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这就是差距

  

  一直到李牧乘坐御用马车出了白金汉宫,他也没闹明白,这个爵级大十字勋章到底有多大含金量。收藏本站

  因为觉得胸前带着一块勋章出门太傻,李牧在马车上将勋章摘了下来,放在了那个盒子里,然后交给了同在马车里的李紫薇,道:“紫薇,帮我收一下吧。”

  李紫薇点了点头,结果李牧递过来的勋章,把自己的勋章也摘了下来,随后放进盒子,然后都装入了自己的包里。

  安妮海瑟薇也摘了勋章,但是不舍得收起来,而是捧在手心眼睛不眨的盯着看,看了片刻,眼圈竟然都看红了。

  李牧忍不住调侃她:“安妮,一块勋章而已,不至于哭了吧?”

  安妮海瑟薇看着李牧,无比认真的说:“这枚勋章太珍贵了,全世界可能也不过一两百个,所以我心里特别恍惚,总觉得像做梦一样。”

  李牧笑着说道:“你也不是英国人,这无非就是个名誉罢了。”

  安妮海瑟薇格外认真的说:“单单这个名誉,就已经是无价的了……”

  欧美的白人在文化根源上同归一宗,所以他们对王室有着特殊的臣服情怀,即便王室已经不再治理国家王室授予的荣誉格外重视,对李牧这个根正苗红的华夏人来说,他对这些倒是没有什么特殊情感,对王室也只是出于礼貌性的尊重,当然,作为一个商人,商业角度上,李牧对王室光环的社会影响力,也有一定的利用心理,自己不是王室成员,但可以利用王室成员来提升欧美人民的认可。

  李牧心里倒不觉得这是多大的荣誉,总觉得这就是一个正常的礼尚往来,而且算下来,王室要占了更多便宜,毕竟授勋是他们独有的特权,这东西也没有什么实际成本,但是相比之下,自己给威廉送出的大礼包实际价值之高,千金难换,而且,其背后的成本也是实打实的,基本上等于白送给威廉一个大项目。

  皇家马车在皇家卫队的护送下,一路来到戴维森等候的那座附属宫殿,戴维森已经提前收到消息,在自己的车队旁边等候。

  马车在车队旁边停下,皇家卫队的队长亲自打开马车的车门,李牧先下车,又非常绅士的将李紫薇以及安妮海瑟薇一一搀扶下车。

  戴维森急忙走了上来,问李牧道:“李先生,我们可以准备出发了吗?”

  李牧点了点头,笑道:“不好意思,戴维森,让你久等了。”

  戴维森轻轻一摆手,笑着说:“能够陪同你来白金汉宫接受女王的邀请,是我无上的荣幸。”

  作为goldberg家族的负责人,戴维森能够掌握或者调动的资产,要比王室强出不少,不过,即便他如此,他也要对王室表示应有的尊重,毕竟那是他的君主,如果任何一个英国公民对王室不敬,必然会遭到整个英国的反对与抗议。

  李牧把勋章的礼盒交给了李紫薇,交代她与安妮海瑟薇共乘一辆车,随后他又与皇家卫队的队长道了声谢,做完这些,这才对戴维森说道:“咱们走吧。”

  戴文森点点头,眼神却瞟向了李牧递给李紫薇的礼盒,他自己也是授勋过的,自然看得出那礼盒是用来装勋章的,看来,女王刚才在白金汉宫给李牧授勋了。

  不过,勋章虽然有别,但礼盒外观看起来却没什么差,所以戴维森也不知道李牧被授了什么级别的勋章,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好奇。

  紧接着,戴维森眼神又瞥见了李紫薇的另一只手里,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礼盒,甚至安妮海瑟薇手里也有一个,这让他更加惊讶,女王难道给她们俩也授勋了?安妮海瑟薇名气并不算大,而且年龄也很年轻,白金汉宫从来没给年轻演员授勋过,正常情况,英国本土演员,至少要成为国际一线或者准一线才有机会授勋,非英国演员想授勋,基本上必须得是国际巨星。

  可是,安妮海瑟薇作为一个美国年轻女明星,怎么看都不具备授勋的资格啊……

  如果说安妮海瑟薇没资格授勋,那在他看来,李紫薇就更没理由授勋了,女王给世界各地的名人都授勋过,但是,还从来没给名人的助理授勋过,这就跟诺贝尔奖一个道理,任何一项诺贝尔奖,都授予给直接创造结果的人,即便有时候同一项成果会授权多人,那也是因为这多人都为这个结果创造了最直接的贡献,绝不会把某一个创造结果的人的私人助理也列入授予范围。

