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抄福特的底

  对李牧来说,如果要做汽车产业,绝不可能只做一个特斯拉。

  就算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但这个大势要在全球范围内铺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即便在国内,想要真正做到汽车销量里,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比例五五开,估计最要也要2020年以后,甚至2030年以后。

  在这之前,汽车市场的大部分江山,还是会被传统燃油汽车霸占。

  而且,李牧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资源深度整合,这种整合不是要把捷豹、路虎或者沃尔沃整合进特斯拉,成为一个更牛的特斯拉,而是要把捷豹、路虎、沃尔沃以及特斯拉相互整合,整合成更牛的特斯拉、更牛的捷豹、更牛的路虎以及更牛的沃尔沃。

  把特斯拉在电传动上的优势拿出来,把捷豹在豪华轿车、运动跑车上的优势拿出来,当然,趁他们还没有衰退的太严重之前;把沃尔沃在家用乘用车上的优势以及在安全驾驶上的优势拿出来,再把路虎在四驱、全地形适应上的能力拿出来。

  沃尔沃的产品线虽然很全,但一直相对小众,光靠他自己,累死也不可能卖的过丰田,但是如果沃尔沃搭配特斯拉,走混动路线,或许就能在混动这个方面弯道超车,直接把现阶段混动最强的丰田赶超过去。

  混动车、新能源车在前期虽然销量不大,但是在社会精英阶层的影响力还是很强的,在美国,类似硅谷这样的精英聚集地,盛行一种特殊的道德优越感。

  就比如那些互联网公司的大佬,身家上亿美元,住着上千万美元的豪宅,却非要开着一辆几万美元的丰田普锐斯,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需要这种道德优越感。

  当他们开着几万美元的普锐斯出门的时候,他们就有一种强烈的、“我在保护地球”的优越感,然后就可以站在高处,用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待那些开普通燃油汽车,甚至大排量燃油汽车的普通人。

  所以丰田普锐斯才会在北美的精英阶层备受追捧,企业CEO、高管、大学教授、基金创始人,几乎人手一辆普锐斯。

  未来,纯电的特斯拉,混动的沃尔沃,有可能就会成为这些精英阶层的新宠。

  随即,李牧询问戴维森:“有件事我想拜托你帮忙,能不能帮我约个时间跟福特高管聊一聊,我对他们手里的沃尔沃以及捷豹路虎感兴趣,如果他们有兴趣出手,我可以考虑拿下来。”

  说着,李牧又道:“对了,如果有其他汽车方面的资源,也麻烦帮我介绍一下。”

  戴维森惊讶的问:“你想把沃尔沃、捷豹、路虎都买下来?”

  李牧嗯了一声,说:“如果价格合适的话,都买下来也不是不可以。”

  戴维森说:“可是这三个品牌现在都在亏损,而且亏损的还挺严重,恕我直言,你现在没有汽车领域的相关经验,,没有一支专业的团队帮你搞定全球的供应商以及销售网,短期内根本不可能盈利,最后很可能会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李牧笑道:“不要紧,再过段时间就要开始启动IPO相关工作了,一旦顺利上市,至少会募资数百亿美元,随便拿出十分之一来,也足够把这些品牌拿下了,至于亏损更无所谓,就当是玩了。”

  说着,李牧又道:“说不定明年我就弄个拉力车队,再过两年就弄个F1车队了。”

  陈泽做梦都想着弄个车队,但也不敢奢望搞F1,现在正弄着一帮卡丁车手,在顺义的赛车场每天训练,在他的规划里,将来能弄一个三级方程式车队就已经是他最大的梦想了。

  至于为华夏培养出一位真正的F1赛车手,这基本上是陈泽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一级方程式赛车手的要求极其苛刻,多数都是从小就开始接受系统训练,从五六岁坐进卡丁车起,就不断的烧钱烧钱烧钱,一路烧到20岁,不但要有足够的钱烧下去,还得有足够的天赋,不然也熬不出头。

  培养F1赛车手,一定程度上比培养一位一线球员还要困难,起码足球不是一项烧钱的运动,天赋足够的情况下,有一个足球就够了。

  巴西那么多在街头土坷垃地踢球的少年,很多人最后成了一线球员甚至世界顶尖球员,但没听说过谁在贫民窟蹬前驱三轮,能把自己蹬成F1赛车手的。

  所以,李牧的想法,跟陈泽不一样。

  陈泽是想培养出一位华夏F1车手,李牧更想搞一个属于华夏的F1车队。

  比方说今年买了沃尔沃、捷豹、路虎,然后就去国内搞个新的品牌,新品牌很简单,直接把这三个品牌的技术整合到一起就行了,如果国内团队整合不好也不要紧,自己重金砸去挖最顶尖的团队,德国人、日本人或者瑞典人、意大利人,不就是钱吗?牧野科技有的是钱。

