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1589章:女教练

  李睿被热得满头大汗,只想马上离开这里,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你上课吧,我出去忙我的。。。”张子潇道:“上课不急,我要先去换衣服。休息室就在会所进‘门’右拐的位置,几步就到,我就不带你过去了,你自己过去吧,想喝什么就跟里面的美‘女’要。”说完不等他说什么,从他手里拿过白‘色’挎包,出屋去了旁边的更衣室。

  李睿迈步也要出去,忽听那个丽丽叫道:“谁来帮我一把?”

  她这话把李睿的目光吸引过去,只见她已经由坐姿改为趴卧在地上,但是姿势非常奇怪,活像一只大大的癞蛤蟆:双臂前伸,贴在地上,上身也尽量伏地,两‘腿’小‘腿’蜷缩,分别向左右展开,用小‘腿’撑在地上,大‘腿’与屁股还在用力往下伏,一颤一颤的,但是怎么都伏不下去。

  李睿看得好笑无比,这是在修炼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吗,怎么摆出这个姿势来了?不过看过后也就明白了,她这是要抻拉两‘腿’的大筋。

  另外两个‘女’子听到她的求助话语,各走两步到她身后,两手压到她腰‘臀’‘交’接处,用力下压。

  丽丽疼得倒吸凉气,嘴里却硬撑着说:“再用点劲,给我压下去。”那两个‘女’子使出全身的力气,分别压按她的左右‘臀’,憋得脸都红了,双臂都开始颤抖起来,显然已经调动不了更大的力气了,却还是压不下去。

  丽丽见二‘女’实在没有更大力气,余光瞥及旁边看热闹的李睿,灵机一动,道:“哎,帅哥,你别光看热闹啊,你过来帮帮忙。你是男人,力气肯定比她们大。”

  李睿忙讪笑摆手,道:“不行不行,这……这男‘女’有别……”丽丽道:“看不出你还‘挺’封建哩!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快过来帮忙按一把,算我求你了。”

  李睿见她这么大方,也就没再矫情,迈步走到她身后,道:“丽丽,我要压下去了,我力气有点大,你受得了不?”丽丽点头道:“有多大劲用多大劲,最好给我压下去,我先谢谢你了……上次教练已经给我压下去了,不过我自己下不去。”

  李睿便把双手按在她‘臀’腰部位,暗吸一口丹田气,双臂叫劲,猛地往下一压,但听丽丽“啊”的一声痛呼,双‘腿’急速下落,顷刻间已经被压在地上。

  丽丽被压趴在地后,因为大筋被骤然拉开,很是不习惯,疼得她面部五官扭曲,嘶嘶的倒吸凉气,嘴里“哎哟……哎呀”的‘乱’叫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

  ‘门’口忽然响起一个‘女’子严厉的呵责声,李睿等人同时转头看去,却见‘门’口走进一个‘女’子来。这‘女’子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齐耳短发,身材不高,也就是一米六不到,但身形比例极其完美,尤其是凶器,可以用傲气‘逼’人来形容,怕不有三十六D的样子,暴鼓鼓的,仿佛要裂衣而出,容貌妖媚,皮肤很白,身上弥漫着一股子风流气息,身上穿的也是类似丽丽三‘女’那样的用于高温瑜伽的泳衣式瑜伽服。

  丽丽三‘女’看到这‘女’子进屋,都是齐声叫道:“教练!”

  李睿这才恍悟,原来这‘女’子是这里的瑜伽教练。

  那‘女’教练脸‘色’‘阴’沉的走到趴伏在地的丽丽身边,眉目不善的瞪向李睿,问道:“你干什么呢?”李睿把手从丽丽腰肢上收回,道:“我帮她下压啊。”那‘女’教练哼了一声,道:“你是干什么的?是我的学员吗?什么时候轮到你帮她下压了?别的学员是干什么吃的?你懂不懂瑜伽啊?万一把她压坏了怎么办?你负责吗?出去!”

  李睿被她一上来抢白一顿,心里滋味自然非常不好受,刚要说什么,丽丽已经为他解释了:“教练,我刚才想练姿势,但是趴不下去,就只好请他帮忙了。他是潇潇的朋友。”

  那‘女’教练听说李睿是张子潇的朋友,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嘴上却道:“谁朋友也不行,万一把人压坏了怎么办?哼,你以为是压饺子皮呐,说压就压,一压到底?这是瑜伽,懂不懂?瑜伽!”李睿见她越说越来劲,而且一脸欠揍的表情,心里暗暗嗤笑,忍不住回口道:“我不懂,你懂,你懂行了吧。”那‘女’教练见他不服不忿,更加有气,道:“我就是懂,怎么了?我是瑜伽教练,我当然懂了。我倒是想问你一句,你懂什么?要是狗屁不懂就少给我废话!”

