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790下:打上门去

  “咔嚓”一声脆响,厅内全场可闻。许多女工作人员吓得变了脸色,还有人惊呼出来,随后意识到露怯,忙又用手掩在嘴上。

  “啊……”那光头男子痛苦的嘶吼起来,身子在地上挣扎扭动,似乎这样就能缓解右手腕骨断裂处的剧痛一样。

  高紫萱毫不理会他的痛苦表现,淡淡的问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们是轩之宝派来的吗?”那光头男子骂道“我艹你姥姥……”

  高紫萱对那个士兵一使眼色,道“把他左手也废了吧。”

  那光头男子知道她言出必践、说到做到,自己再硬撑下去的话,左手也就废了,就算以后可以接骨复原,也绝对达不到出娘胎以后原装的效果,想到这忙叫道“我说,我说,别打了,我……我们是轩之宝派来的。”

  高紫萱非常满意,点了点头,道“早说不结了?何苦硬撑?”说完对那个军官道“这位大哥,麻烦你再跟我去一趟轩之宝,把这些废物也带上。”

  那军官点头答应,招呼手下士兵将这些人扶起来,走出大厅,到外面后胡乱往解放车的车斗里一塞,众士兵也都纷纷上了车。

  高紫萱走回李睿与吕青曼身边,道“走吧,去轩之宝。”吕青曼叹道“紫萱,你还非要砸轩之宝啊?”高紫萱道“当然了,他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对他。我这个人最公道了,谁对我坏,我就对他更坏;谁对我好,我就对他更好……”说到这里,美眸有意无意的看向李睿,笑问“我是不是这样的人?”李睿苦笑道“你今天真要带兵砸了轩之宝,绝对会在市里闹出大动静,到了明天,这事儿就会在市里传遍了,说不定还会传到省城去,你真不怕连累你叔叔啊。”高紫萱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怡然自得的说道“砸轩之宝只是第一步,难道我的新店就白白被他砸了吗?我要找轩之宝的老板,让他做出赔偿。赔偿数目我不满意的话,还饶不了他呢。”

  李睿摇头苦笑,心想,轩之宝的老板绝对想不到,打死都想不到,他这个地头蛇不仅没能压住高紫萱这个过江龙,反而要被她狠狠反噬一口,这才叫一脚踢到钢板上呢。唉,自作孽,不可活呀。

  由店经理开车在前面带路,高紫萱驾车随行,后面跟着两辆军牌大解放,气势汹汹的往轩之宝驶去。

  此时,在轩之宝宝马4s店的二楼,总经理办公室内,一个富态体面的中年男子,正仰靠在大班椅上,两脚担在办公桌上,两只大皮鞋悠闲地摇晃着。他身后站定一个身材婀娜、长发披肩、穿着蓝灰色西服套装的美女,看上去三十多岁年纪,生得极为妖艳,正用手给那个男子按摩头部与肩部。

  “哼哼,青阳宝马市场这块大蛋糕,老子年前就已经占下了,他青宝行个没长眼的死东西,居然跑到青阳来跟我抢蛋糕吃,那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今天先给他们个下马威吃吃,接下来再跟他们慢慢玩。”那男子冷笑着说道。

  那美女傲然冷笑着说“就是,也太嚣张了吧,也不打听打听咱们辉哥是什么人,就敢跑过来开店抢生意?这不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吗?就该狠狠教训他们一顿。”那个被称作辉哥的男子大模大样的说“话说回来,我也不是那么贪,其实他青宝行的老板要是会做人会办事,来青阳开店的时候先来拜拜我的码头,我不介意他跟我一块赚钱。青阳市场这么大,多一家店分蛋糕又怕什么了?我没有那么独!实在是他不会办事啊。唉,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亲自教教他,应该怎么办事怎么做人。”

  那美女冷笑道“那群傻逼,还报警呢,哈哈,刚刚区公安分局的樊亮还打电话来说呢,今天要是让青宝行见到一个警察,那他这个副局长就不当了。”辉哥抓起她的纤纤玉手,提到眼前,欣赏片刻,道“这些赖皮狗,天天好吃好喝的喂养着,关键时刻也能办点事,是吧,英子?”说着在她手背上亲吻起来。那美女英子笑道“是啊,到底有点人性,知道知恩报恩的道理。”辉哥说“等这件事完了之后,咱们也表示表示,把樊亮几人叫上,去郑老瘸子那吃顿好的。养狗嘛,他们一旦立了功,就得马上犒赏,这样以后他们才会更听话,干活儿的时候才会更卖力。”

