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战争片的灵魂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战争片的灵魂

  对于实力派的演员来说,拍戏效率要比一般演员高出许多,比如安妮·海瑟薇,虽然年纪轻轻,但演戏时的情绪、代入感都捕捉的非常到位,所以,这部电影最后的几组镜头,她的表现都堪称完美,情绪、表情甚至眼泪,说来就来,完全没有半点延迟。

  在李牧的记忆中,自己曾经看过的一部纪录片里,曾经提到过,许多比较敬业的女演员,为了在拍戏中能够做到随时流出眼泪,会一个人训练很长时间,找到一个随时能够让自己流泪的方式,如此在拍任何需要哭泣的戏份时,眼泪可以像水龙头一样随时打开阀门,但是对那些没什么敬业精神的演员,拍哭戏的时候,只要带着一瓶眼药水就够了。

  安妮·海瑟薇拍摄的这几组镜头,是整部电影正片里的最后镜头,不过这组镜头拍完,电影还没有完全杀青,还有一些戏份要在机场的场景内完成,毕竟电影的镜头拍摄顺序,和最后剪辑出来的顺序是完全不同的。

  这几组镜头拍完,安妮·海瑟薇眼眶依旧通红,泪流不止。

  斯皮尔伯格急忙上前安慰她,道:“安妮,别哭了,这场戏完成的很棒,开拍到现在,我们还从来没有这么顺利的一次完成这么多镜头,干的漂亮!”

  安妮·海瑟薇小心的擦拭着眼泪,对斯皮尔伯格说:“导演,你的剧本对他们两个真的是太不公平了,即便是泰坦尼克号,死后也找到了新的爱人、结婚生子,为什么到了你剧本里的角色,她就要在爱人去世后这么多年里孤独终老?”

  斯皮尔伯格微微一笑,淡然道:“我是觉得,人们应该像铭记爱情那样铭记历史,所以就需要你扮演的这个角色来做一个榜样和衬托,既然是榜样,那她就一定得比一般人投入的更多、牺牲的更多。”

  说罢,斯皮尔伯格又道:“战争一定是残酷的,但也不是绝对残酷的,可更不是绝对圆满的,所以一部负责的战争电影,主题一定是沉重的,沉重,是一部合格的战争片必不可少的灵魂!过分热血、过分轻松甚至过分圆满的战争电影,都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

  “华夏在二战中死伤人数超过三千万,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战争,以及在战争中发生的各种故事,都很难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所以我们让刘晔这个热血青年的角色,在长空中殉国,因为他是这个国家的军人,在国难面前,他本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那群人,如果他这个人物最终活下来,不足以向观众展示这个国家在抵抗侵略时的绝大付出;”

  “而之所以要让杜薇这种农家女孩的角色活下来,并收获圆满的爱情,是因为她代表了这个国家的寻常百姓,在战争结束之后,她就应该享受到和平带给她的生活,如果她也死于战争,或者她最后也没能收获幸福,不足以向观众展示正义,以及和平的珍贵程度;”

  “所以,综合这些来看,士兵在正义的战争中为了捍卫正义而战死沙场,百姓在这些人的牺牲下,享受和平的生活,这才是一场战争最后应有的结果。”

  安妮·海瑟薇沉默半晌,轻轻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谢谢您。”

  斯皮尔伯格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赶紧去卸妆吧,咱们得回机场了。”

  安妮·海瑟薇点点头,和莱昂纳多以及杜薇一起回到了负责化妆的帐篷里,李牧一直在回想斯皮尔伯格刚才说过的那段话,心里很受触动,并且深以为然。

  现代影视行业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展现人类历史上的战争,其中最热门的题材,就是对全人类影响最大、伤害最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过,许多战争题材的影视剧都没有抓住斯皮尔伯格所说的沉重点。

  既然是战争,无论站在任何角度看,都是一件沉重无比的事情,对正义方也好、对邪恶方也罢,对获胜者也好,对战败者也罢,都是如此。

  所以一部优秀的战争电影,在重现战争某些场面的同时,一定要让后人感受到战争的沉重,因此对战争充满敬畏、警醒与反思。

  如果一部战争电影完全是一腔热血,看得人热血沸腾,只想抱着枪冲锋陷阵,那这绝不是一部优秀的战争电影,甚至不是一部合格的战争电影,因为它在鼓吹战争,在用热血包装战争。

  如果一部战争电影用喜剧、荒诞的方式呈现,看的别人消除眼泪、前仰后合,那这也一样不是一部合格的战争电影,战争是人类之间的相互残杀,无论站在任何角度上,这都不是一件能让人发笑的事情。