  等新品牌搞起来了,就直接砸钱搞车队,无论是拉力赛,还是英国房车赛,还是方程式,只要是砸钱能搞定的,都砸钱来做。

  先砸钱从三级方程式的底盘以及引擎供应商手里买现成的,把三级方程式车队搞起来,再砸钱到欧洲买顶尖的F1技术以及车队人才,雇佣海外车手,哪怕整个车队连车手带后勤全是洋人也没关系,因为它的总部基地在华夏,车队以及品牌的归属在华夏。

  只有这样,才能够把这项运动的真正精髓引入到华夏去,让华夏人民意识到,我们自己有这个东西,而且就在我们自己家里,这远比举全国之力培养那么一两个人才,然后送到海外去要好得多。

  换句话说,如果国内能够有水平足够高的足球联赛,那么把国内球员送到五大联赛,就不如放在国内联赛更合适,因为大环境的提升,永远比个体的提升要强得多得多。

  如果华夏真的培养出一位F1赛车手,而国内又没有车队的情况下,这位赛车手就只能在其他国家的车队里、披着其他国家的战袍征战F1,万一技术实力达不到绝对出色,一直吊车尾,那存在感简直弱到掉渣,很难激起国内民众对这项运动的真正热情。

  但是,如果把一个车队引入华夏,就等于是搬进来一整套的体系,自己还不会不要紧,先花钱请外国人来搞,只要这套体系搬进来,终有一天能够把华夏的车手,华夏的工程师团队培养起来,到那个时候,整个国内的汽车产业都会有所提升。

  一旦体系有了,整体实力上来了,好的车手必然也会陆续被发掘培养出来。

  戴维森有些搞不明白李牧的趣味。

  如果是爱好,那搞搞足球俱乐部也就算了,毕竟足球俱乐部花不了太多钱,而且不牵扯到什么产业链、供应链、销售链的问题。

  汽车跟足球俱乐部那可真是差别大了,看起来一个汽车品牌好像很风光,但除了能赚钱的那几个顶尖品牌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很苦逼。

  一半以上的汽车品牌是亏损或者微盈利的,投资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搞这么一个企业,一年亏大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真的是太正常了,也有十亿美元级别的汽车品牌,辛苦一年下来净利润只有几十万美元的,无论前者还是后者,对持有人来说,都是一块烫手山芋,一个盘不活的巨大资产。

  福特就是个标准例子,困难时期,手底下的几个品牌都亏的一塌糊涂,捷豹一个季度就能亏掉上亿美元,一年亏损几个亿。

  沃尔沃和路虎则是时好时坏,这个时好时坏,坏是指一年亏掉几亿美元,好是指一年亏个几千万。

  而且,大型工业的亏损,就跟失去动力的飞机差不多,上百吨重的重量从上万米高空直愣愣的栽下来,想救活它谈何容易。

  随便一个汽车品牌的生产线,占地面积都不可能小得了,用地成本、厂房车间的建造以及维护成本、设备的维护、更新、折旧成本,都是大数目。

  运营一条生产线,至少得有上千名工人,光是人力开支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还需要一支成本高昂的研发团队、管理团队、销售团队,这成本一点也不比生产线工人低;

  不仅如此,想造车,就要从全世界数百个供应商手里采购各种零部件,美元向长了翅膀一样,从工厂飞向世界各地。

  庞大的生产线一开起来,就等于是一捆一捆的美元一刻不停的往里扔,扔进去的是钱,造出来的是车,车运往世界各地,再换回钱来投入到生产线,如此便是一个跨越全球的大循环。

  但是,车卖不掉怎么办?成本一直投,出来的产品却换不成钱,或者换不到足够的钱,一个月持续不断的投入了一亿美元,除了一堆库存车之外,只回来五千万美元,这一下就是五千万美元的缺口,想维持生产线不停,就只能再往里面砸五千万。

  这时候,车打不开销路,无论是厂家还是经销商手里,库存车越来越多、资金压力越来越大,最后没办法就只能降价销售,否则经销商怕是先扛不住要退网了。

  作为一个十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估值的汽车企业,面对每年数亿美元的亏损,几乎是无力回天的,可是生产线又不能停,一旦生产线停了,经销商、工人立刻就会作鸟兽散,那样一来,整个品牌瞬间陷入瘫痪,这个估值十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的车企就会立刻变得一文不值。

  这种时候,扛不下去的车企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还没凉透,找个大型汽车集团把自己卖掉,大型汽车集团往往觉得自己体量大,渠道广,赚钱的实力也比较强,自以为能让这个品牌起死回生,于是决定抄底一把。

  只不过福特运气不好,几次抄底都抄在了半山腰上。

  不过,戴维斯并不知道,福特不只是在半山腰抄过底,还在山底下割过肉。

  沃尔沃、捷豹、路虎,都是福特的“抄底之作”,最后亏得一塌糊涂,没办法只能低价卖掉,结果被别人抄了个真正的底。

  现在,李牧想做的,就是提前抄福特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