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打死打残打服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打死打残打服

  李牧跟其他企业撕逼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一个朋友出面从中调停,就能让自己放弃诉求的话,那牧野科技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高度。

  所以,当斯皮尔伯格受托给李牧打电话求个人情的时候,李牧完全没有给斯皮尔伯格任何斡旋的余地。

  斯皮尔伯格作为一个商业意识很强的生意人,很明白这件事背后对罗兰·马斯,以及整个玛氏公司的重要性,他知道,如果自己能够通过人情去撬动李牧这个杠杆,对罗兰·马斯以及玛氏来说,价值极大,将来罗兰·马斯一定会用实际行动来感谢自己,于是他试图为罗兰·马斯求情。

  犹太人很会做生意,在斯皮尔伯格的眼里,他可以在这件事情里做一个中间商,他可以用人情向上游的李牧“购买”宽恕,然后再把宽恕向下游的罗兰·马斯出售,换取实际利益。

  在他看来,这是无本万利的生意,成了就大赚,输了也没有损失。

  所以,在李牧拒绝之后,斯皮尔伯格依旧恳求道:“李先生,罗兰也是我的老朋友了,我清楚他的为人,有些时候他确实容易冲动,但他本质并不是一个坏人,而且,这一次他跟您这边的矛盾,起因也是他的CEO做了错误决定,他本身并没想要这样,所以还希望您能高抬贵手……”

  李牧语气严肃的说:“史蒂芬,我们是好朋友,也是合作伙伴,所以当我拒绝你诉求的时候,你一定要分清其中的利害关系。”

  说着,李牧顿了片刻,又道:“我拒绝你的请求,并不是不给你面子,也不是跟你过不去,只是这件事,不是任何一个人出面求情就能解决的事情,再强大的磁铁,也吸不动塑料,因为这是两个维度的存在,你能明白吗?”

  斯皮尔伯格立刻就知道李牧话中的意思,他知道,李牧已经拒绝的非常彻底了,如果自己跟他的人情,比作磁铁,那么罗兰·马斯跟他的矛盾,就是塑料,自己用人情的磁铁可以吸起含铁的物体,但对塑料毫无用处。

  按照这件事极高的投资回报比来衡量,斯皮尔伯格很想再试一试,但是,脑子里的理智警告自己,现在自己已经触碰李牧的高压线了,立刻抽身后退还来得及,否则,别说帮不到罗兰·马斯,自己与他的关系都可能受到很大影响。

  于是,斯皮尔伯格立刻说道:“李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放心,这件事情我将来不会再说第二次。”

  李牧满意的嗯了一声,道:“既然你跟那个罗兰·马斯有交情,就替我告诉他,没有人能碰我的瓷,他既然碰了,就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否则全世界这么多企业排着队想来碰我的瓷,我怎么杀一儆百!”

  李牧说的轻描淡写,但语气中的毋容置疑与坚定果决还是让斯皮尔伯格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他被李牧的话吓出一身冷汗,这时候才明白,李牧已经把罗兰·马斯当做了杀一儆百的对象,想要在全世界企业家面前打一场碾压级的战争,一方面惩罚罗兰·马斯,另一方面也让其他人惧怕,甚至臣服。

  牧野科技的迅速崛起,就像是一个刚刚成立并快速发展的庞大国家,而它的周围,几乎清一色全是那些老牌强国。

  牧野科技为了树立起自己强大的形象,必须全力应对所有的挑衅,一旦有一个国家要跟它呲牙咧嘴,就必须把它按住了打、打的惨叫连连、哀声求饶。

  只有这样,才能让其他虎视眈眈的老牌强国忌惮、害怕,才能给自己争取到足够的尊重以及和平发展时期。

  李牧这样的战略制定,很大程度上是学习开国领袖的伟大战略,一个刚崛起的国家,一定要在第一场对外战争中全力以赴,这样才能让世界上那些豺狼虎豹忌惮。

  华夏长达数十年的和平发展,离不开当年在半岛北部那场艰苦卓绝的伟大战役。

  李牧作为根正苗红的华夏儿女,自然清楚这“第一次”的重要性,全世界想碰瓷自己的企业千千万万,不把第一个敢于动手的打死、打残、打服,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

  罗兰·马斯在接到斯皮尔伯格电话的那一刻,还期待着他能给自己带来一个好消息,没想到,他带给自己的消息,比自己预想中还要坏的多。

  他原本以为李牧只是因为很不爽,所以要跟玛氏作对,但是斯皮尔伯格的电话让他明白,原来李牧是想拿自己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除了字面意思之外,还有一层潜台词:鸡原本可能罪不至死,但因为要杀给猴子看,所以就“其罪当诛”。