  李睿见她气焰嚣张,得势不饶人,暗暗有气,打了个哈哈,道:“我已经说了我不懂了,你还想怎样?呵呵,要我说啊,瑜伽这种舶来的垃圾健身运动,不懂也罢,懂了也没什么了不起,几个简单姿势而已,看一遍就会,有什么可牛的?想不到某些人竟然还莫名其妙的有了优越感,真是可笑。”那‘女’教练大怒,急赤白脸的叫道:“你敢说瑜伽垃圾?还说看一遍就会……”

  “咦,怎么吵起来了?”

  张子潇动听娇媚的话语声突兀地在‘门’口响起,李睿转目看去,见她已经换好衣服回来了。她穿的跟丽丽三‘女’一样,上身藕荷‘色’的短小弹力背心,堪堪遮住‘胸’衣,下身黑‘色’的瑜伽短‘裤’,‘露’着大‘腿’中段以下的修长‘玉’‘腿’,不过她身材极好,削肩瘦腰,丰‘臀’长‘腿’,因此比之丽丽几‘女’看上去更加的‘性’感‘迷’人。她还把‘波’‘浪’卷发梳成了丸子头,如此一来,在便多了几分青‘春’时尚。

  张子潇走进屋里,来到李睿身边,紧张的问道:“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那‘女’教练脸‘色’痛恨的道:“潇潇,这人是你朋友吗?他太过分了,竟然随意帮学员压胯,而且手法很不正规,万一把学员压伤了怎么办,谁来负这个责任?”

  旁边丽丽急忙说道:“这不怪他,要怪就怪我吧,是我让他压的。”

  那‘女’教练斜了她一眼,道:“现在跟你已经没关系了,这家伙口气还不小,说什么瑜伽垃圾,还说什么看一遍就会,作为省城瑜伽界的知名教练,我都不敢放这话,切,真是无知者无畏。”

  面对教练与自己爱人吵架的尴尬局面,张子潇还真有点头疼,帮谁都不好,当然心理上更偏向李睿,却又不能帮他说话,否则倒显得是偏袒自己人了,反要被人笑话,只能打圆场道:“‘玉’茹,他应该不是故意的,你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我让他出去,然后咱们开始上课好吧?”

  李睿见她站过来说话,也就息了跟那个‘女’教练继续争吵下去的念头,本来嘛,跟‘女’人吵架也不算本事,相反还很丢人,就想着出去,也顺便写作业。

  可他刚要动步,那‘女’教练又不依不饶的说:“潇潇,我不是不给你面子,而是他太可气了,居然说瑜伽垃圾,还说什么“简单的很,看一遍就能学会”,既然他这么狂妄,那就让他做几个姿势出来,看看他是嘴炮还是真有本事说这种话。他今天要是不做,我跟他没完!”

  张子潇闻言暗暗叫苦,埋怨的看向李睿,心说亲爱的你说什么不好,干吗非要说瑜伽垃圾啊,这话连我这个瑜伽爱好者听了都不高兴,何况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瑜伽教练,这可好,人家抓住这一点不放了,偏偏人家还有理,这可让我怎么帮你说话?讷讷的说:“呵呵,‘玉’茹,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也就是随口……”

  她话没说完,李睿抬手冲她一摆,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对那‘女’教练冷冷一笑,道:“瑜伽本来就很简单,如果不简单,也不会世界流行,谁想学都能学会。你让我做几个姿势出来,可以啊,简单得很,不过你要先演示一遍,我学着你的样子来。要是你演示完了,我做不出,那算我没本事。”

  那‘女’教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子也太狂了吧,居然敢说这种话出来,瑜伽号称软体芭蕾,对于身体的柔韧度与平衡‘性’都非常的高,不要说寻常普通人了,就算是修炼过瑜伽一段时间的学员,也未必能够做到学习某个姿势的时候一遍就会,而且,虽然学瑜伽的人很多,但真正‘精’通瑜伽的高手却很少,由此也能看出瑜伽术的难度,可眼前这小子居然放言看一遍就能学会,他可真是狂得没边了,呃……不,单是狂人也不敢说出这种话来,他应该还有点傻,要不是傻小子,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她又惊又气,羞恼成怒的叫道:“你要是做不出来只算你没本事吗?那可是便宜你了。我可以演示几个姿势给你看……算了,不用几个,我就随便摆一个姿势,你要是做不出来,哼,你就要向我道歉,要跪着给我道歉!”

  李睿刚要说什么,张子潇已经惊惶的扯住了他,道:“哎呀你就少说两句吧,我练瑜伽有几个月了,都不敢说这话,你还真是敢说……你赶紧出去吧,在外面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