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赚他一个亿

  由于小商品产业的繁荣发展,全国各地的人都涌入亦乌,并且覆盖了整个小商品产业链。

  有人在这里开档口搞批发,有人来这里批发货物回本地贩售,还有人到这里开厂,甚至给工厂供应原材料。

  小商品市场,是本地一个非常有特色的经济模式,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经济模式,在李牧看来,亦乌与横店影视城一样,是产业集中化成功的典范。

  但是,成功的背后也并不全是荣耀,最起码,在这个年代,亦乌的小商品市场里,还充斥着大量的盗版与粗制滥造,这几乎都来自于聚集在亦乌周围的小作坊。

  在亦乌的市郊周边,有许多隐身在民居里的小作坊,这些小作坊大都是家族化运营的小型工厂,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机器的轰鸣声都不绝于耳,塑料以及各种化工产品的气味也萦绕不散。

  经营一家这样的小工厂,并不需要太高的成本,一般都是租好地方、买一两台机器就先开工了,产品生产出来直接输送到小商品市场的各个档口,再由他们批发到全国,甚至海外。

  王中云今年四十岁,在亦乌打拼了十几年,八年前他用全部家当开了一家生产不干胶贴画的小工厂,趁着古天乐与李若彤那版《新神雕侠侣》赚了个盘满钵满。

  他当年眼光独到,知道古天乐和李若彤必然会爆红,不但跟竞争对手一样,把剧照都扒了下来制成贴画,甚至还托深市的朋友,去香港买了不少写真、杂志。

  当时他的策略是,只要有古天乐和李若彤彩色高清形象的刊物,无论是写真、杂志还是其他的什么,一概都让朋友帮忙买一两份回来,然后把这些生活照、写真照融合进古装剧照的版面里,一起印刷。

  那时候,王中云主要生产十六开与三十二开一版的贴纸,别人印刷这样的贴纸,也就是选一堆剧照素材往里一套,排版差不多就开机印刷。

  但王中云不是,他每一版都做“古今搭配”,用大家都有的剧照素材,搭配一两张大家没有的现代写真素材,一下子就与竞争对手拉开了差距,成了全国小学校门外小摊、文具店最火爆的贴纸产品。

  甚至,尝到甜头之后,他还专门找人把“新神雕侠侣”五个字的Logo用电脑做出精细的素材,然后把它当做自己产品的独有Logo,印在了每一张的右上角。

  这下可真是厉害了,武侠风范十足的“新神雕侠侣”五个字,瞬间成了学生们追捧的对象,也成了学生最喜欢的一张贴纸,许多人买了一整张,就是为了这五个字的Logo、为了把它贴在自己最想要的位置上,例如铅笔盒、书封、日记本、笔记本外皮。

  平均零售价高达四五毛一张的贴纸,成本价甚至连一毛钱都不到,但王中云因为自己的产品最抢手,出货价能做到惊人的两毛钱甚至更高,比其他竞争对手高出一大截。

  疯狂的时候,亦乌的档口摊主带着现金专门来他的作坊抢货,一天能卖掉上万张。

  借着这种超人一等的头脑,王中云几年时间就攒下了百万身家,而且贴画厂越开越大,到现在,他在亦乌一共有五条生产线,每一条都分散出去,每天能生产贴画数万张。

  从还珠格格到流星花园,只要市场上有爆款IP出现,王中云都能搭车赚上一大笔,而且他还不断加强自己的做工与工艺,别人都是随便印印,他则是不断改进工艺,甚至还专门增加了一道覆膜程序,让自己的产品更厚实也更耐久。

  这两年王中云一直没盼到市面上有爆款IP,台湾偶像剧虽然还是比较火,但也再没能重演流星花园的历史。

  回想流星花园,王中云经常一边抽着烟,一边跟人吹嘘:“想当年,哪怕一张A4白纸,只要印上彩色的F4照片,五毛钱一张都能卖得出去,我的贴画,经常被炒到一块几甚至更高的零售价格,那段时间亦乌批发市场都疯了,同样的东西,不印F4没人看,印上F4立刻被人抢光,这些批发商拿到各地去,也是第一时间被学生抢光,那时候印机只要一开,赚钱的速度跟印钱差不多!”

