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243章:哀求之意

  李睿见她惊惶害臊的看着自己,忙低声道“孙老师,是我”孙淑琴心道,是你又怎样是你就能随便出入我的卧室看我的身子吗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感念他救了自己,也不好说别的什么,幽幽问道“门口是谁”李睿说“我那位朋友。”孙淑琴大吃一惊,道“她她也知道这事了吗”李睿忙道“不,不知道,她以为我要对你怎么样呢”孙淑琴心说,那她还不是看到我光着的样子了嘛,悲从心来,又无声的哭起来。李睿凑到席梦思前,低声道“孙老师,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谁也不会告诉的。宋书记那边”孙淑琴截口道“不要说”李睿心里也在担心,此事一旦被宋朝阳得知,怕是会影响他与孙淑琴的夫妻感情,点头道“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他的。”

  孙淑琴目光呆滞的看着他,似乎想到了宋朝阳知道此事后的样子,脸上现出羞愤不安的神色,半响说道“小睿,我我拜托你,你千万别告诉他。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我我以后就没脸见他了。”李睿说“孙老师,我向你发誓,这件事我要是告诉任何一个人的话,让我受到天打雷劈,死后下辈子不能投胎。”孙淑琴讪讪地说“你不用发誓,我相信你,你是好孩子,你很好。”李睿恨恨地说“你是怎么中招的”孙淑琴闻言羞得脖子根都红了,摇摇头,口唇嗫喏,欲言又止。李睿见她实在不想说,也不逼问,想了一想,道“绝对不能这么便宜了姓万的,可是没抓他个现行,恐怕以后又没有任何证据抓他,可该怎么办呢”

  孙淑琴用手擦拭泪水,道“你别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就跟做了一场大梦似的。我真没想到,打死也想不到,他会对我这样我拿他当亲弟弟一样看呀,从小就对他特别好,想不到大了大了,他竟然变成了这种人,我还是对他太好啊呜。”说完又哭出声来。李睿叹道“你对他好应该不是直接诱因。我觉得,孙老师,你可能也是性子太温柔了,从来不发脾气,姓万的太了解你了,知道你好欺负,而且就算欺负了你你也不敢说出来,毕竟这种事你没法跟外人说,也不敢报警。他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对你下手的。要不是小雪给我打电话”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什么,叫道“哎呀,小雪正担心你呢,你赶紧给她回个电话吧。”

  孙淑琴听了这话,有些激动,起身就往席梦思头柜那里爬去想要打电话,却浑然忘了身子还是光的,等一半身子钻出被子的时候,觉得身上有凉风吹过,这才幡然醒悟,第一念头不是遮挡身子,而是侧头看向李睿,果见他正看着自己,一时间羞恼成怒,叫道“小睿你你”李睿忙转开头,心脏噗噗乱跳,道“对不起孙老师,我不是故意的,你你赶紧穿上衣服吧。”孙淑琴想起早晨被他偷看过心前部位,晚上却被他将整个身子都看了去,羞愤交加,但心里对他却产生不了一丁点的恨意,心中也是暗暗纳闷,嗔道“那你还不出去我穿衣服。”李睿哦了一声,转身要走,忽的停下,低声道“孙老师,那我就回青阳了,你给小雪打电话吧。这事你别放心上。我下周再过来看你。”

  孙淑琴微微吃惊,道“你这就走”李睿道“是啊,这时候走也晚了呢。”孙淑琴道“这么晚了,你就别走了。你在家里住一宿,明天起早再走。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饭去。”李睿暗暗感叹,多好的人啊,她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平复伤痕,就先考虑别人吃饭的问题。唉,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为什么让这么好的女人受这种委屈呢忙道“不用了,我还是晚上赶回去吧。”孙淑琴近乎哀求的说道“你就留下来吧。”李睿大着胆子问“孙老师,你是担心姓万的再回来吗”孙淑琴说“你去楼梯左拐第二个房间里看看,看看他的包还在不在。如果还在,那他肯定会回来拿的,里面有他的钱包身份证,没钱没身份证,他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回来拿。”李睿哦了一声,快步出屋,刚出得门来,却见高紫萱身子软软的瘫坐在墙根下面,脸色惨白,美眸无神,吃了一惊,问道“高小姐,你怎么了”

