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时代

  如果把美剧《纸牌屋》里男主比作一名大学教授,那么施瓦辛格的政治智慧,在他的面前,也就勉强能到中学生的范畴。

  李牧发现,施瓦辛格虽然当选了州长,但从这次采访还是可以看得出,他的七魂六魄还都停留在娱乐圈里。

  娱乐圈的明星太善于曝光,也太热衷于曝光,所以从来都是放卫星,任何事情不管是否靠谱、成功率有多大,先丢出去博取一波眼球再说,这里面,演过孙悟空的某六老师就深谙此道,中美合拍十几年,拍不拍无所谓,卫星要现放出去。

  但是,真正有智慧的政治家,不会一味的追求放卫星,他会根据实际情况审时度势,需要早放的,绝不拖延;需要晚放的也绝不心急。

  在李牧看来,自己给施瓦辛格面子、去参加他的就职仪式,施瓦辛格千不该万不该,都不该这个时候就对外曝光。

  首先,施瓦辛格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曝光,确实让李牧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因为他觉得,自己成了施瓦辛格在媒体面前吹嘘以及抬高身价的一种资本,施瓦辛格整这一出,相当于是在两人关系之间增加了一道隔阂;

  其次,在李牧看来,即便自己算是一个重量级嘉宾,施瓦辛格也不该在这个时候提前曝光,提前曝光只是让人多少增加一些期待,但捂住秘密才能在关键时刻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后者显然要比前者更有冲击力。

  这就好像当年华夏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之后主动向全世界公布,给西方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反之如果提前到处叫嚣准备试爆核弹,先不说震撼还能有多大,这中间会招来多少麻烦,怕是想都不敢想。

  李牧把这个问题看得相对透彻一些,如果施瓦辛格能够为自己带来一定的利益,表面的关系起码还是要继续稳定的,毕竟他要在加州主政八年;如果利益问题得不到满足,就逐渐疏远、慢慢断了联系。

  就在施瓦辛格当选的第二天晚上,斯皮尔伯格、安妮·海瑟薇等好莱坞的演员与工作人员,乘坐国航一架波音4离开了华夏,李牧则准备在施瓦辛格就职仪式的前两天再从华夏出发。

  陈泽帮李牧牵线买的那架湾流g550早已经入手,李牧买它就是为了应对往返美国以及欧洲的需求,这次正好可以开出去遛一遛。

  由于施瓦辛格提前泄露了李牧的行程,以至于李牧在前往美国之前的这几天,一直都在收到各路媒体的咨询,甚至还有很多美国媒体想要趁机约李牧进行面对面访谈,李牧全让李紫薇推脱掉了,但没想到,《时代周刊》竟然也向李牧发来邀约,他们的总编表示,希望李牧能够成为下一期《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并且为李牧做一篇专访。

  李紫薇兴奋不已的把这个消息转达给李牧,喜悦的说:“李总,咱们华夏互联网企业家还没有人登上过这份周刊的封面!”

  李牧微微皱眉,问她:“是美国版还是亚洲版?”

  李紫薇脱口道:“美国版。”

  李牧印象中好像百度的李老板曾经登上过《时代周刊》的封面,不过那好像是亚洲版。

  《时代周刊》的影响力确实非常大,能够受邀成为封面人物,对李牧来说,也确实是珍贵的殊荣,不过他本人倒是不太感兴趣。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李牧现在已经出名出到极致,没必要抓住一份《时代周刊》太当回事,于是李牧便对李紫薇说:“我这次去美国的行程都已经安排满了,没有时间陪他们做专访,如果他们想用我做封面的话,我可以把我三岁生日那年与我爸妈的合影授权给他们,至于专访就算了,他们想写什么,随他们自由发挥吧。”

  李紫薇惊讶的说:“李总,这可是《时代周刊》啊!您可不能这么草率对待,多少人做梦都想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这对您来说,是个宣传的好机会,而且也是莫大的荣誉啊!”

