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一上来就丢王炸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一上来就丢王炸

  见李牧对温蒂·高柏非常客气,甚至主动提出待温蒂去华夏之后,务必要与他联系,戴维森·高柏心情格外舒畅。

  他满脸灿烂笑容的对李牧说:“剑桥大学和燕京的燕京大学正在搞一个华夏与英国的文化交流活动,这个交流活动是双方彼此向对方的本国文化专业,举荐五名研究生,温蒂的导师以及他们学院的院长很希望温蒂能够成为这个交流活动中的一员,我想,温蒂有很大概率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到燕京去,到时候还得拜托李先生多多照顾。”

  温蒂·高柏也在一旁微笑着点头,端庄而淑女的用中文说道:“以后可能要拜托李先生多关照了。”

  李牧没想到,温蒂·高柏的中文竟然说得非常标准,甚至比很多专门学习汉语专业的外国人说得都要标准的多,他下意识的用中文赞叹一句:“没想到温蒂小姐的中文竟然说得这么好。”

  温蒂·高柏微微一笑,谦逊的用中文回应道:“谢谢李先生的夸赞,不过我从六岁起开始学习中文,说成这样其实算不上多好。”

  温蒂·高柏是整个Goldberg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女孩子,从小就是在严苛的欧洲贵族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不仅外在条件无可挑剔,其学识、素养、气质也都是寻常女孩所无法比拟的。

  为了把温蒂培养出来,整个Goldberg家族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以及财力,她从记事起一直到现在都在不停的学习,学习金融、学习文学、学习外语、学习舞蹈、钢琴、绘画、艺术品鉴、学习贵族女性的繁琐礼仪、化妆穿搭,谈吐举止,甚至还有心理学,对她来说,不只是中文,世界几大主流语言她基本上都很精通。

  李牧好奇的询问:“温蒂小姐的中文说的这么好,有没有去过华夏或者在华夏长期生活过?”

  温蒂·高柏柔声说:“很遗憾,虽然我对华夏一直是心向往之,但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去过。”

  李牧由衷的赞叹道:“没去过华夏,中文却说得这么好,真的是令人敬佩。”

  戴维森见李牧与温蒂用中文聊的非常投机,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但心里还是高兴的不得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的开始。

  其实,戴维森早就在考虑温蒂·高柏的婚姻安排,眼下,22岁的温蒂已经是整个欧洲上流社会竞相追捧的女孩子,每一个大家族都人丁兴旺,有的是适龄的男丁,所以有意娶温蒂的欧洲豪门已经多如牛毛,戴维森婉拒了那些实力入不了他法眼的家族,并且对几个实力强大的家族采取了左右逢源的套路,为的就是把温蒂的婚姻利益最大化。

  此前,戴维森一直在几个顶尖家族里摇摆不定,但是,自从李牧答应参加这次聚会以来,他就把那些让他无法取舍的家族全部丢到了脑后,在他眼里,温蒂·高柏最好的归宿,不是欧洲任何一家豪门,而是眼前这个年轻的世界新秀。

  盯着李牧的人,不是只戴维森,也不只是整个欧洲的土豪,甚至全世界的豪门望族都在盯着这个没有任何背景,却已经创造出巨大财富与事业的华夏年轻人。

  世界上有钱的豪门很多,但是,豪门也有豪门的短板,比如高柏家族,虽然有数百亿美元的资产,但这些资产是拆分给了几代人、给了几十个直系血亲成员的,真算起来资产非常分散,就算是戴维森本人,全部身价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亿美元而已,他继承祖先百年家业,自己又努力半生,加起来的所有身家,都没有李牧摆谷歌一道赚得多,所以在他这种人的眼里,李牧就是神,赚钱比印钱还快的神。

  对于这种神一般的存在,拉拢是不存在的,毕竟整个家族的体量加起来也小对方太多,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

  温蒂·高柏也很清楚家族赋予自己的任务,如果自己能够成功让这位年轻的华夏富翁爱上自己,自己就将成为这个家族最大的功臣,这也是她从小被培养出来的思维模式。

  Goldberg给每一位家族成员灌输的一个价值观,就是身为高柏家族的一员,一切都要以高柏家族的利益为最高准则。

  对高柏家族所有的年轻一代来说,他们都非常清楚,自主恋爱和婚姻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也没有必要的,每一个家族里的年轻人,无论男女,在婚姻的问题上都必须由家族来选择联姻的对象,而他们,也必须服从家族的安排,否则,不但会成为家族的罪人,甚至会与家族的财富失之交臂。

  枉顾家族利益而追求所谓“自己的幸福”的家族成员,会被整个家族彻底抛弃,别说家族的其他成员,就算其亲生父母都不会原谅他,这样的人会被赶出家族,并且终生不得从家族获得任何帮助,几乎每一个大家族都秉承这样的原则,否则一旦在这种问题上手软,那么换来的,可能是整个年轻一代的彻底倒戈。

