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1730章:乳腺癌?

  李睿目光扫过她的衣装,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那天夜里在山南大学校园宿舍里和她胡天胡地的景,尽管并未捅破最后一层遮羞布,心下既羞且愧,强自收敛心神,柔声道:“孙老师,我来了,你还不困吗?”

  孙淑琴也已经抬头看向他,表有些冷淡,盯着他打量几眼,吩咐道:“现在,你马上给司机老周打电话,开免提给我听,问他知不知道姓宋的跑哪鬼混去了。”

  李睿一听就头疼不已,这位美妇似乎很善于运用电话免提的“防被骗”手段啊,上次就是,她让自己开了免提,结果就知道老板和朱海英的不轨关系了,这次又玩这,还不知道能听出什么来呢,却又不好拒绝,只能拿出手机,给老周拨去电话。

  孙淑琴起走到他跟前,瞪着他道:“让你开免提!”

  李睿点点头,开了免提,刚打开电话就通了,彼端传来老周憨厚的话语声:“小睿啊……”李睿道:“周哥,你……你跟书记在一块吗?”老周道:“没有,我已经回家了。”

  孙淑琴听了这话,凑嘴到李睿耳畔,附耳道:“问他,知不知道宋朝阳去哪了。”

  她跟李睿关系已然亲密无比,哪怕暧昧关系已经算是断了,但对他附耳说话也算不上过分。

  李睿听后暗暗叫苦,却也没有办法,硬着头皮问道:“那你知道书记去哪了吗?”老周道:“不清楚,他下班前去了趟市政府,后来就直接下班了,没让我送他。”

  李睿松了口气,让他早点休息,之后挂掉电话,转过头来,却见孙淑琴正表冷肃的瞪着自己,忙陪笑道:“宋书记可能是出去应酬了,要不然我现在出去找找他?”孙淑琴瞪着他问道:“你真不知道他去了哪?”李睿忙收起笑容,认真点头。孙淑琴道:“你可不要糊弄我。我已经知道他宋朝阳是什么东西了,你没必要糊弄我,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李睿道:“没有,绝对没有,我今天下班早,真不知道他去哪了。”

  孙淑琴深深看他几眼,道:“你说他去应酬了,那我就在这等他,看他应酬到几点回来,他要是一宿不回来,我就一宿不睡。”

  李睿只听得瞠目结舌,正要相劝,却见她迈步走向门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转头看着她。

  孙淑琴走到门口,见屋门已经关了,又用手掩了一下,回到他前,看着他眼,语气有些激动的道:“我今天为什么来青阳?为了你,也为了那个不要脸的伪君子。你怕这怕那,嫌弃我老,所以不跟我好,那好,我也不是无耻下jiàn)的女人,不会纠缠你不放,那我就还回到家里做我的家庭主妇,我今天突然过来,就是要看他宋朝阳的行动,如果他本本分分当官,心里还有我这个老婆,那我就彻底原谅他,还跟他好好过子;可他要是还像从前那样背着我乱搞,那也就别怪我无无义,以后只跟他虚应故事了。”

  李睿见她心激愤,忙劝慰道:“你先别激动,其实宋书记已经改好了,真的……”

  孙淑琴冷着脸道:“我还没说完呢……结果我一过来就找不着他,找到你问,你又给我打马虎眼,不过也没关系,毕竟我不是你老板,什么都给不了你,你当然要护着能给你一切的伪君子了!我明事理,不因为这个为难你,不因为我们俩的事为难你,但我今天就要确认一下,你李睿是不是在跟我打马虎眼,你说他应酬去了,那好,我就等他应酬回来,他今晚要是不回来,我就一宿不睡……”

  李睿听得面红耳赤,尴尬万分,如果地上有条缝隙,肯定想都不想就钻进去,心里暗暗感慨,原来那个美丽温婉的孙老师跑到哪去了,现在这个暴躁可怕的河东狮又是从哪来的?老板啊老板,你真是神通广大啊,活生生将一个好老婆变成怨妇了。

  孙淑琴发作完这一通,再也不理他,回走到沙发前坐下,表沉的盯着茶几出神。

  李睿想了片刻,道:“我说实话,我其实不知道宋书记去哪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去应酬了,因此你其实没必要跟他死磕。”孙淑琴抬头道:“我现在是跟你死磕!”李睿咧嘴苦笑,道:“跟我就更没必要死磕了。”孙淑琴哼了一声,鄙夷的转开脸去。

  李睿心想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还是应该找回老板来,否则可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便道:“我……我出去找找他吧。”孙淑琴冷笑道:“你要是能找得着他,早就一早通知他我过来了,他也早颠颠的跑回来了。”李睿赔笑道:“是啊,我是找不着他,但出去找找,总比坐在这干等的强。”孙淑琴沉默半响,忽然问道:“你跟我说句实话,他知不知道我来了青阳?”李睿摇头道:“不知道,他真要是知道,肯定第一时间回来见你,怎么会把自己行踪搞得那么尴尬?”