  高紫萱怏怏不乐的说“刚才在北京路上的时候,我还没怎么后怕,以为那事过去也就过去了,怎么现在又闹起来了我腿手一个劲的打哆嗦,全身发软,我这是要被吓死了吗”李睿皱眉蹲下,看了看她的手,果然,尽管她两只纤手在一起紧握着,却一直在轻微的颤抖着,便伸手过去将她两手一起攥住。高紫萱大叫起来“你干什么”李睿奇道“你手怎么这么冷”高紫萱嗔道“那也不要你管。你给我滚开,把你的爪子拿开。你以为我是吕青曼啊,想碰就碰。”李睿捧住她的手,轻柔的揉搓,冷哼道“你以为我愿意碰你”高紫萱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横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李睿捧着她手焐了一会儿,觉得不再颤抖了,凝目看向她那双丝袜,道“你腿还哆嗦吗”高紫萱叫起来“哎呀,碰我的手也就算了,还想碰我的腿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李睿冷笑两声,起身离去。高紫萱回头看着他,叫道“你去哪混蛋,我腿软,站不起来,你扶我一把啊。”李睿头也不回的说“我还不走呢。”高紫萱哼道“大色郎,恶心,见女人就动手动脚,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

  李睿走到孙淑琴所说的那个房间门口,见门关着,抓住门把手轻轻一拧,门就开了,里面黑着灯,点亮屋灯之后,一眼就瞥见里面席梦思上有个赭石色的皮包,走过去拿起来,在里面翻了翻,赫然有一盒杜蕾斯的安全套,暗骂一声畜牲,安全套随身带,一看就没想干好事,又拿出一个钱包,里面有三四张百元大钞,又从夹层里拿出一张身份证,头像正是那个姓万的,看名字时,是“万金有”三个字,只觉这名字有些耳熟,读了几遍,才想起跟万金油谐音,冷笑两声,拿着皮包出来。

  高紫萱还在地上坐着,两手抱着两腿,身子弓成了一只大虾米,看上去很好笑,却也有几分可怜。

  李睿走到她身边,道“连我都在后怕,何况你一个女人听我的,赶紧回家,睡一觉,明天就好多了。”高紫萱哼道“我回家也得站得住算啊,我腿脚全是软的。”李睿说“我要给你按摩下腿部肌肉,你不愿意,那你就坐着吧。”说着要开门进屋。高紫萱忙道“喂,别走,你你能给我治好的话,那那就碰吧。”李睿啼笑皆非,骂道“我碰你个头,是按摩,不是碰。”高紫萱哼道“有什么不同”李睿笑道“你等着。”

  李睿先敲了敲门,这才推门进去,见孙淑琴刚放下电话,问道“小雪没事吧”孙淑琴脸色枯槁的说“她没事。我我骗她,说出去买菜,忘带手机了。”李睿点头道“很好啊,反正她不怀疑就行。对了,万金有的包果然在房间里,我拿过来了。你说他敢回来取么”孙淑琴悻悻的说“我觉得你刚才有句话说对了,他敢对我这样,就是因为我好欺负,而且就算欺负了我,我也不敢怎么样他。他不怕丢人,可是我怕丢人。我觉得,你不在家里的话,他肯定回来取包。”说完目光直勾勾的盯在他脸上,甜美的脸上都是哀求之意。李睿想了想,道“好吧,那我今晚上就暂时留下来。万金有不来便罢,要敢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孙淑琴听了很欣慰,道“你留下来就好,我去给你做饭。”李睿说“不着急,你先穿好衣服,我把朋友送走再说。”孙淑琴哦了一声,瞥见旁边散落的那双黑色丝袜,又是红晕上脸。

  李睿回到过道里,蹲了下去,道“我扶你起来吧。”高紫萱也没办法,只能同意。李睿扶着她站起来,搀着她一步步下了楼,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道“好点了没”高紫萱活动下两腿,道“差不多了,勉强能走。”李睿道“那就走吧,我送你出去。”高紫萱闻言眼珠乱转,问道“你呢你走不走”李睿说“我也走,但不是现在。”高紫萱又问道“你留下来干什么你跟这的女主人是什么关系你不会想背着青曼姐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