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82下:小插曲

  董婕妤本来确实是要继续发作的,可是眼见李睿倒地后就不动了,又是害怕又是疑惑,凑过去看,只见他双目紧闭,脸色凄凉,一动不动的倒在地板上,好像死过去一样,心中开始感到害怕,叫道“李睿,李睿,你你怎么了你醒醒你别跟我装死我告诉你。【】”李睿忍住笑不理她。董婕妤冷哼道“混蛋,跟我装死是吧,我踢你啦。你再不起我可踢你啦。”李睿死活不理她。董婕妤便抬起右腿,轻轻踢了他一脚。

  还好她用力不大,李睿还能忍得住,继续装晕。董婕妤又踢了他两脚,见他始终不动,吓坏了,蹲下去,伸手摇晃他“喂,你醒醒,醒醒啊,我告诉你,少在我家里装死人,我我可就不怕装死的喂,跟你说话呢你个死东西,给我醒啊,我拧你啦”李睿还真怕她拧,忙顺着她的摇晃叫了一声,哼哼唧唧的睁开眼,迷茫的看向董婕妤,道“怎么了我怎么躺这儿了”董婕妤见他醒过来,松了口气,肚子里的怨气早就没了,没好气的说“你问我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你刚才干什么了”

  李睿装糊涂说“跟你下棋啊。”董婕妤冷冷的说“后来。”李睿说“后来好像你突然就踢了我一脚,我纳闷啊”董婕妤羞恼交加,在他肋下狠狠拧了一把,道“你还纳闷你个臭不要脸的,你你竟然看我裙子里面,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色郎啊你是不是流盲”李睿疼得叫出声来,急忙伸手过去握她的手,道“美女留情,手下留情,疼”董婕妤怒道“废话,不疼我还不拧你呢。你这个混蛋,看起来道貌岸然,其实也是个色郎,不声不响占我的便宜,我掐死你得了”说着继续用劲。

  她这下力气用的不小,李睿嗷的一嗓子叫出来,下意识抓着她的手往身前一夺。没想到的是,董婕妤本来就单膝跪蹲在地,重心根本不稳。他这一拽,董婕妤身形一晃,竟然顺势倒了下来,不偏不倚的扑倒在他身上。李睿眼睁睁看着她那张如画俏脸砸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眼看撞到了自己脸上,但觉左脸颊一热,竟然被她亲了一口。

  变故陡生,两人谁都没有料到,等醒过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董婕妤扑在他怀里,还亲了他脸蛋一口。

  李睿伸手触了触热热的脸颊,哭笑不得的说“你你亲我”董婕妤羞得脸色通红,张牙舞爪的说“我亲你个头”李睿笑道“对啊,就是亲的我的头。”董婕妤气疯了,忽然间在他怀里爆发起来,在他胸膛上又抓又拧、又捶又打,嘴里咒骂着各种恶毒的字眼。李睿将她这幅撒娇嗔的模样看在眼里,说不出的喜欢,大着胆子张开双臂,将她搂住,柔声说道“婕妤,你真可爱”董婕妤正在气头上,闻言骂道“可爱你个脑袋”说完狠狠地在他肩头肉上拧了一把,拧过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是他的话太爱昧,二是自己身子好像被他抱住了,侧头看了看他的胳膊,可不是,正搂着自己呢。

  她立时恼羞成怒,不由分说,直接拧住李睿的耳朵,厉声叫道“放开我你胆子倒是大了,竟然还敢抱我了。”李睿疼得呲牙咧嘴,却还是勉强笑道“你能亲我,我为什么不能抱你”董婕妤大怒,斥道“你你少给我耍不要脸。我又不是故意亲你的你还说我亲你,要不是你忽然扯我,我能倒下来吗气死我了,我今天非得拧死你不可。”说着加大了手劲儿。李睿疼得实在受不了,不得不把她身子松开,讪笑道“你要是不先掐我,我干吗扯你”

