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布一个大局

  

  算法就像是一台老虎机,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台机器设定的盈利比以及清算周期是多少,同样是盈利比60%,有可能吞100吐40块,也有可能吞1000才吐400,60%是盈利比,100或者1000,是清算周期。

  一台粗陋的老虎机都有自己的算法,更何况一家互联网公司、一个上亿用户的产品。

  算法对互联网公司来说,是一套非常隐秘的核心逻辑,它就像是一条高机密的生产线,整个都藏在连窗户都没有的厂房里,外面的人看起来,就看到一堆零件和原材料被送了进去,然后一枚枚导弹就被生产了出来,但到底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外人根本就摸不透。

  Twitter的每一条算法逻辑,都这是整个事业部的核心机密,绝不会让外人知晓。

  在算法层面上做一些猫腻,用户往往是察觉不出来的,这样对用户的伤害也可以降到最小甚至忽略不计。

  牧野科技Twitter事业部的总架构师以及技术总负责人,是李牧手里的技术王牌方旭东,李牧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他的手机,把调整算法给施瓦辛格增粉的需求告知了他。

  方旭东本身就是从硅谷回来的,很清楚竞选州长的意义重大,而且恰好又是加州的州长,如果李牧这次压对宝,一旦施瓦辛格当选,对牧野科技在硅谷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方旭东不敢有任何耽搁,立刻开始着手算法调整,仅仅过了二十分钟,调整后的临时算法就开始启用了。

  临时算法的逻辑是,全球各地的Twitter用户,只要他在线,那么在他刷新Twitter页面的时候,就有概率看到施瓦辛格出现在自己页面上“你的好友也在关注”一栏。

  不过,根据用户登录IP的不同,概率也有所不同。

  比如,美国全国用户有20%的概率,也就是每刷新或打开五次Twitter内页面,就会看到施瓦辛格一次;

  同在北美的加拿大触发概率为15%,欧洲、澳洲的触发概率为10%,亚洲的触发率为5%;

  而美国用户中,加州用户的触发率还有额外的增加,达到了25%。

  这套临时算法一上线,施瓦辛格在Twitter上的曝光度迅速增加,粉丝数量也立刻开始了急剧攀升。

  上线十分钟,施瓦辛格增粉十万,这让在电脑前的施瓦辛格目瞪口呆,整个竞选团队也都在他的竞选办公室内盯着粉丝数据,同样被这样迅速的增粉所震惊。

  又过了十分钟,再次增粉十万!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第三十分钟,粉丝再增十万!

  算法的好处是效果表现异常平顺,在概率层面上的波动较小,用这样的算法去覆盖全球过亿Twitter用户,它的转化率在短时间内不会开始衰减,唯一的波动并不是转化率的波动,而是随着Twitter在线人数的波动,同样的概率也会产生绝对数量上的高低不同。

  不过,总在线人数在半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的时间轴内,基本上也是非常稳定的。

  算法上线一个小时,施瓦辛格Twitter的粉丝增长了61万,由于粉丝增长,施瓦辛格所有Twitter内容的阅读、评论、点赞以及转发数也都在直线上升,许多普通民众对他的政见都表示了赞同,这给了施瓦辛格内心很强的前进动力。

  “牧野科技的信息投放能力真的是太强大了!”激动之余,施瓦辛格连连感慨。

  怪不得这家公司能够被全球用户疯狂追捧,甚至被全球资本疯狂追捧,这家公司的实力之强大,已经超出了现阶段其他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

  竞选顾问也唏嘘感叹:“如果我们能够跟牧野科技深入合作,竞选的事情不但会极大的增加成功率,还能最大限度降低竞选的资金投入,如果我们能够在确保当选的前提下,把资金投入降低下来,就可以减少一些政治负担。”

  施瓦辛格很明白竞选顾问口中的“政治负担”是什么,无论是竞选州长,还是竞选议员、竞选总统,拿钱出来支持竞选的个人与企业家,其实都是天使投资人,他们才不是因为政见相同,或者因为对国家以及候选人的热爱,才拿出大笔钱财出来赞助竞选,他们赞助竞选,其实就是一次风险投资。

  投资人就像是投资企业一样投资竞选,大笔的资金砸进来,期待的是能从中得到更高的资金回报,而一旦竞选人成功当选,就像是企业成功上市一样,投资人就要开始套现获利。

  如果前期竞选拿了一千万美元的竞选投资,那么自己当选之后,就要在自己的位置上,给对方带来数千万的竞选回报,这数千万美元的回报,就是政治负担。

  在美国,无论任何竞选,最消耗经费的就是宣传推广,而这恰恰就是牧野科技最最擅长的领域。

  这时候,竞选顾问忽然开口:“施瓦辛格先生,如果我们能找牧野科技的YY网来给阁下做个专访,那就再好不过了!YY网的流量非常大,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门户网站,而且它搭配YY,每天都会进行一次新闻推送,如果牧野科技能把阁下的专访放在YY的新闻推送里,那不但会给您带来大量的曝光,还能向全美甚至全世界宣传你的执政理念。”

