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就住在你对面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就住在你对面

  相比李牧收到的超规格礼遇,安妮·海瑟薇便显得被冷落了许多。

  steve·jhnsn没想到gldberg作为东道主,竟然完全不顾一旁的安妮·海瑟薇,便找了一个空隙,主动上前对戴维森说:“我来给诸位介绍一下,安妮·海瑟薇小姐,她是好莱坞的知名影星,也是李牧先生私交很好的朋友。”

  戴维森错愕了片刻,随后才回过神来,脸上带着略显冷淡的笑容对安妮·海瑟薇说:“安妮小姐你好,欢迎来到gldberg庄园。”

  安妮·海瑟薇心里已经有些后悔答应steve·jhnsn来这里了,但面上还是表现的非常礼貌,客气的回应了戴维森一句感谢邀请的话,随后戴维森走过场一般,将自己身边的家族成员大致介绍了一遍。

  其他gldberg成员也如戴维森一样,对安妮·海瑟薇并不感冒,其实这些英国老牌贵族,对演艺圈的明星非但不感冒,反而还有些瞧不起,在英国,影视圈的当红女星嫁入贵族豪门的事情可谓少之又少。

  安妮·海瑟薇也知道,这些骄傲的英国人,平时连美国都看不起,何况自己只是一个美国来的女演员,好莱坞对普通人来说名头很大,但是对这些贵族来说,恐怕根本算不得什么,所以他们也肯定不会把自己看在眼里。

  不过,当介绍到温蒂·高柏的时候,温蒂的态度明显比自己的家人要好很多,不但与安妮·海瑟薇亲切的拥抱、行贴面礼,还非常热情的说:“海瑟薇小姐,我是你的粉丝,你演的那部非常棒、我非常喜欢,而且还看了很多遍。”

  安妮·海瑟薇心里终于稍稍好受了一点,她非常感激的看了温蒂·高柏一眼,说:“谢谢你的夸奖,高柏小姐。”

  温蒂·高柏轻轻拍了拍安妮·海瑟薇的手背,笑着说道:“叫我温蒂就行。”

  说罢,她又道:“以后我就叫你安妮。”

  安妮·海瑟薇轻轻点了点头。

  李牧这时候才稍微从gldberg一家人的包围下抽出些许精力来,对安妮·海瑟薇说道:“安妮,折腾这一路累了吧?要不要先让高柏先生安排你到房间休息?”

  安妮·海瑟薇急忙感激的点了点头,心里也立刻松了口气,她确实疲惫,也确实不想在这里傻站着,整个gldberg家族,除了温蒂之外,都把她当成空气,与其在这里碍眼,还不如安排一个房间好好休息。

  戴维森听李牧这么说,便立刻笑着开口道:“李先生一路劳顿,我这就让温蒂带你去给你准备好的房间。”

  说罢,他又对之前去机场接李牧与安妮·海瑟薇的吉米·高柏说道:“吉米,你送安妮小姐去给她准备好的房间。”

  李牧皱了皱眉,问他:“高柏先生,我们几个的房间难道不在一起?”

  戴维森急忙抱歉的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李先生,今年的宾客尤其多,所以房间非常分散,我们根据steve提供的名单,一共准备了五个房间,不过您不用担心,这几个房间离得都不算远,我们特意在您的房间隔壁,为您的三位保镖准备了一个有三张床的房间。”

  李牧轻轻点了点头,毕竟人家是东道主,怎么安排房间是对方的权力,自己作为客人,只能客随主便。

  早在steve·jhnsn将李牧答应来英国的消息告诉戴维森的时候,老奸巨猾的戴维森就已经开始做自己的准备了。

  首先,他从steve·jhnsn的口中,确定了安妮·海瑟薇对李牧一定有些情愫,甚至是暗中倾心也说不定,但是,steve·jhnsn并不能确定李牧对安妮·海瑟薇到底有没有这种情感,所以,戴维森早就已经做好安排。

  他把给李牧安排的房间,就放在gldberg自家人居住的城堡正中位置,而且就在温蒂·高柏的对面,然后把李牧保镖的房间安排在了李牧的隔壁,把他私人助理的房间安排在了李牧的楼上。

  至于安妮·海瑟薇以及她的随行助理,则被安排到了整座城堡的西翼,从西翼走到正中,至少有几百米,而且为了保证主家的**,客人未经允许,不能进入gldberg家族的私人空间。

  戴维森等十几位gldberg家族的直系成员亲自陪同李牧,以及他的随同人员,穿过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的正厅,经过长长的石质阶梯,来到城堡正中位置的第三层,这座城堡虽然从外面看很有历史气息,但真到了内部,这里的奢华与考究简直超乎想象。

