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490章:无耻村妇

  回到院子里,李睿端着脸盆到院子里洗‘裤’衩。老房子里没有洗衣机,想洗衣服只能手洗。他懒得洗秋‘裤’,就只洗‘裤’衩。

  没一会儿,凌书瑶也出来洗衣服。她是‘女’人,‘性’喜清洁,因此换下来的衣服要全部洗掉。

  两人就蹲在压水机旁边,背对背的洗衣服,互不打扰,也不理睬对方。

  李睿只洗一条‘裤’衩,因此洗得很快,洗完后拧干,顺手就晾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无意间瞥见凌书瑶这次要洗的衣服不少,却只有一个脸盆儿,想来她投洗起来不方便,就好心说道:“你用我的盆儿投衣服吧,我洗完了。”

  凌书瑶眼见分明,他刚刚用盆儿洗完‘裤’衩,自己就算缺盆儿用也不能用他这个又脏又臭的盆儿啊,强忍着肚子里的恶心,没好气的说:“该干吗干吗去!我又不是没盆儿,干吗用你的?你的干净啊?”

  李睿再一次体验到了她的傲娇与不近人情,心里非常恼火,想要**的讽刺她两句,想了想,何必与这种‘女’人一般见识,没的拉低了自己的品位,就什么也没说,拎着脸盆回屋去了。

  回到西屋,他先喝了杯热水,这才爬到炕上,思虑下一步的扶贫工作如何展开。按照扶贫规划,在开完扶贫动员大会之后,应该针对贫困户们所感兴趣的产业项目召开扶贫项目培训班,而白天的时候,他也已经跟王铁魁与谢三平为首的村两委干部探讨了这件事。对于这个培训班,村干部们负责培训场地与招待工作,同时也负责组织贫困户参加培训。市县两级扶贫部‘门’则负责邀请或者聘请相关产业的专家来村子里授课。也就是说,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联合县扶贫办的干部们,一起联系邀请相关方面专家来到村子里。

  他目前身在小龙王村,负责第一线的扶贫工作与信息收集,自然没空做这些事情,打算明天上午给老板宋朝阳汇报每日工作进度的时候,让他帮忙协调此事。市委里边闲着的干部多的是,比如综合一处,又譬如秘书一处,闲人一大把,由他们来协调此事是最合适不过的。

  他在屋子里考虑工作,时不时听到外面传来凌书瑶投洗衣服与压水机发出的水声,心说:“这个‘女’人虽然不像刘丽萍那样无耻无赖,却同样能归于贱人一类。特么的,老子好心借她脸盆用,反倒招她一顿讽刺,正应了那句流行语,‘贱人就是矫情’!”

  在最恼恨的某个时刻,他脑袋里划过一个念头,就是报复她一回,看她吃瘪才能出了心里那口恶气。至于报复她的手段,非常简单,这儿的蝎子不是多嘛,自己就逮一只活蝎子回来,趁她现在在外面洗衣服,偷偷把蝎子放到她的被子里头,等她过会儿钻进去睡觉的时候,啊哈,一定很有趣。

  但很快,他就觉得这个报复手段太过残忍,显得自己太无良也太卑鄙。身为堂堂男子汉,捉‘弄’一下‘女’‘性’对手还无伤大雅,要是太过狠毒,给对方造‘成’人身伤害,那可就成了卑鄙无耻的小人。自己虽然不是君子,却也不愿意做真小人。何况,还要考虑被她识破手段以后所带来的种种不利局面,不说别的,如果她将此事汇报给老板,自己在老板心目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哪个领导愿意用这种卑鄙毒辣的秘书呢?

  这个手段不可行!

  李睿想啊想啊,忽的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刚才那个毒计的变种,不如,采取一下折中处理,把活蝎子逮回来以后,用开水烫死,再把蝎子尾刺摘掉,然后再偷偷的放到她被窝里,这样一来,既能吓她一大跳,也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一丁点的身体伤害,应该算是妙计了吧?正好,她的蚊帐还没买回来,她要是事后觉得不对劲质问自己,自己就大可以说蝎子是从房梁上掉下来的,她又如何分辨真假?

  “来这小山村一周多了,整天除了扶贫工作就是买菜做饭刷碗洗衣服,一点文娱活动都没有,实在枯燥无聊。权把这次捉‘弄’她当成是娱乐活动好了,嘿嘿!”

