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挨骂要点头、挨打要站好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挨骂要点头、挨打要站好

  作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董事会主席,作为全美前五大私企的董事会主席,罗兰·马斯一向高傲无比,在他眼里,连美国总统都未必值得他去登门道歉,更何况一个20出头的毛头小子。

  罗兰·马斯率领的玛氏,与IT产业、金融产业以及能源、军工产业不一样,硅谷那帮人经常触碰各种反垄断法案,每天被美国政府搞得焦头烂额,很大精力投入在政府关系上,永远向华盛顿低头,金融产业也是一样,能源、军工这些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玛氏这样的公司还真的是一直过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日子,食品行业是一个永远不会触及反垄断法的行业,所以他们永远不用担心美国政府的制裁,而且只要产品质量把好关,美国的FDA,也就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不会跟他们过不去;

  而且玛氏几乎就是马斯家族的私有产业,为了保证对企业的独立管理以及绝对把控,他们只牺牲了少部分股份给家族外的股东,但从来没有考虑过上市,这样一来,强大无比的华尔街都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想用资本手段跟玛氏对着干也是不存在的,大家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

  再加上玛氏有着丰富的产品线、强大的品牌效应、覆盖全球的销售网络以及惊人的利润率,这样的企业虽然不是五百强里最强大的,但却一直是五百强里最稳定的。

  互联网泡沫会冲垮IT企业,但冲不垮玛氏的快消品市场;

  金融危机会冲垮金融企业、冲垮大量实体企业,但对玛氏这种食品行业的巨头来说,收到的影响要比其他企业小得多;

  如果把世界五百强比喻成领主时期的不同国家,玛氏不是这些国家里武力值最强的,也不是这些国家里地盘最大的、财力最强的,但它

  绝对是防御最坚固的,就像是四面都建起了马奇诺防线,让任何对手都找不到进攻的机会。

  但是,玛氏没有预料到,像自己这样的企业,其实也有一个致命弱点,这个致命弱点不在于政府态度,也不在于经济形势,而在于宣传舆论。

  玛氏与可口可乐这样的公司一样,每年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广告宣传,是全世界媒体眼里的大金主,所以玛氏一直觉得,自己的宣传资源非常强,市场公关能力也很强,媒体平时都要跟着屁股后面跪舔,就算出了点什么小丑闻,媒体也能帮自己遮掩过去。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如此强大的媒体资源,竟然还有一个隐藏的前置条件,玛氏的媒体资源之所以能在之前一直有效,是因为没有触发这个前置条件,而这个条件就是:别激怒李牧。

  如果不激怒李牧,玛氏的公关能力确实足以支撑起他们强大的防御工事,让他们的对手找不到进攻的突破口。

  可是,当李牧被激怒、主动向玛氏发动进攻之后,就会自带一个强大的Buff,这个Buff会让对手所有的防御失去作用。

  牧野科技本身就是现阶段全球覆盖率最大、影响力最强的门户媒体,而且覆盖的还都是每日接触互联网的阶层,在这个年代的社会中,能够每天接触到互联网的人群,就是这个社会最年轻、最有传播力的群体,在这种情况下,李牧几乎成了全球媒体都敬畏忌惮的存在。

  玛氏自己主动跟牧野科技对着干,而且还是用了碰瓷这种臭不要脸的营销手段,当李牧火力全开的时候,所有媒体都开始明哲保身,他们对玛氏的态度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暧昧,以前这些媒体对待玛氏的态度是:只要你投广告,怎么都行;而现在,这些媒体对玛氏的态度变成了:你投广告可以,其他的就算了。

  没有了这些媒体资源的帮助,玛氏才忽然发现,自己面对牧野科技,就像是一个作用百亿美元身家,却手无寸铁的孩子,而李牧,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兰博,不但能打,关键是比他还有钱的多。

  现在,玛氏被李牧在全球舆论面前花样吊打,一贯骄傲无比的罗兰·马斯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当董事会作出让他立刻登门道歉、负荆请罪的决定之后,他申请会议暂停,自己躲在办公室一连抽了多半包万宝路,这才回到会议室,当着所有人的面,悻悻的说:“我尊重董事会的决定,接下来,我会让我的助理立刻跟牧野科技取得联系,最好是能直接跟李牧取得联系,尽快前往华夏。”

  董事会的副会长吉米·马斯忽然开口道:“罗兰,我觉得你最好不要试图跟牧野科技或者李牧本人联系。”

