的小美‘女’,她忽然间板起俏脸,道:“你是怕负责任?我可以告诉你,今晚我留下你,是我自愿的,你不用担心负责,事后我也不会缠着你不放。我也没把这事当回事,只是忽然觉得你还不错,可以拿来做个临时‘性’的男朋友,仅此而已。你不是一直在冒充我男朋友吗?我现在给你个真正做我男朋友的机会,你怎么反倒不把握机会了?”

  听了她这番话,李睿有些不爽,不悦的道:“文墨诗,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谁怕负责任了?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怕担责任的胆小鬼窝囊废吗?我告诉你,我要是想要你,就算你已经结了婚,我也会负责;而我现在不想要你,所以也就跟负不负责任没有任何的关系。”顿了顿,见她瞪着自己一言不发,就又续道:“文墨诗,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一直把你当成是好朋友,没想到你居墨诗耍赖道:“既然你不怕负责任,我也不让你负责任,你为什么不要我?”

  李睿冷冷一笑,道:“你敢说说你为什么要我留下吗?”

  文墨诗闻言沉默了,冷着脸盯着他‘胸’膛,似乎进入了冰冻模式。

  李睿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要借我来报复你爸和你未婚夫,因为你爸给你指了一桩你并不愿意的婚姻,你未婚夫也是你并不喜欢的人,但你又没办法抗拒,所以你就打算在婚前献身给我,以为这样就能报复他们了,但我告诉你,如果你真这样想,你就错了,大错特错。首先你没把我当朋友,其次你在糟蹋自己的清誉,最后……最后……”

  他说到这儿,忽然想到没有可说的了,怎么也“最后”不下去了,当真是尴尬之极。

  好在文墨诗也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了,忽的一把将他推开,骂道:“我错了,你们全对,你们全对成了吧?好,那你走吧,滚,全给我滚。还有,我告诉你姓李的,从今晚起,我文墨诗没你这个朋友,还玩什么蓝颜知己的把戏,所谓红颜蓝颜最后还不是为了上席梦思?你骗三岁小孩哪?快滚吧你!”

  耳听文墨诗骂得句句诛心,李睿心里既愤怒又沉痛,也没脸再待下去,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向‘门’口。

  可他走出去没几步,忽见头顶划过一道白光,紧跟着‘门’口地上发出一声响动,他听声音诡异,低头看去,只见一条白闪闪的珍珠链子躺在‘门’口地上,正是他刚送出的那条黑珍珠白金项链。

  李睿回头望去,见文墨诗正冷冷的看过来,右手似乎刚刚垂下。很明显,她是怒极之下把项链甩了过来,用意自然是决裂,我不要你这个朋友了,也就不会再要你送的礼物。

  李睿望着她那张充满怒气有点变形的瓜子脸,很想跟她说点什么,但张了张嘴巴,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好,暗想还是算了吧,她正在气头上,说什么也听不进去,还是改天再说吧,叹了口气,走到‘门’口拣起那条项链,放到‘门’外茶几上,快步走出小院。

  站到院‘门’口,李睿定了定神,之后才缓缓走出胡同,路上也在琢磨,昨夜文墨诗邀约自己和她过生日时,就似乎已经做出决定,在生日当晚,也就是今晚,跟自己过夜,因为她昨夜的表现就有点反常,不过她并非是多么的喜欢自己,只是把自己利用成为她报复老爸与未婚夫的工具,在这一点上,她和张旖嫙何其相似?看来这种‘性’格冷淡孤高的美‘女’都是一个脾‘性’啊。

  走出胡同,在路边拦下辆出租车,李睿赶奔家中,到家后和老爸打过招呼,开上车库里的宝马越野,准备赶奔省城。不过在出发之前,还要先去解决一件小事情。

  李睿驱车来到南湖公园南小街,把车停到墨香苑‘门’口,下得车来,直奔墨香苑西边那家铺子。

  墨香苑李睿来来回回也过来好多趟了,却从来没留意过两边的商铺都是经营什么的,现在他走到西边这家铺子‘门’口,才发现这是一家厨卫灶具店。此刻店面已经处于半关‘门’状态——正‘门’左右两边的巨大落地窗已经下了卷帘,半点不透光,正‘门’的卷帘‘门’也已经落下一半,‘露’出下半截塑胶‘门’帘与里面的灯光,里面隐约有人声传来。

  李睿留意到,这座铺子所在的三层小楼整体观来有些老旧,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产物,与街上其它新建的钢‘混’或钢架结构小楼相比,不论是外表还是装饰还是格局,都差得远,就如同是乡下丫头比大洋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