  所以,斯皮尔伯格才不愿意去呈现一部完美结局的战争片,三千万人死伤的战争,五个主演如果都活下来并且幸福美满,显得战争跟过家家似的,要是全死了,又显得格外黑暗,如果牺牲后的世界依旧那么绝望,那牺牲还有什么意义。

  仔细想想,李牧觉得斯皮尔伯格这样的大佬,果然像是顶尖的厨师一样,把火候拿捏的非常精准,李牧仔细回想一下他的几部经典战争电影,确实都在沉重的主基调上,又给人带来希望。

  比如《拯救大兵瑞恩》,开场的诺曼底登陆残酷无比,随后以汤姆·汉克斯为首的特殊小分队为了拯救瑞恩而深入战场,最后付出巨大的牺牲,以至于连主演汤姆·汉克斯都牺牲了,就是为了换回一个大兵瑞恩的姓名,沉重吗?固然沉重,但依旧又希望与温暖,尤其是当瑞恩作为家中四个儿子里唯一幸存的一个回到美国之后,人们才意识到,这就是汤姆·汉克斯牺牲的目的,让瑞恩回家、让他回到父母身边、让他在和平年代里传承他的血脉,让他在年过古稀的时候,带着自己的家人一起,来到汤姆·汉克斯的坟墓前悼念。

  再比如《辛德勒的名单》,无数犹太人被德国人残酷冷血的屠杀,使得这部电影通篇都充满了绝望与黑暗,就像是一场永不会放亮的长夜,但即便这样,依旧有辛德勒在拼尽全力拯救面临屠杀的犹太人,并且最终成功把他们中的一部分带出了死亡的魔窟,所以当大量犹太人后裔前往辛德勒的坟墓前迪悼念的时候,人们会明白战争的残酷,也会明白拯救他人的意义,更明白和平的重要性。

  再回过头来看《飞虎队》这部戏,戏中一共有五个主演,除了汤姆·汉克斯扮演的陈纳德之外,剩下的四个在剧中,刚好是两对华夏与美国的跨国恋人,美国飞行员和华夏农家女、华夏飞行员与美国女护士。

  其中一对恋人修成了正果,也就是莱昂纳多与杜薇饰演的角色,而刘晔与安妮·海瑟薇饰演的这一对恋人,则是全片最具悲情色彩的两个角色。

  刘晔饰演的角色在青春年华中驾驶战机保卫祖国领空,最终壮烈殉国,安妮·海瑟薇饰演的角色带着那份深情、带着刘晔唯一的一张照片孤独终老,他们两个人,就是要让观众明白战争的残酷,以及战争需要付出的牺牲与代价。

  真当李牧静下心思考斯皮尔伯格说过的话时,韩子立老先生的儿子来到李牧面前,有些紧张的说:“李先生,我是韩子立的儿子,几位老人家有个请求,又不好意思亲口过来跟您说,所以想让我转达给您……”

  李牧忙道:“您说,能实现的我们一定尽量实现,决不让老先生们失望。”

  已经年过五十的韩子立儿子开口道:“是这样,咱们剧组不是还原了一个当年的战时机场吗,刚开工和刚建成的时候,我父亲和孙伯伯他们都过去参观过,不过那个时候飞机都还没运到,后来听说剧组从美国运来了几架老飞机,我父亲他们还在猜测是不是P-40C,正好昨天您发的微博在电视上报道了,我父亲他们都看到了你们拍照时背后的那几架鲨鱼涂装的P-40C,那个激动啊,就盼着能去看一看、摸一摸,因为他们当年在飞虎队,驾驶的都是这个机型,所以想让我来问问您,是否方便,会不会打扰到剧组正常拍摄……”

  几位老人确实对当年的座驾魂牵梦绕,那一架架画着卡通大鲨鱼的老式战斗机,承载着他们的记忆、他们的热血、他们的青春、他们所有的家国情怀,也承载着他们这一生最伟大、最高光的时刻,他们做梦都希望能够再摸一摸那带着铆钉的蒙皮、那宽大厚重的螺旋桨,以及那大鲨鱼猩红的血盆大口。

  李牧一听这话,当即便毫不犹豫的说:“这个没问题,我立刻安排,待会儿让那辆丰田考斯特直接带几位老先生和你们一起过去,另外那几位从美国来的老飞虎队员和他们的家人也一并邀请上。”

  韩子立的儿子立刻兴奋的点了点头,说:“太感谢您了李先生,我这就去跟他们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