  “为什么?!”罗兰·马斯看着一脸皮笑肉不笑的吉米·马斯,不由皱了皱眉。

  一直被罗兰·马斯压着打的吉米·马斯,是整个玛氏董事会的二号人物。

  他与罗兰·马斯是堂兄弟关系,俩人的父亲是亲兄弟,不过这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亲情,因为在百亿美元的商业帝国面前,亲情早就已经不值一提,亲兄弟都未必靠得住,更何况堂兄弟,更何况,一个兴盛了大几十年的家族,早就已经开枝散叶,每一个姓马斯的人,都有一大堆三代血亲,到了现如今的年轻一代,真的是数都数不过来。

  这么多人抢一锅饭,彼此之间关系能好还真是奇了怪了。

  罗兰·马斯一直觉得,全世界最盼着自己早死的人,恐怕就是自己这个堂弟吉米·马斯了,所以对他也是一直非常不爽,并且时刻保持戒备心理。

  吉米·马斯这时候一脸认真的说:“罗兰,李牧的原话是让你‘负荆请罪’,不巧我仔细研究过这个华夏历史上的小故事,人家廉颇披着荆条上门给蔺相如道歉之前,可没让自己家的管家先去蔺相如家打个招呼啊!你这一看就是没有诚意,以李牧的脾气,搞不好会更恼火,到时候我们大家更受你牵连。”

  罗兰·马斯被吉米·马斯的话气的顿时青筋暴起,他当着一众人怒喝道:“吉米,这件事情走到今天并非我的错,而我却决定为了大家的利益牺牲我个人的尊严,难道你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吗?”

  吉米·马斯撇了撇嘴,道:“我对你有什么感恩之心?之前的傻缺CEO也是你签字任命的,他捅了篓子难道你不要负责?再说,李牧公开指责我们的时候,是你决定不道歉,并且要跟他对着干的,现在发现干不过了,就说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利益牺牲你的个人尊严?你这个董事会主席也太会颠倒是非了吧?”

  说罢,吉米·马斯看着周围的众人,煽动道:“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

  一众人纷纷附和。

  有人甚至开口道:“罗兰,你可千万不要觉得我们在这件事上欠了你什么,就算你这次真负荆请罪、获得李牧的原谅,也不可能完全弥补你给我们带来的伤害!”

  “是啊罗兰,乖乖按李牧说的做,去华夏向他负荆请罪,否则我们立刻要求启动非常程序,先把你弹劾掉!”

  “嘿,如果弹劾掉罗兰,我自告奋勇做下一任董事会主席,到时候我愿意光着屁股去华夏找李牧道歉!”

  罗兰·马斯看着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人们,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在董事会里的人缘究竟有多差。

  罗兰·马斯这次激怒李牧、给玛氏带来巨大危机的一系列所作所为,确实激怒了大多数董事会成员,大家都在一口锅里吃饭,负责做饭的人因为失误,导致锅漏了个洞,锅里的饭还在不断减少,大家如果不记恨他还怪了。

  这时候,吉米·马斯见大多数人都很支持自己,便笑着说:“罗兰,我这也是一番好意,希望你要端正态度、好好向李牧道歉,挨骂要点头、挨打要站好,只有这样,才能争取他的原谅,尽可能为我们玛氏避免损失,也只有这样,才能稳住你董事会主席的位子。”

  罗兰·马斯心底愤怒,但面上还是微微一笑,点头说道:“请诸位放心,我一定会用十二分的诚意,换取李牧的原谅,也一定会想办法与他达成一个对我们最有利的共识,同时我也请大家不要担心,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如果我能代表玛氏跟李牧冰释前嫌,或许对我们来说,这会是一个新的发展契机也说不定。”

  这段话,罗兰·马斯说的毫无底气,他可不敢奢望李牧会真的跟自己冰释前嫌,并且与玛氏达成某种合作,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引开大家的关注点,以免这些人在吉米·马斯的诱导下,不断抨击自己在这件事上所犯下的错误。

  吉米·马斯自然听出罗兰话里的意思,他不屑的哼笑一声,道:“罗兰,别在这里给我们画饼了,以李牧的能力、地位以及脾气性格,我真怕你连见他的机会都没有,就算你真有机会见到他,我看这件事也未必能往好的方向发展。”

  罗兰·马斯愤怒的说:“吉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吉米·马斯耸了耸肩膀,一脸淡然的说:“没什么意思,既然你能乐观,我为什么不能悲观?至于最后的结果到底是好是坏,就看你的能耐了,光用嘴说没有意义,我们在这里等你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