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李牧他人呢?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李牧他人呢?

  谢过了温蒂·高柏,李牧便独自留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王元朗三人被安排在了隔壁,而李紫薇则跟自己不在一层。

  在李牧休息的这段时间里,整个Goldberg庄园的客人们都在打听李牧的房间位置,有人甚至主动前来寻找,但一进入Goldberg家族自居住的区域内,就会被身穿黑色西装、绅士无比而又不给任何余地的工作人员拦住。

  外人想进去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有Goldberg家族成员的邀请;第二,有居住在里面的客人的邀请。

  在劝退了一大波人之后,其他跃跃欲试的客人们也都放弃了这个念头,转而将希望寄托在了稍后即将举行的晚宴之上。

  晚上七点,有人轻敲李牧的房门,李牧从床上起来,推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换了一身装扮的温蒂。

  可能是为晚宴做准备的缘故,温蒂换上了一身宝蓝色的晚礼服,身材在晚礼服的包裹下,处处显露出完美的曲线,金色的长发优雅的盘在脑后,白嫩如玉的脖颈处,佩戴着一串闪耀的钻石项链,美丽而优雅。

  许多男人看斯嘉丽·约翰逊,会觉得这个女人容貌中上,但气质独特,浑身散发着一种野性的性感,容易让男人产生原始冲动,但是,温蒂·高柏明显是一个顶配版的斯嘉丽,她虽然与斯嘉丽有八分相似,但却处处比她更加优秀,再加上身上那究竟培养的精英气质,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温蒂骨子里是一个极其自信的女人,这与她从小经受的贵族培养密不可分,这种自信并非体现在骄傲与自大,而是体现在她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以及任何人的面前展现出最完美的自己,相比之下,安妮·海瑟薇虽然长相和气质也不差于她,但是在她面前,或者在李牧面前,唯独缺了这份坚定的自信心。

  “李先生,晚宴快开始了,爷爷让我来请你下去。”

  李牧轻轻点了点头,道:“稍等片刻,我去穿上西装。”

  温蒂嫣然一笑,道:“好的,我在这里等你。”

  李牧回到衣帽间换好衣服,依旧是今天那套基础版的正装,西装、衬衣、领带与皮鞋。

  换好衣服走出来,李牧走到温蒂面前,道:“温蒂小姐,咱们走吧。”

  温蒂点点头,但是却没有动身,而是从随身的手包里掏出一张叠放整齐的手帕,双手将它塞进了李牧西装左前方的口袋里,并且整理出完美外露的边。

  “这样就好多了。”温蒂冲李牧眨了眨眼,道:“咱们走吧。”

  两人刚一出门,旁边房间的门便轻轻打开,王元朗三人身穿正装走了出来,并排靠墙站立,李牧与他们打了个招呼,三人便直接跟在他与温蒂的身后向长廊外走去。

  李紫薇此时也找了过来,见李牧与温蒂并肩走,便没有上来与他说话,而是拿着一个记事本,默默的跟在李牧身后。

  Goldberg家族的这次宴会,早已经筹备多时,一楼的宴会厅此刻已经热闹非凡,顶尖的黑人爵士乐团现场演奏着精湛的纯器乐,给现场营造出了完美的音乐氛围。

  超过两百位客人已经在宴会厅内集结,这些中最早的三天前就已经抵达,而且早已经为这场宴会准备了很久,他们一个个打扮的光鲜亮丽,极其隆重,据说法国与意大利的顶级服装设计师,这一个月来几乎都忙得不可开交,专门为这些人中的一些贵妇、小姐定制最合体也最优雅的服装。

  戴维森正端着红酒杯,满脸笑容的穿梭在人群之中,从Goldberg的祖先开始,这个家族还从来没有办过如此盛大的宴会,整个欧洲的顶尖豪门几乎全部到齐,这在之前的几十上百年中,还没有哪个家族能够做到,唯一能做到的,还是英国女王的寿辰,毕竟英国王室在整个欧洲王室中的地位是无人可及的。

  此时,戴维森刚与迪拜王室的几个王子结束短暂的寒暄,正准备去跟沙特王室的成员聊几句,却忽然被人叫住:“嘿,戴维森,你今天看起来是要把腿跑断才罢休吧?”