  女王给李牧的私人助理都授勋了,这个,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揣着一肚子的好奇,戴维森与李牧共同坐进了自己那辆劳斯莱斯。

  随后,车队在皇家卫队的一路护送下离开白金汉宫,开始前往曼彻斯特。

  车队飞快行驶,车里却格外静谧,后排车座与司机之间也被完全隔绝开来,不过即便如此,戴维森还是非常小声的问李牧:“李先生,刚才在白金汉宫,女王给你授勋了吗?”

  李牧随意点了点头:“授了。”

  戴维森一脸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模样,笑着问:“女王给你授的是什么级别的勋章?”

  问出问题的时候,戴维森自己心里已经猜测了最可能的答案,他觉得,女王这次应该授了李牧一个cbe,也就是五个等级中,处在最中间的那一级,因为以往的经验来看,外籍企业家精英授勋,cbe就是最高等级,没见过企业家比cbe更高的。

  李牧想了想,轻描淡写的对戴维森说:“女王说是爵级大十字勋章。”

  “what?!”

  戴维森瞬间惊的目瞪口呆,眼珠子似乎都要蹦出来了,脱口道:“爵级大十字勋章?!你确定是这个级别?”

  爵级大十字勋章,那可是最高级别的帝国勋章了,先别说能拿这个勋章的人少得可怜,就算是这少的可怜的人中,在授勋的时候,大都已经半截身子入黄土了,李牧这么年轻,又是个外国人,怎么能拿到帝国勋章的至高荣誉?

  李牧却很是淡然的点头说道:“就是这个级别。”

  “我的上帝……女王一定是疯了……”戴维森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依旧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之中无法自拔。

  李牧故意调侃他道:“怎么,你觉得我是不配接受这枚勋章?”

  戴维森急忙摆了摆手,一脸惶恐的解释道:“李先生您可千万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太过于惊讶了,因为……因为王室确实还没有过这样的先河,所以让我感觉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也是因为我对这套制度根深蒂固的理解,并不是因为您得到这枚勋章,我才觉得不可思议,还希望您能够理解……”

  李牧哈哈一笑,道:“戴维森,不要这么紧张,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戴维森松了口气,感叹道:“爵级大十字勋章实在是太珍贵了,这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真的要恭喜您,成为有史以来,获得这个勋章的人中,最年轻的一位。”

  李牧笑道:“你我处于于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背景以及不同的社会环境中,你有你的价值观,我也有我的价值观,世界这么大,到目前为止,全球各地的人除了在硬通货上有统一的价值观之外,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截然不同,有些东西对我来说很宝贵,但对你来说未必值得一提,有些东西对你来说很宝贵,但在我眼里未必能够苟同,就比如这个爵级大十字勋章,对你们英国人来说,意义可能非常大,但是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荣誉称号,既然是荣誉称号,第一级和第五级实际上能有多大的区别?”

  戴维森微微一怔,随即便很快明白过来,自己对这个爵级大十字勋章极度看重,那完全是因为自己这套价值观在作祟,而李牧不在英国出生、长大,没经受过这套价值观的教育,所以这个自己极度看重的荣誉,在李牧眼里,即便算不上不值一提,但也绝对不至于让他激动兴奋。

  想到这儿,戴维森瞬间释然了,他也在瞬间明白,为什么李牧能够得到这枚顶级的帝国勋章。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李牧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以前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奇葩,全世界尚且还能找出一堆拿过爵级大十字勋章的人,但是想再找出一个李牧来,绝对是不可能了。

  所以,这么看来,戴维森终于明白李牧那份淡然、那份不在意是源自什么,问题的关键,不是李牧衬不衬得上这枚勋章,而是这枚勋章是否衬得上李牧,搞不好王室成员在他面前的时候,心里也会自卑,毕竟自己在他面前的时候,就曾产生过自己一无是处的念头。

  戴维森想到这里,那种在李牧面前一无是处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

  人家拿爵级大十字勋章gbe的时候都云淡风轻、毫不在意,当初自己拿个cbe还激动的一宿没睡觉,想来,这就是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