  董婕妤似乎懒得跟他多说废话,见他松开自己,也松开了他的耳朵,从他身上爬起身,转过身背对他,道“你滚吧,我要睡觉了。”李睿跟着站起来,想说什么,也觉得有些尴尬,开不了口,可就这么走了吧,又有点别扭,想了想说道“那我回去了,你早点睡吧。”董婕妤没理他。

  李睿拿起公文包,走到门口的时候。董婕妤忽然冷冰冰的说“以后少登我家门,我不跟流盲做朋友。”李睿听到耳朵里,觉得她这话很刺耳,想要辩解两句,似乎此时辩解也没用,回头看向她。董婕妤见他看过来,将冰寒俏脸转开去,冷冷地说“还不滚等什么”李睿咬了咬牙,悻悻的开门走了。

  等他走了有一会儿,董婕妤冰冷的脸上才露出羞愤且得意的笑容,冷哼道“想占我便宜,你再回去修炼几年吧。”

  当天晚上李睿一直睡不着,深深为唐突了董婕妤而自责,心里不停地问着自己“我做得很过分吗她真的很生气吗我以后真的不能再登她家家门了吗这么一个好女人,就要跟我擦肩而过了吗”有心给她发短信道歉,明知她现在一定在气头上,绝对不会听自己的解释,暗想,只能先晾她几天了,等她什么时候气消了再去找她道歉赔罪。只要有万一的可能,就一定要求得她的原谅。这样好的女性朋友,自己可千万不能失去。

  可能是这件事给他造成的心理压力太大,睡着后竟然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不知道什么缘故,送了董婕妤一束鲜花。董婕妤非常高兴,接受了他的鲜花不说,还谅解了他。两人一起坐着她的奥迪q5去兜风,说说笑笑,非常浪漫。

  早上被闹铃叫醒后,李睿回忆起这个梦,忽然有所领悟。

  去青阳宾馆贵宾楼接宋朝阳的时候,李晓月在大堂里拦住了李睿。两人窃窃私语了一番。

  等见到宋朝阳,李睿说“老板,李晓月已经做好了那些受害女服务员的工作,其中有三个愿意站出来举报张纪龙。三个里面的一个还有证据呢。不过她们也有要求,就是不希望这件事张扬出去。”宋朝阳很感兴趣的说“哦,是什么证据”李睿说“是事后张纪龙给她的封口费,一共五万块。”宋朝阳冷笑道“好大的手笔青阳市财政收入并不高,处级干部工资也就是三千上下吧一下子给出将近一年半的全部工资,他张纪龙家里不过日子了吗”

  李睿说“所以您之前料对了,这个张纪龙,一定还有其它方面的问题,要不然哪里有这么大的手笔。那个女孩是青阳宾馆里长得最漂亮的女服务员之一,被张纪龙强暴之后,曾经自杀过。张纪龙是眼看事情闹得太大,不得已才给她钱的。这个女孩很有骨气,虽然被逼没办法收下了这些钱,但是她一分钱都没动过。她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将张纪龙绳之以法。当然了,她也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宋朝阳说“我记得,对于强暴案这种非常恶性的刑事犯罪来说,是要保护被害人的私隐的。”李睿说“我好像也听说过。”宋朝阳说“让她们放心,我会跟冯卫东打招呼的,一定会将此事的影响压到最低限度。说不定,还要搞个暗箱操作。”

  宋朝阳今天的行程是前往青阳市东南、南河县正东的定县调研。青阳市地形,西北为山区,青阳市区所在的中心部位以南都是平原地带,因此农业相当发达。定县就是典型的农业大县,工业发展不上去,招商引资没效果,第三产业更是没戏,不发展农业还能发展什么

  一行人自然是以宋朝阳为首,市委组织部部长吕建华、市委秘书长杜民生陪同,随行的还有国土局、水利局、农业局等职能部门相关负责人。水利局来的是局长张建设,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还把防汛办主任袁晶晶也给带上了。