  得知李牧对自己的态度之后,罗兰·马斯立刻慌乱起来,现在,整个玛氏都失去了喉舌,想跟李牧打宣传战已经是痴人说梦,任凭这件事继续发展下去的话,玛氏只会越陷越深,如果玛氏全球销量崩盘,那玛氏就等于去掉了半条命,很难再回到世界五百强、全美前三私企的巅峰地位。

  实体制造业的运作模式,相比互联网企业,整体上要慢上许多、笨上许多、重上许多。

  互联网公司就像是一辆轻量化、动力强、转向与刹车都很灵敏的汽车,可以急刹车,可以急加速,也可以急转弯。

  日常运营中,互联网可以直接通过直观的数据,看出当天自己网站、APP每天的活跃人数,如果出现蛛丝马迹般的波动,立刻就能洞察出来,并且直接进行调整。

  例如,一个购物网站,正常每天上午十点有50万在线用户、每秒订单数10个,但这天上午十点在线用户数有48万,每秒订单数8.5个,这样的数据一直持续,等到十点二十的时候,CEO可能就已经把运营负责人叫到办公室里痛骂一顿,十点半的时候,运营负责人可能就已经带着团队找原因了。

  如果是刚上的产品版块让用户不太满意,查明之后可以立刻下线、永不再上,这是急刹车;

  如果是产品某个版块出现了Bug,导致用户体验下降,技术部门可以立刻修复,这是急转弯;

  如果是竞争对手最近的推广力度有些大,抢走了部分用户,那市场部门可以立刻投入更多的成本与资源来提高推广,这是急加速。

  与互联网企业相比,玛氏这样的企业,无论是加速还是减速、转弯,都非常困难,更像是一艘巨型油轮。

  玛氏的每一款产品,都要先经过漫长的研发及测试,即便是食物也是如此,研发测试之后,想要投放市场,还要先建设一条甚至数条生产线、招聘及培训专业技工,然后再进行批量生产,这就意味着,起步加速都很慢,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

  就像巨型油轮,虽然运力很大,但起步慢、加速也很慢。

  日常运营中,一旦某款产品出了问题,或者整个产品线都出了问题,企业还不能立刻减产,因为减产的背后,代表着生产线与劳动力的缩减、代表着原材料单位成本的上涨、代表着单位生产成本的上涨,也代表着市场份额的拱手出让。

  生产线的运转更像是巨型油轮的运行,从零开始加速的过程要耗费巨大的动力,可一旦进入正轨,就可以保证稳定匀速的持续运转,中间如果需要减速,不能靠踩刹车就能实现,而是需要耗费大量的燃料进行反推,速度一旦掉下来,想再提速,又需要重新再向前做功。

  如果玛氏确定自己的销量未来不会再提升,那么现在减产固然是明智的选择,可问题就在于,玛氏现在还不确定,自己未来能否在短时间内,把销量重新提起来。

  罗兰·马斯心里很清楚,但凡还有一丝机会,玛氏都不能立刻减产。

  他现在的处境,很像当年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时候,奶农把牛奶倒进河里的操作。

  表面上看,万恶的资本家,宁愿把牛奶倒进河里也不愿意分给穷人。

  但仔细分析一下,其实,把牛奶倒进河里的根本不是资本家,而是奶农,这些奶农,可能比穷人还要可怜。

  在那个年代,牛奶市场行情一旦不好,资本家就会立刻停止采购、持币观望,因为只有货币才是没有保质期、没有库存压力的。

  而奶农手里的牛奶,则会因为无法变现而滞销,最后把牛奶倒进河里去的,也大多是可怜的奶农。

  同样是在那个年代,牛奶的保质期只有一两天时间,如果卖不掉就会腐烂变质,就算奶农想把牛奶送给比自己更穷的人,牛奶的存储、运输、发放,甚至宣传都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哪有就近倒了省钱?

  而且,奶农最惨的,就是一边明明知道牛奶卖不掉,一边还得继续喂养自己的奶牛、继续给自己的奶牛挤奶。

  原因是他们不能因为牛奶暂时卖不掉,就把自己的奶牛宰了,也不能因为牛奶暂时卖不掉,就暂停给自己的奶牛挤奶、减少奶牛的喂食,毕竟未来还要靠奶牛养家糊口,说什么也要先撑一波,撑到牛奶行情变好。

  这其实和生产线是一个道理。

  罗兰·马斯已经可以预见,玛氏的下一步,就将面临当年奶农面临的困境。

  这个时候,他也开始困惑,自己到底是选择硬抗,还是向李牧低头?

  负荆请罪,现在综合衡量一下,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https:///book_29069/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