  城堡内部的空间极大,被分割成了多个不同的功能区域,其中最气势恢宏的,便是主宴会厅,其规模与气势,像极了哈利波特电影中,魔法学校的大礼堂。

  而且,城堡内部的现代化改造也做的细致,尤其是照明,堪称一绝,据说几个从穹顶垂吊下来的主水晶灯全部来自德国手工制作,单个的售价高达数百万美元,李牧想起自己见过类似的水晶吊灯,那还是在阿联酋阿布扎比那个壕无人性的清真寺里。

  从上了楼梯开始,脚底下踩着的就全是来自中东地区最好的手工编织地毯,沿着楼梯一路向上,靠墙的一侧全是框裱起来的各类画作,李牧不懂绘画,所以也不知道这些都是谁的作品、是不是真迹,不过快到三楼的时候,他看到一副非常熟悉的画作,是梵高。

  李牧在这幅画面前停下,隔着玻璃、借着温和的灯光观赏着这幅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但惟独没见过真迹的画,心中暗忖,不知道眼前这幅到底是不是真迹。

  戴维森见李牧在前停下,好奇的问道:“李先生喜欢绘画?”

  李牧摇了摇头,笑道:“我不懂绘画,只是这幅画名气太大,所以就停下来看一看。”

  戴维森说:“如果李先生喜欢,我就把这幅画送给你做一个小小的心意吧。”

  李牧笑道:“你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哪里承受得起。”

  话虽然这么说,但李牧心里暗忖,这画挂在这里八成是假的,因为自己以前好像在课本上都看到过这幅画,印象中它好像收藏在梵高博物馆里才对,不可能在这个地方。

  没想到,戴维森却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这幅画算不上贵重,不过就花了三千万英镑罢了。”

  李牧面露惊讶的看了看戴维森,又看了看面前这幅画,不敢相信他说的话,难道这幅画的真迹在gldberg家族手里?

  这时,一旁的温蒂·高柏似乎也看出了李牧的诧异,微笑着向李牧解释道:“李先生,梵高生前特别喜欢向日葵,所以他曾经多次用他的画笔描绘向日葵,有人说他一生共创作了11幅,不过我个人觉得,如果算上练手、赠予以及失传的作品,至少也要数倍于这个数字,现在,其实传世作品可以确定是真迹的,一共有6幅,其中有5幅都在不同的博物馆内,这是唯一一副私人收藏的。”

  李牧挑了挑眉,心里感叹,没想到还真是一幅真迹,现在全球艺术品市场还没开始剧烈升温,如果把这幅画拿在手里,十年后价值应该能再翻一倍。

  这gldberg家族也真是心大,这么贵的画,就直接裱框摆放在楼道一侧的墙壁上,要知道这可是几亿人民币啊!

  而且,如果这幅画是真迹,那么刚才自己一路走上来,所看到的画作应该都是真迹,以gldberg家族这样财大气粗的套路来看,其他的画作就算没有这幅贵,但也不会便宜到哪去,几百万英镑估计都是正常的。

  到三层之后,戴维森便笑着对李牧说:“李先生,让温蒂带你去房间休息吧,我们就不跟着打扰你了,晚上七点半是我们这次party的第一场晚宴,就在刚才我们经过的主宴会厅,到时候温蒂会提前来叫你,在这之前,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会。”

  李牧点了点头,向戴维森以及其他gldberg家族成员道谢并告别,温蒂·高柏便带着李牧走向了三层大厅右侧的长廊。

  穿过三层右侧这条宽敞明亮的长廊,李牧发现,在长廊两侧的墙壁上依旧每隔几米就挂着一幅画作。

  最让李牧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还在这里看到了齐白石以及张大千两位华夏绘画大师的画作,而且温蒂·高柏的艺术造诣果然很高,这两位华夏绘画大师,她了解的比自己还要多得多。

  来到其中一个房间门前,温蒂轻轻打开了房门,对李牧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李先生,这就是您的房间了。”

  李牧跟在温蒂身后进去,发现这哪是一个房间,这简直就是一个豪华行政套房。

  温蒂跟在李牧身后,为她做了大概介绍,这个房间不但拥有一个四十平米的客厅,还有一个三十平米的卧室、独立的衣帽间,还有一间书房以及卫生间和浴室。

  客厅与卧室外面还有露天的阳台,可以俯瞰整个城堡中央的广场,视野极为开阔。

  就在李牧欣赏风景的时候,温蒂看了李牧一眼,略带羞涩的说:“李先生,在庄园里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随时直接找我,我就住在你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