  英子绕过来,大腿一迈,已经坐在他怀里,勾着他的脖子撒娇道“辉哥,你什么时候跟你老婆离婚啊,你都许我好久了啦。我再也不想叫你辉哥了,我要光明正大的叫你老公。”辉哥抱住她,在她雪白腻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道“别急,毕竟是老夫老妻了,离婚哪有那么快?你放心,我早晚会娶你。”英子也亲了他一口,撒娇道“早晚会娶,你每回都这么说,那得拖到什么时候啊?你可别忘了,我光为你流产就流了十一次了。要是没流产,咱俩第一个孩子都上小学了呢。”辉哥听得眉头一皱,道“好,好,我尽快。”

  便在此时,外面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老板,老板在吗,出事了,出大事了……”

  辉哥冲外喊道“什么大惊小怪的?”外面那人喊道“二光他们回来了,不过都被打得爬不起来了,还……还来了一群士兵,冲进展厅里就开始砸啊……”辉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愣神,叫道“怎么可能?你没逗我玩?”外面那人叫苦道“哎哟老板,我什么时候也不敢逗你玩啊,你快出来瞧瞧吧。”

  辉哥推开身上坐着的英子,绕出老板椅,开门走了出去。

  辉哥从楼上下到服务区的时候,被前面不远处展厅里正在上演的一幕吓呆了,但见自己派出去给青宝行下马威的十来个人,以当地小有名气的狠人二光为首,全部倒在门前地上,一个个的谁也爬不起来,嘴里痛苦喊叫着,好像受了多么严重的伤似的。相对于这些静态的人,另有一群如同下山猛虎似的士兵,正在手持木棒疯狂的打砸展厅内的一切,只要是能砸的,全都给砸了,展车也不例外。不过他们对厅里的工作人员与看车的顾客却是秋毫无犯。

  耳轮中但听“嗡”的一声巨响,辉哥身子摇晃两下,好悬没有倒在地上,还好后面英子跟了过来,将他一把扶住,叫道“哎呀,你怎么了?”辉哥惊恐万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抬起手臂指了指,讷讷的说“怎么……怎么回事?”英子抬头看了两眼,也是震骇之极,失声道“天哪,这是哪儿的部队啊?咱们……咱们好端端的,也没碍着部队啊,他们砸咱们的店干什么?”说完冲了上去,叫道“嗨,你们不能砸,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你们凭什么砸我们的店啊?我们又没惹着你们当兵的……”

  自然没人理会她,众士兵只是忠实的执行长官的命令,至于其它的纠葛,就交给青宝行的高老板去解决吧。

  高紫萱就坐在展厅内待客茶几旁的沙发上,乐悠悠的看着这一幕。李睿与吕青曼坐在她身边与斜对面,表情复杂的看着厅里上演的全武行,虽然是开了眼界,却也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高紫萱一眼发现了英子,见她不论衣装还是气质,都类似展厅里的经理,就对她招手叫道“过来!”英子并不认识这个女人,不过还是犹疑的走了过去,道“你叫我干什么?”高紫萱笑呵呵地说“你是这儿的老板吗?”英子摇摇头,道“我不是,你找我们老板干什么?”高紫萱道“我是青宝行的老板,找你们轩之宝的老板索要赔偿来了。”英子吓得倒退两步,失声叫道“青宝行!?”高紫萱莞尔一笑,道“对啊,你们轩之宝的老板找人砸了我的店,我总得过来讨个说法吧。你去叫你老板过来,我就在这等着。他要是不来,你们以后就别想营业了。”

  英子讪讪的陪笑说“美女,你……你误会了吧?我……我老板可没派人去打砸你的青宝行,我看你一定是误会了。”高紫萱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光头男二光,道“这小子自己都承认了,你还解释什么?我不跟你废话,去叫你老板出来。要不然,我今天把你们所有的房子都给砸喽,再一把火烧了。”英子大吃一惊,道“你……这些兵都是你……你找来的?”高紫萱笑道“是啊,你有什么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