  戴维森停下脚步,循声望去,看着说话那人无奈的摇头一笑,迎上前去,道:“威廉,你说起话来还是那么刻薄。”

  被称作威廉的,是一个年龄与戴维森相仿的小老头,他是麦克米伦家族的领导者,而麦克米伦家族,是英国一个政商结合的大家族,如果比净资产,可能比不过Goldberg家族,但如果比综合实力,那麦克米伦家族和Goldberg比起来丝毫不逊色。

  麦克米伦家族这次一共来了四个直系成员,除了威廉·麦克米伦之外,还有他的两个儿子以及家族长孙。

  威廉·麦克米伦在家族中掌权时间较长,几十年来都没有实际放权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但眼下自己年纪大了,他开始筹备直接将大权过渡给自己的长孙,与温蒂·高柏同样从剑桥大学毕业的乔治·麦克米伦。

  巧的是,乔治·麦克米伦对温蒂·高柏一直情有独钟,威廉·麦克米伦也一心想让自己最宠爱的长孙,能够迎娶戴维森的长孙女,所以在几年之前,威廉就开始与戴维森沟通这件事情。

  随着麦克米伦家族近些年在英国以及欧盟政坛上的不断进步,戴维森也确实曾经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将麦克米伦家族视作温蒂最好的归宿,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麦克米伦家族确实很不错,但是在李牧面前,几乎没有什么可比性。

  威廉·麦克米伦今天拿着望远镜全程看着戴维森在李牧面前的所有表现,心里早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所以此时的心情格外不爽。

  戴维森哪知道自己今天的一举一动,都被所有人暗中关注着,他此时还有些得意洋洋的对威廉说道:“哎呀,真的是没想到,今年的聚会竟然会来这么多人,一下子搞得我焦头烂额、筋疲力尽啊!”

  威廉哼笑一声,说:“筋疲力尽是假,心花怒放才是真吧,瞧你高兴的那个样子,嘴都合不拢。”

  戴维森急忙摸了摸脸,笑道:“高兴是肯定高兴,但累也是真心话,要招待这么多人,我心里特别担心有什么疏忽、怠慢了客人。”

  威廉点点头敷衍了一下,随后对他说道:“对了戴维森,乔治马上要过24岁生日了,温蒂今年也22岁了,两个孩子都到了适婚的年龄,依我看,等你忙完这一阵,咱们两家不妨就开始筹备一下两个孩子结婚的终身大事吧?”

  戴维森听完这话,表情一滞,随即立刻恢复正常,笑着说道:“威廉,孩子们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太着急,温蒂前段时间跟我说想去华夏读研究生,如果她真过去的话,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时间。”

  “去华夏读研究生?”威廉鄙夷的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今年剑桥的全球排名是第五名,华夏最好的大学,全球也在200名开外吧?你让一个全球第五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去全球200名开外的大学读研究生?这简直太荒谬了!”

  戴维森无奈的笑着说道:“威廉,这是孩子的选择,不是我的选择,如果是我,我当然愿意她留在英国,去剑桥,或者去牛津,离家里都很近,经常能够回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但是,温蒂是我最疼爱的孙女,我不能干扰她的判断,更不能左右她的选择。”

  戴维森话中有话,表面上说不能干涉温蒂选择哪所学校读研究生,其实真正想说的,是温蒂怎么选男朋友,或者怎么选择自己的婚姻,也和他没有关系。

  其实谁心里都很明白,生在大家族的孩子,凡是成才的,无一例外全是被家族约束、被家族左右、努力做好家族傀儡的,那些从小就被赋予巨大自由的孩子,往往都是从小就被放弃与放逐的对象。

  温蒂是年青一代英国贵族子女中的佼佼者,不用想都知道她从小所受到的约束、干涉与管教一定如影随形,戴维森绝对不可能在读研究生这么大的事情上放任温蒂自由选择,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温蒂准备去华夏读研究生的事情,其实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

  再一结合自己在望远镜里看到的、戴维森在李牧面前的谄媚样子,威廉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他已经确定了戴维森的意图,这货现在是瞧不上自己的长孙乔治了!

  戴维森看出威廉的眼神和表情有些变化,抬眼一看,刚好比尔·盖茨出现在宴会厅内,便急忙对麦克米伦一家说:“不好意思先生们,好朋友来了,我去招待一下。”

  说完,没等麦克米伦一家人反应过来,戴维森就已经脚底抹油,迅速溜开。

  比尔·盖茨此刻刚刚走进宴会厅,作为当今的世界首富,他的出现还是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许多认识的、眼熟的或者压根没见过的人都主动上前与他打招呼,让他一时间有些疲于招架。

  戴维森快步来到比尔·盖茨面前,笑着说道:“比尔,怎么这么晚才下来?”

  比尔·盖茨推了推眼镜,笑道:“公司有点事情,马上我们会上线一整套新产品,这套产品是我们公司下一阶段的重中之重,意义非常大,好在公司的同事们都很出色、没有出什么差池,否则我今晚恐怕就要在房间里守着电脑渡过了。”

  戴维森因为与汇丰控股以及红杉资本有很深的关系,而后两家企业都是互联网领域的知名资本,所以他对互联网行业的了解,比一般的欧洲传统富豪要多一些,所以他很诧异的问比尔·盖茨:“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要放在今天?何不晚几天等你回去再上?”

  比尔·盖茨表情闪过一丝兴奋与激动,说:“这套产品,今天上架是最合适的时机。”

  说罢,他四下看了看,好奇的问戴维森:“对了,李牧不是已经来了吗?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