  孙淑琴表低落的道:“那你不用出去找他了,他回不回吧。”李睿奇道:“啊?可他不回来,你就不睡觉了啊?”孙淑琴抬眼看向他,嗤笑道:“女人气头上的话你也信?我为他犯下的错误作践自己,我有那么缺心眼吗?”李睿嘿嘿陪笑,道:“那你就早点睡吧。”孙淑琴摇头道:“我睡不着,我……我左长了个肿块。”李睿吓了一跳,失声道:“什么?”

  孙淑琴道:“我左生了个肿块,时不时的疼,我很害怕,担心是腺癌,不敢去医院检查,你以为我为什么突然跑来青阳?”李睿心头大为紧张,前走两步,问道:“什么样的肿块?大吗?”孙淑琴低头看看,抬头对他道:“你过来拿手感觉下,就知道肿块大不大了。”李睿只听得全过电一般,冷不丁打了几个哆嗦,叫道:“那怎么行?”

  孙淑琴表凄婉的看着他,道:“我只是让你感受下那个肿块,没别的意思。你也不用忌讳什么,那天夜里……你哪没碰过?”李睿听得这话,剧烈咳嗽起来,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心说这女人放开了实在可怕,讷讷的道:“那也不好。”孙淑琴道:“没事,你隔着衣服感受下吧。”

  李睿听她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矫,暗想,自己就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去碰触下,如果发现问题确实很大,那就得马上带她去医院检查,也算是变相给老板解决麻烦,这应该是带有公益质的抚摩,不算是德行有亏,想到这,艰难的咽下口唾沫,道:“好吧。”

  他走到孙淑琴前,孙淑琴特意将小衫左半边扯开了去,道:“在中部靠左下,一摸就能感觉到。”

  李睿狠狠心,咬咬牙,探手过去,隔着衣服覆手其上,轻轻抓握,仔仔细细的感受了下那个肿块的大小,不感受不知道,一感受吓一跳,她左下半部有二分之一全是硬硬的肿块,收手回来,皱眉问道:“你现在是不是生理期啊?”

  孙淑琴摇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告诉你,有没有生理期它都存在。自从那次我和姓宋的翻脸之后,它就慢慢长出来了,我怀疑是怒气发泄不出去,淤积在体里面,变成了腺癌,我认识的好多人都是因为生气得癌的,肝癌胃癌什么都有。”李睿哭笑不得,摆手道:“谁说是腺癌了,你别自己吓自己好不?什么也别说了,你穿好衣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检查,今晚一定让你踏实睡个好觉。”孙淑琴面现难色,眼圈也红了,道:“不怕你笑话,我真不敢做检查,我怕一检查真是……”

  李睿道:“呸,别乌鸦嘴了,赶紧走吧,你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得癌症呢?你就是胡思乱想,女人部长肿块很正常的,再说你岁数也不到啊。”他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孙淑琴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扑到他怀里哭道:“我真的好害怕,小睿,听说得了腺癌十有**都会死掉,我还不想死啊,呜呜呜……”李睿好笑不已,轻轻拍打她的后背,道:“肯定不是,我拿人格作保,别哭了,擦干眼泪跟我走吧。”

  孙淑琴如若不闻,只是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好似要将所有的委屈、愤懑、惊恐、绝望全部发泄出来。李睿见她这样,也不好催促,柔声相劝,只盼她早些哭完,也能早些带她去医院检查,可千万别拖得太晚。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孙淑琴心绪才慢慢平静下来,一张保养极好的秀美脸庞已经哭得一塌糊涂。李睿见状,将她轻轻推开,转走进洗手间,拿毛巾用温水投过,回到她边为她擦脸。孙淑琴又是喜又是怨艾的看着他,不等他擦完就仰首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