  一旁的Steve·Johnson开始感觉有些尴尬,整个Goldberg家族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李牧一个人身上,没人搭理自己也就算了,就连自己邀请来的另一位客人安妮·海瑟薇,他们也当做空气一样,没有一个人看她哪怕一眼。

  安妮·海瑟薇此刻也有些尴尬和郁闷,自己之所以答应来参加这个聚会,并不是为了融入欧洲的上流社会,也不是为了到这里来钓一个金龟婿,自己完全是为了李牧,但是,怎么也没想到,Goldberg家族邀请李牧,其实是有着另外的动机,那个动机就是此刻正与李牧聊得投机的温蒂·高柏。

  Goldberg家族这么明显的做法,任谁都能看得出他们是想把温蒂·高柏推到李牧的面前。

  此刻,在城堡倒“凹”字型两侧的建筑里,几乎每一扇窗口后面,都有人在朝着中央的正门处眺望。

  不少人甚至还端着望远镜躲在窗户背后悄悄查看,这些人并不是偷窥狂,相反,他们是来自许多国家的上层人物代表,之所以躲在窗户后面偷窥,最主要的关注点就在李牧的身上。

  李牧来了,作为东道主的Goldberg家族成员前去迎接自然是无可厚非,但这不代表只有Goldberg一家在关注着李牧。

  事实上,所有来参加这场聚会的人,唯一的关注点就是李牧。

  原本,Goldberg家族开Party,是很难吸引到全球这么多顶尖家族与富豪蜂拥前来的。

  光是英国本土就有不少老牌贵族、富豪家族,以及王室成员,资产以及社会地位并不比Goldberg家族差哪去,欧洲其他国家的老牌贵族以及王室就更不怎么买Goldberg的帐,若按照往常,今年来的宾客里,至少有一半不会接受Goldberg家族的邀请。

  欧洲别看地方不大,但由于几乎一半以上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所以贵族多如牛毛,Old-Money也到处都是,这些贵族平时各有自己混迹的阵营,而且受历史的影响非常深远,往大了说,一般是西欧的老牌家族瞧不起东欧的老牌家族,而西欧里,英法德又瞧不起其他国家的老牌家族,至于英法德里,英德两国又一直瞧不上法国……

  正因为这样复杂的历史沉淀,欧洲这些老牌家族的关系格外复杂,对每一个家族来说,都是盟友多,死对头更多,许多家族甚至因为祖先的影响,至今还都彼此保持着非常强的敌对意识,虽说不至于引发直接的冲突或者对抗,但经常出现“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情况,比如绝不与某家族的人说话、绝不与某家族的人出席同一个场合。

  但是……

  今年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那便是:谁也没想到,Goldberg家族,今年竟然请来了李牧这尊大神!

  听到这个消息,很多家族立刻就坐不住了,那些原本不准备接受Goldberg家族邀请的其他家族,也都慌忙答应,甚至主动要求参加,一下子搞了Goldberg家族一个措手不及。

  Goldberg家族组织贵族、王室以及富豪家族之间的聚会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但是还从来没有哪一年像今年这样,几乎整个欧洲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想来掺和掺和,以至于整个Goldberg庄园现在已经人满为患。

  对这些欧洲贵族们来说,李牧与他们还从来没有过任何交集,他们与李牧,就像是来自两个不同次元的人,不但生活、社交以及兴趣爱好没有什么重叠,就连从业方向也没有任何重叠。

  当李牧在世界资本舞台上的身份越来越亮眼、地位也越来越高的时候,这些欧洲贵族们也曾经蠢蠢欲动,希望能与李牧建立起联系,但是李牧与他们的世界完全绝缘,他们甚至没有途径向李牧传递一个友好的讯号。

  但是,Goldberg家族找到了一个这样的切入点,他们凭借着与红杉资本之间千丝万缕的资本关系,找到了向李牧传递友好信息的渠道。

  恰好李牧对这帮欧洲贵族们的圈子也多少有些好奇,于是他就答应了……

  就在李牧接受邀请之后,几乎所有的欧洲上流社会都迫不及待的参加这场聚会,试图通过这次聚会,与李牧建立关系。

  但是,眼见李牧刚到Goldberg庄园,一下车,就被Goldberg家族围堵,他们甚至还抛出了温蒂·高柏这个杀手锏,要知道,温蒂·高柏是Goldberg家族的王炸啊,一上来就把王炸丢出去,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Shit!戴维森那个老狐狸,竟然一上来就把温蒂·高柏丢出去了,这让别人还怎么玩……”

  “瞧戴维森那个一脸谄媚的样子,甚至刚见面,就迫不及待的要把自己最漂亮的长孙女,拱手送到李牧手上,真让人作呕!”

  “什么年代了,戴维森竟然还玩中世纪的那一套,李牧要是会买账还真奇了怪了!”

  “妈的,半年前戴维森还答应我,愿意促成温蒂和我长孙的联姻,可是一见到李牧,他就变成了一条恶心的哈巴狗!”

  “温蒂是我的,谁也不能把她从我手中抢走!就算是李牧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