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作妖

  李牧在国内互联网行业里埋头苦干了十几年,对每一家大企业、大平台的行事风格都非常了解。

  某度自不用说,别说自己平台的产品和资源了,就算自己平台的屁都是好的,不能随便放出去给别人闻,想闻得先掏钱;

  某里是把自己的平台打造成生态,说是完全开放,但从不真正开放,只开放给自己金字塔下的企业或者个人,说是扶持这个、扶持那个、扶持全世界的小微企业,其实核心的商业模式是把这些人扶持起来,同时又让他们死死跟自己的大生态捆绑在一起,让他们摆脱不了自己的控制,踏踏实实给自己贡献利润,这一点从某宝的广告竞价系统上就能看得出来,如果不是自带流量的网红开店,正常情况下的某宝店铺,店主如果一年能净赚一百万,那在竞价广告上的成本,大概率不会低于这个数,也就是你赚多少,某宝就赚多少,甚至更多。

  某讯基本上不会到处宣传开放,因为他们才是这个行业里流量资源最强大的企业,没有之一,他和某宝的情况不同,某宝自己的流量资源一直比不过某讯,他们说的平台开放,就像是卖布的老板对着卖粮的老板高呼开仓放粮的口号一样,多少有些鸡贼。

  就拿微信来说,%开放的平台,在这80%范围内的企业和用户,可以随意使用微信生态的开放资源,例如所有个人和企业都能够免费运营自己的公众号,并且撰写自己的宣传稿、进行自传播、运营粉丝,甚至拿粉丝变现,这些都是在微信开放的范围内,微信基本上也不会干预,更不会要求分走一杯羹,但是,剩下的20%,是微信给自己的缓冲地带,也可以理解为进退余地。

  如果对方恰好是在这20%以内的,微信为了自己的安全或者利益,就会加以控制,比如,如果对方的产品涉嫌违法,微信会进行封禁;再比如对方是很大的竞争对手,那自然也不能给对手借力打力的机会,最直接的体现形式,就是微信不允许直接分享、使用某宝的链接,这就是为了遏制对方借力打力的手段。

  相比这三家,李牧更认可微信这样相对君子的生态设定。

  某度那种全封闭的策略自然是最原始、最不长久也没有发展空间的一套;

  而某里的所谓全面开放、大力扶持、帮助全世界,说白了相对虚伪。

  李牧才不信一家以利润至上、要对所有投资人、股东、股民负责的上市企业,一出来不讲利润,满口都是“扶持”、“开放”、“帮助”这样高大上的字眼。

  企业不说赚钱说帮别人,这本身就是个悖论,你每天说帮别人做生意,结果别人还在生死线上挣扎,你却坐拥几千亿美元市值,先不说对错,只是这样的结果是不是有点太黑色幽默了?所以,在李牧看来,你赚钱就坦白说赚钱,别说自己对钱没兴趣、一切都是为了帮别人。

  所以,李牧愿意把自己的微博Titter,打造成微信那样的半开放,或者大部分开放的生态体系,我可以把大部分资源拿出来给其他个人和企业免费使用,但这些企业在我的地盘上获利,就必须完全遵守我的规则。

  如果违背我的规则,对不起,立刻给他断水断电断粮断空气,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

  如果他没违反我的规则,但触及了我的核心利益,对不起,也得给我滚蛋,甚至得承受我的全力进攻。

  说到底,就是要让这些企业和个人做事有个度,我可以搭个粥铺让大家免费吃上一口热乎粥,但如果谁吃饭的同时还惦记着我自己碗里的饭菜、惦记抢我们家房子,那就是他不识抬举,对不识抬举的人,如果还让他继续留在家里吃免费的饭,那不是开放、不是善心,是傻X。

  定下了这个大基调,李牧基本也摸到了自己未来整个产业的生态开放程度,大部分开放,小部分封闭,再搭配灵活有效的大层面调控。

  李牧希望自己的团队,能够更深入的明白,自己这个生态规则的核心要点,但是,市面上现在并没有某度、某里、某讯这样性格鲜明的企业可以做比喻,于是他想了想,换了一个思路,对所有人说道:

  “我们的生态开放策略,对普通用户相对简单得多,只要用户遵守我们的规则,那我们就给他们足够得自由度,但是,对企业的部分,应该像美国政府的军售一样有一套系统的评判标准。”