  李牧笑道:“你是不是傻,论信息投放能力,《时代周刊》能比得上咱们?谁借谁宣传还说不定呢。”

  说罢,李牧又道:“行了,你也别太把《时代周刊》当回事儿,他们如果觉得我够分量登上他们的封面,具体写什么就让他们自己去写,我不管,不过我不会抽时间去配合他们搞专访,我们不需要一份《时代周刊》来抬高身价。”

  李紫薇吐了吐舌头,说:“那你干脆挑一张你比较帅气的照片给他们就是了,比如你当初在哈佛演讲时候的照片,我看有很多抓拍都抓拍的非常好。”

  李牧摆了摆手,笑道:“大家都选自己最满意的照片上封面,我也一样,我最满意的不是我自己的某一张抓拍,就是我三岁那年和爸妈一起照的生日照。”

  说着,李牧从办公桌上拿起自己的钱包,从中取出一张有些发黄的老照片,这张照片是在老照相馆拍的,李牧穿着妈妈亲手编织的小毛衣、拿着一束照相馆提供的塑料花,他的爸爸妈妈分别蹲在他的身边,两人一左一右扶着他的腰和背,虽然背景是**的壁画、显得很假,但一家三口都面带着自然又幸福的微笑,真切的不能再真切。

  照片的右上角还用烫金的字写着:“李牧三周岁生日留念”这几个小字,那烫金的笔画已经有些自然的斑驳。

  李牧把照片递给李紫薇,说:“你看,这张照片多有纪念意义,有我,有我的爸妈,还有我们华夏的标志性建筑**,仔细看还能看到飘扬的五星红旗。”

  李紫薇盯着照片看了半天,由衷感叹道:“干爸干妈年轻的时候可真是郎才女貌。”

  李牧点了点头,说:“颜值都很能打。”

  李紫薇嗯了一声,随后想到什么,急忙说:“李总,上美国版《时代周刊》,您这张照片是不是本土风格太浓了一点?”

  李牧无所谓的笑道:“我在他们眼里,除了有钱之外,能让他们感兴趣的,不就是我作为华夏人身上的异域风情吗?我要是穿个西装、打个领带,异域风情不就大打折扣了?”

  李紫薇抿嘴一笑,见李牧非常坚持,只好点头说道:“那行吧,我先回复他们一下,看看他们怎么考虑。”

  李牧嘱咐道:“对了,你告诉他们,内容怎么写都无所谓,但有一点必须要杜绝。”

  “您说,我转达给他们。”

  李牧道:“千万不要说我是上帝眷顾,或者是上帝保佑之类的话,告诉他们,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

  《时代周刊》的主编菲利克斯对时代华纳,也就是时代周刊母公司让李牧登上美国版时代周刊封面的决定有些不满。

  在菲利克斯看来,李牧确实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但这家伙骨子里是一个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对华夏甚至黄种人都有很强烈的偏见。

  他从未想过,要让李牧登上自己负责的美国版时代周刊封面,但没想到,时代华纳的高层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要求他必须把李牧定位下一期的封面人物。

  菲利克斯一边抗议,一边提出帅锅给位于香港的时代周刊亚洲版编辑部,在他看来,李牧反正是亚洲人,去上亚洲版封面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时代华纳的高层没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相反,还给他提了死命令,要求务必把李牧安排上下一期。

  菲利克斯意识到高层的意图强烈,这才差人给李牧的助理,也就是李紫薇发了邮件、取得了联系。

  菲利克斯本来觉得,李牧听说这个消息,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因为这对任何一位华夏企业家来说,都是绝对的殊荣。

  在菲利克斯看来,目前为止,还没有华夏企业家能够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而与华夏相隔不远的日本,也只是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sny创始人盛田昭夫这种在西方有多年名气积累的企业家才有这样的机会,李牧有望成为华夏企业家里的第一人,这对他来说,一定做梦都要笑醒了。

  正这么想着,他的助理跑过来汇报,称:“菲利克斯先生,李牧的私人助理刚才跟我通过电话了,她说李牧可以登我们的封面,但有几点要求。”

  菲利克斯冷哼一声,道:“让他上封面,他还有要求?”

  助理点点头,尴尬的说:“李牧指定了他三岁时与父母一起拍摄的照片,还说如果我们想让他登上封面,就必须用这一张照片。”

  “真是个臭狗屎!”菲利克斯冷笑道:“迄今为止,还没听说哪个成年人,会用儿时的照片上时代周刊。”

  助理无奈的说:“还有,李牧说他不接受任何采访,所以如果我们想写关于他的内容,只能自食其力。”

  “不接受访问?!架子可真够大的啊!”

  助理点头说道:“李紫薇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自由发挥,只要不对李牧刻意抹黑攻击就没问题。”

  说罢,他想起什么,急忙又道:“对了,还有最后一点,李牧说他是无神论者,所以我们写他的内容时,不能出现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