  按理说,在定县行政区域内,有水的河流已经不复存在了,不会有“防汛”的说法,倒是有可能发生农田干旱的事情,而袁晶晶头顶着一个“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的头衔,里面有“抗旱”二字,随行来定县倒也不算什么问题。但李睿可不觉得这就是张建设带她来的理由,心中暗想,说不定,张建设觉得,她袁晶晶曾经是我李睿的顶头上司,相对别人来说,她跟我要亲近的多,也因此,能帮着他这个水利局局长脸上争光。如果他要是这么想的,那就对不起了,我李睿跟她袁晶晶不仅不亲近,反而是死敌。就凭她上次铐了我一宿,我就跟她没完

  另外,市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兼记者姚雪菲随队采访报道。

  赶到定县后,在当地县领导的陪同下,宋朝阳等人先来到县城西郊的三里铺,深入田间地头,了解当地农民的生产生活。

  这么多的领导在场,李睿自然不会跟在宋朝阳身边,就算他有什么需求,秘书长杜民生都能第一时间提供服务。

  李睿挑了一个能随时看到宋朝阳全身的位置,差不多跟落在后面的张建设等局领导并行,一路走走停停,边呼吸着田间的新鲜空气,边跟张建设等人说话。

  这些局领导都把李睿敬若领导,陪说陪笑,闲下来的时候还给他散烟。张建设表现得最是突出,故意跟李睿说一些有关水利局的话题,嘻嘻哈哈的,像是自己跟这位书记秘书比旁人更亲密一些。众局长此时都知道李睿出身水利局,对张建设只能是艳羡嫉妒恨了。

  宋朝阳对定县县领导们提出殷切希望的时候,姚雪菲等人在旁负责摄录。后面跟着的这些局领导们百无聊赖,聚在一起说起了笑话。

  张建设故意不跟他们在一起为伍,把着李睿的肩膀,又把袁晶晶叫过来,笑眯眯地说“小睿,你跟你们袁主任也好久不见了吧,这好容易见一回,得说两句啊。你可不能升了官就忘了老领导啊,呵呵。”

  李睿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袁晶晶是小事,关键是不要忘记他这个大领导,便用场面话敷衍他“局长,有句话说得好,亲不亲故乡人,我早就把咱们水利局当成了自己的故乡。要没有局长您还有袁主任对我的栽培,我哪里有得了现在以后,但凡有我能照顾到咱们局的,您尽管说,我一定帮忙。”张建设听了非常高兴,连连拍打他的肩头,赞道“好啊,好小子,真不愧是咱们水利局出身的,有情有义,不枉我当年对你一番栽培啊。”

  他的大手又肥又厚,如熊掌般结实厚重,连连拍在李睿的肩头,拍得他一阵难受,还只能陪笑,心里很郁闷。

  张建设说“好啦,你跟你老上司聊两句吧,我去跟他们打屁。”说着转身去找国土局局长他们了。

  等他走后,李睿抬眼瞧向袁晶晶,袁晶晶也正拿美目扫量他。两人对视一眼,袁晶晶低声道“你们俩刚才是在比无耻吗我看看你们俩谁更无耻。”李睿忍不住想笑,又怕被旁人看到自己跟袁晶晶这等美女谈笑风生有闲话说,便强自忍住,同样低声道“怎么这么说”袁晶晶冷笑道“他说不枉他当年对你一番栽培,可是在我印象里,他没栽培过你吧你更无耻,说他还有我都栽培过你,我栽培过你吗哼哼。”李睿忍住笑,道“面子话不就是这样难道我要跟他说,想让我照顾你,你给我玩儿蛋去吧,当年你何曾照顾过我还说姓袁的主任也不是好东西,天天欺压我,我恨不得打她屁股真要那么说可怎么行。我不会做官,也得会做人啊。”袁晶晶听他说要打自己屁股,脸色有些不自然,压低了声音说“想打我那就先想想在我家里那一宿吧,嘿。”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