  “原则上,美国大部分的武器都可以卖给他国,只有少部分高精尖的武器不对任何国家出售,所以,我们把美国所有可出售给他国的武器,视作我们生态里可开放的部分,这里要重点说明的是,我们可出售给他国的武器,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可以买得到,还要针对不同的国家,制定不同的军售策略。”

  “打个比方,如果我们是美国政府,那么出于自身考虑,我们肯定不会对华夏,以及俄罗斯军售,因为他们都是我们的直接竞争对手;我们会对英法、日韩以及印度敞开供应,因为我们需要扶持他们、培养他们去抗衡我们的敌人;剩下的那些国家,我们要见人下菜单,伊朗不听话,我们就把武器卖给他的敌人,沙特有石油,我们就用武器去他们的手里换,至于那些第三世界国家,给他们自由,甚至给他们武器援助,剩下的,就顺其自然。”

  ……

  就在李牧刚制定完生态开放策略之后,感觉自己好像错失了整个世界的玛氏,开始作妖了。

  他们实在无法接受自己错失上次拍卖机会的失误,尤其是看到渴望获益巨大之后,更是悔不当初。

  在这之前,他们以为2600万美元的高溢价会成为一颗雷,他们故意让渴望接下这颗雷,然后炸个半死不活,但没想到,2600万美元不但没有一分钱溢价,反而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渴望几乎是拿买自行车的钱,买了一辆高性能的汽车。

  不甘心的玛氏忽然萌生出一个念头,他们想借这个机会炒作一番,起码也能从渴望的巨大获利中分一杯羹。

  于是,玛氏花钱公关了一大批媒体,让他们在自己的官方微博Titter上撰写报道,报道的内容,是所谓“披露李狗子微博推广资源拍卖的N个内幕细节”。

  在这篇报道中,所有媒体都只从十家参与竞拍的企业里,选出两个来进行报道,一个是最终竞拍成功的渴望,另一个就是最后竞拍失败的玛氏。

  在当初竞拍的时候,十家企业的名字都是隐藏的,所以观众在围观竞拍出价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出了那个价格,只有到最后宣布竞拍结束的时候,才公布竞拍成功的是渴望,至于其他九家企业分别是谁,微博官方只字未提。

  现在,这些媒体纷纷出来带节奏,故意放出玛氏的名字,放出玛氏的介绍,甚至在专题报道里宣称,当初竞拍的时候,身为世界五百强之一的玛氏,对这次竞拍志在必得,但关键时刻,他们的竞价系统出现了问题,以至于他们没能及时给出比渴望跟高的价格,才让渴望捷足先登,拿到了竞拍的最后胜利。

  这些报道一出来,便在微博Titter上被人为推动的各种转发,很快就上了微博Titter的热点榜单和热搜榜单,这几乎是微博Titter第一次人为操纵榜单的事件。

  这样的报道,给了玛氏一个很好的展示机会,同时,他们又将错失拍卖的锅甩到了微博Titter平台,又扮演一个受了损失的受害人角色,一下子博取了不少的关注度,对玛氏来说,他们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去和渴望争抢曝光度,他们甚至觉得,如果处理操作的好,甚至有可能用更便宜的成本达到更好的宣传目的。

  事发的时候正值燕京时间的清晨,李牧接到公司负责人通报情况之后,对这件事情大为震怒,立刻吩咐孔令宇:“立刻在微博Titter全方位封杀玛氏。”

  紧接着,微博Titter官方强力干预,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整个Titter平台上屏蔽玛氏集团,随后,对整个玛氏的宣传阵线进行大力轰击,具体的方法为:

  第一,火速撤掉所有相关榜单位置,热搜、热门话题决不允许出现任何与玛氏相关的内容;

  第二,玛氏的企业名称、玛氏的产品名称,在微博Titter全线成为敏感词,任何包含这些敏感词的微博Titter,都只有发布者自己能够看到,无法进行任何性质的对外传播;

  第三,玛氏的官方微博被禁言,微博Titter官方私下要求玛氏必须在24个小时之内,为自己的恶意营销道歉,否则将对官方账号做长达一年的封禁处理,并强制删除其所有粉丝,让其从所有粉丝的关注列表中消失;

  第四,技术在数据库对过去24小时所有包含玛氏的新闻报道进行了技术遴选,所有参与这次恶意营销的微博Titter账号,无论个人还是企业,全部禁言,勒令其通过官方邮箱发布诚意十足的道歉信,才有机会申请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