  施瓦辛格也是听的有些心痒难耐,YY的推送有着怎样的魔力,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真能拿到那样的顶级资源,对自己的竞选会起到巨大帮助。

  只是,施瓦辛格也实在不好意思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频繁麻烦李牧,两人毕竟并不认识,这次也是通过詹姆斯·卡梅隆导演,又通过莱昂纳多来牵线搭桥,别人愿意帮助自己一次已经是非常难得,这时候如果再得寸进尺,怕是会引发对方的反感,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施瓦辛格对自己的竞选团队说:“牧野科技那边,我们需要循序渐进的与他们拉近关系,不能短时间内频繁向对方伸手提要求,否则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竞选顾问点了点头,说:“牧野科技还是要当做一个长期的深度合作伙伴去处理,因为他们不但能在我们竞选的环节上给予巨大帮助,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在我们竞选成功之后持续提供帮助,想一想其他的竞选出资人,他们只能给我们提供资金上的帮助,可一旦我们竞选成功,我们就不再需要他提供的那点资金,所以就进入到了我们的纯回报阶段,而牧野科技则不同,我们当选之后,更需要强大的信息投放能力,到那个时候,我们更需要牧野科技。”

  施瓦辛格非常赞同的说道:“牧野科技是最完美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不过想实现这个目标,还得一点一点与他们增强合作,并且一点一点的透露给他们一个信息:如果他们帮助我赢得竞选,那么我上任之后一定会给牧野科技足够的政治回报。”

  ……

  正在和安妮·海瑟薇以及温蒂·高柏逛酒庄的李牧,此时的心已经完全飞出了这座历史悠久的酒庄,他对红酒不感兴趣,不懂,而且也不是很喜欢,所以他看着那些古老的橡木桶,心里想的却是如何能够和施瓦辛格实现政治捆绑。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自己只是用算法帮助施瓦辛格增加一定量的粉丝,那么这是很难形成捆绑的,甚至都很难让自己与施瓦辛格走的更近。

  为了牧野科技长久的美国布局以及利益,李牧必须要围绕施瓦辛格布一个大局,与施瓦辛格实现强捆绑,在未来他担任加州州长的八年里,成为他最密切的战略合作伙伴,提前锁定加州的政治利益。

  不过,想和施瓦辛格成为战略层面上的合作伙伴,一定还要再加把劲儿。

  不过,李牧心里可以确定一点,那便是施瓦辛格一定比自己更渴望合作,所以这样一来,自己反而就占了主动权,因为只要自己主动抛出橄榄枝,施瓦辛格一定不会拒绝,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施瓦辛格,他此刻一定没有自己这种自信,他会担心,如果他主动向自己提出合作,自己会拒绝他。

  想通了这一层,李牧对安妮·海瑟薇以及温蒂·高柏说:“抱歉女士们,我要出去打个电话。”

  安妮·海瑟薇点头一笑,说:“请便。”

  温蒂·高柏说:“酒窖入口旁边有一间品酒室,那里没有人。”

  李牧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拿着手机朝着品酒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品酒室内,没有了外面那些硕大的橡木桶,取而代之的,是一瓶瓶斜着摆放在格子酒架上的瓶装红酒,四面墙几乎全都被红酒占满,中间有几张精致的木桌椅,搭配着暖色调的灯光,显得很有格调。

  李牧掏出手机,给身在硅谷的林清雅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李牧便把施瓦辛格的事情告诉了她,林清雅并不知道施瓦辛格找李牧寻求帮助,也不知道Twitter已经临时更改了算法,开始给施瓦辛格导量,不过聪慧无比的她,刚一听说这些,就立刻意识到,这里面有巨大的政治利益,这种利益有着强大的长尾效应。

  她难掩激动的说:“李总,施瓦辛格竞选加州州长,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机会,美国每个州都有自己的立法权,如果我们与他建立强大的关系,将来他能给我们带来的回报,可能远超我们现阶段的想象。”

  李牧说:“我也是这么考虑,所以我决定要主动出击。”

  林清雅急忙问道:“您想怎么做?”

  李牧说:“你给施瓦辛格打个电话,就说希望找个机会登门拜访,到时候,你带上一个能力足够、嗅觉敏锐、脑子足够灵活又信得过的人过去。”

  林清雅道:“好的,我这里有合适的人选,是我从华夏带过来的一个姑娘,非常符合您的要求。”

  “好!”李牧欣慰的说:“见面之后,你找个合适的机会,当面告诉施瓦辛格,就说我们牧野科技可以全力帮助他赢得竞选,并且愿意在将来与他进行长期的战略合作,我相信他一定会答应,而且会欣喜若狂,到时候,你就直接把你带过去的那个姑娘安排给他,临时加入他的竞选团队,专门负责代表牧野科技,实时对接他在竞选上的所有需求,这么大的诚意,他怕是要感动坏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