  台湾的F4肯定想不到,他们拍了一部流星花园,帮助华夏一个生产贴画的作坊主,赚到了人生中第二个一百万以及第三个一百万。

  流星花园让王中云实现了暴富,但也让他自那之后,都一直生活在流星花园的阴影里。

  说它是阴影,是因为自那之后,王中云再没能复制流星花园时期的巅峰,流星花园时期,所有青少年都蜂拥而至去买他们的贴画,流星花园一过,贴画市场的份额瞬间小了一半。

  他的工厂正是在流星花园时期扩张到五台设备的,而从流星花园热度过后,这五台生产线就再也没能全力运转过。

  一直到熊猫熊爆红,给王中云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利好。

  熊猫熊的爆红,已经成了全年龄段覆盖,它不像是神雕侠侣或者流星花园,买贴纸的用户都是一帮八九岁到十三四岁的青少年,熊猫熊的贴画现在能火到,高中生、大学生都会把它贴在自行车上、贴在书包上,二三十岁的出租车司机都会买一张贴画,把它贴在车门、车尾或者后挡风玻璃。

  据批发商反馈,老年人都喜欢把它贴在收音机上,因为这玩意在他们看来实在是太有趣了,拿来逗孙子都是一等一的好用。

  于是,熊猫熊的贴画,这次有了全民作为受众。

  嗅觉敏锐的王中云立刻把五台生产线的产能开到最大,又让老父亲从内陆老家招了七八个老乡过来帮忙,熟手带生手,确保生产线24小时不停转。

  大量的熊猫熊贴画被生产出来,从他的五个生产线分别汇入亦乌的小商品市场。

  王中云也知道自己的主业牵扯到侵权,所以他一直没有注册公司,就连生产线都是分布在五个不同的乡镇下面,这样一来,他不但可以最大程度规避风险,还可以避税。

  有些大客户找上他,希望他能够注册公司,这样能够走公对公的交易,但是他也打听过很多正规工厂,发现正规工厂还要纳各种税,而且与工厂对接的客户大多也都是公司性质,所以他们不走私账结算,收钱就得开票,开票就得纳税,一分钱都躲不掉。

  王中云哪愿意牺牲这部分利润,于是他大手一挥,以后不做任何公司客户,谁想要货都必须现金结算,不开票,也没票可开。

  反正他产能有限,开足马力还有大量商贩等着,这些人在小商品市场开档口,大都是定额缴税,所以他们进出货物也都是直接私账走现金,不用开票。

  最近这两天,王中云每天出货的贴画超过十万张,而且根本不愁卖,二十几个档口跟自己订货,十万张都还不够卖。

  而且现在经济发展比前两年又强了不少,民众消费能力也上去了,十六开的贴画一张零售价都卖到一块多,王中云出货价将近五毛一张,成本满打满算也就一毛钱左右,利润极高。

  每天出货十万张,每天进账五万块,净赚四万。

  王中云甚至专门抽空去请了一尊关二爷的财神像,供在自己家里,期盼着关二爷能够保佑他每天四万块钱赚够一年,哦不,两年,最好是三年。

  他老婆一直问他,熊猫熊真的能火三年吗?

  王中云说:“你也不看看熊猫熊是谁运营的,那可是李牧啊!华夏最牛的企业家,他搞的东西,要是火三个月就过气了,那不是打他自己的脸吗?所以你等着瞧,有李牧在,熊猫熊这玩意至少还能火三年!”

  “妈呀,火三年,那咱岂不是能赚四五千万?”

  王中云摆摆手:“四五千万你小瞧我了,我准备这两天就再上几套设备,这次我看准了一块新的市场!”

  老婆一脸惊讶的问:“什么市场?!”

  “汽车市场!”王中云说:“很多司机都买咱们的贴画,但是他们嫌贴画太小了,我就想,如果我们直接生产大贴画怎么样?十六开的贴纸上就印一张,这样贴在车上是不是更醒目?”

  说着,王中云又道:“司机都是有钱的主,哪怕是出租车司机也不差那几块钱,所以我们可以把价格定高一点,一张两块钱出,市场上让他们卖到四块,我相信依旧能卖断货。”

  “一张两块钱出?”王中云的老婆听傻了眼,说:“印十六开小画,和印十六开大画成本没差啊,卖那么贵能有人买吗?”

  王中云神秘一笑,说:“你放心吧,虽然成本没差,但是面对的消费者群体变了,小孩子肯定买不起几块钱一张的贴画,也舍不得买,但是大人根本不在意这点钱,尤其是车主!”

  老婆乐得合不拢嘴,说:“这么一来,那三年可不是得赚好几千万甚至上亿?”

  王中云点点头,说:“我的目标就是趁着熊猫熊这波,赚他一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