  想到就做,李睿下炕穿鞋,找到自己的保温杯,把里面的水全部倒掉,当做装活蝎子的容器,又找来自己吃饭用的筷子,是为抓蝎子的工具,总不能用手抓吧,再拿上手机,出屋到了院子里,为防被凌书瑶发现自己所做的邪恶勾当,特意溜达到院外,用手机照亮,在土坯墙缝隙里寻找起来。

  小龙王村实在是太穷了,至今村里院墙还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土坯垒砌而成。土坯间存有缝隙,内部还有孔‘洞’,遮风避雨不说,还给很多小型昆虫与软组织动物提供了繁衍生息的场所,而这些昆虫与软组织动物又能作为食物,这就为当地土蝎的生长繁殖提供了最好的生存环境。如果换成砖墙,估计除了蜘蛛外没有任何一种小动物可以生存其中了。

  也因此,小龙王村蝎子资源异常丰富。迄今为止,李睿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生活了将近三十年,却从没见过任何一个地方有类似小龙王村这么多的蝎子,哪怕在动物园昆虫馆里,也没见过蝎子分布密度如此之大的地方。他只找了两个缝隙,就轻易找到一只巨大的黑体成蝎。

  这只蝎子面对手机灯光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只等李睿把筷子伸进去要夹住它的时候,它才用力往缝隙深处爬去。李睿筷子在缝隙内部运用的不太灵活,没有夹到它的身子,而是夹到了它的尾巴,结果被它逃脱了。好在这里蝎子甚多,逃掉一只却还有更多的等着他去捕捉,倒也不必因此沮丧。

  还不到三分钟,李睿就已经成功捕到一只活蝎,用筷子从墙缝里夹出来,手忙脚‘乱’的把它放到保温杯里,用盖子盖上拧好,再把手机屏幕关掉塞回‘裤’兜里,此事就算大功告成了。想到过会儿凌书瑶突然发现被窝里有只蝎子的反应,忍不住嘿嘿的‘奸’笑起来。

  他迈步就要返回院里,忽然望见胡同口对面的村委会所在,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上去很热闹的样子,不由自主就想过去看个究竟,就暂时没顾上捉‘弄’凌书瑶,信步往村委会走去。

  来到村委会‘门’口,他已经看到三四个村‘妇’打扮的‘女’子有说有笑的从院子里快步走了出来,每人手上不是‘毛’巾就是‘肥’皂要么就是洗衣粉,忽的一悟,想起了什么。今天的扶贫动员大会结束之后,自己与凌书瑶所买来的礼品还有三分之一没发出去,当时是请村委会干部搬到了村委会里暂时保管,等着以后当做奖品颁发给扶贫积极的贫困户,而眼下这些村‘妇’手里所拿的‘毛’巾‘肥’皂洗衣粉,不是自己那些礼品又是什么?

  想到这儿,他一下子就想到今天开会的时候被一些无赖村‘妇’所抢走的那些礼品,吓得心头打了个突儿,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住那几个村‘妇’,叫道:“你们这是从哪拿的?”

  这几个村‘妇’谁也不认识他,就算认识也装作不认识,没人理他,腰肢一扭,就想从他身边走过去。

  李睿忙伸臂阻拦,喝道:“别走,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走。”

  他伸出胳膊的时候,正好一个身材丰满的村‘妇’抢了上来,说巧不巧,他的胳膊正好拦在那村‘妇’‘胸’脯上。两者相撞,他立时感受到绵软与弹力。

  那村‘妇’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说:“你想‘摸’啊,想‘摸’咱俩找个没人的地方‘摸’去。”旁边几个村‘妇’听了就哈哈的笑,取笑李睿吃她豆腐。

  李睿被‘弄’了个大红脸,急忙收起胳膊,退开几步。这几个村‘妇’趁机快步离去。被他袭‘胸’的那个村‘妇’还招惹他呢,回头叫道:“帅哥,想‘摸’就跟着来啊,我男人不在家,呵呵。”

  李睿羞愤不已,想要冲上去拦住她们几个,又没胆子,倒不是怕她们,只是怕被她们戏‘弄’纠缠,想了想,迈步要往村委会院子里去,进院后却正好迎上两个年纪不大的村姑从里面出来。

  两人一个手里拿着条‘毛’巾,另外一个人手里空空如也。拿着‘毛’巾的那个正在安慰什么都没拿着的那个:“别郁闷,以后还得发呢,下回就有了。”

  李睿已经气晕了头,不由分说,一把探出,抢住那个村姑手里的‘毛’巾。

  那个村姑立时停下脚步,愕然看向对面身高马大的李睿,半响惊怒‘交’加的说:“干吗?想抢啊?不许抢,你凭什么抢我的?这是我的……”李睿怒道:“什么你的?这是我买的礼品,发给踊跃参加扶贫活动的人的,你凭什么拿走?你这是偷,是抢劫,你知道吗?”村姑怒道:“你买的?你凭什么说是你买的?上面刻了你的名儿了还是怎么的?你叫它它答应吗?”李睿立时为之气结,学她的话反问道:“那刻了你的名字还是怎么的?你叫它一声,它答应?”

  搜索:九九九文学阅读最新章节-绿色无广告-快速稳定-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