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你只是为了装逼而已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你只是为了装逼而已

  李牧忽然一句“你这个蠢材”,把埃隆·马斯克骂傻了。

  他没想到李牧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么激烈的回应和抨击,李牧口中的每一个字,都如同轰击在他自信心上的炮弹,他自以为自己的自信心已经足够强大,但直到李牧的炮弹炸过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自信心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李牧没有立刻向埃隆·马斯克解释自己骂他的原因,而是陷入了沉思。

  通过埃隆·马斯克对造汽车的整体规划,李牧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牛逼人也绝不是哪里都牛逼的,越是在某些领域极端牛逼的人,越容易在某些领域犯下极端傻逼的错误。

  百年前的福特都知道汽车制造要形成通用性强的流水线作业,这里面流水线并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通用性强,埃隆·马斯克却不知道。

  就拿Zippo的例子来说,Zippo如果为每一款火机都搭建一个生产线,那也是流水线作业,但是,这样就算是先进了吗?

  由于这种流水线的通用性极差,只要某一款产品在市场上卖不动了,为它配套的生产线就要报废,如果Zippo采用这种流水线作业,用不了多久就会破产。

  究其原因,产品换代是很快的,但技术换代是缓慢的!

  Zippo火机那么多款式,有些流行了半年就卖不动了,但Zippo火机的设计结构、制造工艺与技术,却是几十年来都不会发生重大变化的,只会缓慢稳步发展,所以这种情况下,通用性强的生产线就成了关键。

  同样的生产线,市场流行这种款式,就开足马力生产这种,市场流行另外一种的时候,就立刻开足马力生产另一种,产品飞快的迭代,但都不会对平台产生影响,这才是发展的关键。

  可是,埃隆·马斯克能想到造新能源汽车,却想不到要为自己的新能源汽车计划,开发一套通用性强的生产平台。

  而且,埃隆·马斯克甚至没考虑到产品迭代的重要性,每个阶段只有一款车型?这个想法在汽车制造领域实在是过于单纯,根本不符合现代工业的基本逻辑。

  李牧仔细回想了一下,特斯拉08年到12年,四年时间里就只有一款Roadster;

  12年到15年这三年时间里,只有一款Model-S;

  七年两款车确实有些搞笑了,埃隆·马斯克在那个时候应该也意识到了自己曾经的单纯,所以稍微加快了新车型的推出速度,15年推出Model-X,16年推出Model-3,特斯拉十多年的发展时间里,一共就造了这四款车型。

  而且最尴尬的是,Model-3虽然得到了庞大的订单,但因为产能严重不足,迟迟无法提升交付速度,那个时候特斯拉开始拼命提升产能、拼命实现平台化,已经晚了。

  看来,埃隆·马斯克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一开始没有搭建起自己的汽车制造基础,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梳理清楚自己的思维模式。

  半天之后,李牧拿起自己的Zippo,点燃了一支香烟,抽了几口,才一边把玩着手里的Zippo,一边对埃隆·马斯克说:“埃隆,你最大的问题,是过于自信以至于体现的过于愚蠢。”

  说完,李牧又道:“没有任何一个商人,能用一款产品打遍天下无敌手,上帝都做不到,否则的话,圣经应该全世界人手一本才对。”

  埃隆·马斯克想为自己解释,他说:“李总,我觉得我们一开始的眼光不能放得那么大,我们创立特斯拉,不是为了让全世界每一个人都买一辆特斯拉,我们也不可能做得到,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造一款性能优异的电动跑车,让全世界意识到电动车的无限潜力,这是非常有把握做到的,毕竟我们收购的那个团队已经用电池和电机,让一辆车在四秒钟的时间里就突破了0-60英里的提速。”

  李牧微微摇了摇头,说:“退一步说,上帝也知道他不可能让全世界每一个人都成为他的教徒,但他还是向全世界每一个角落派出了他的传教士,埃隆,你知道这里面蕴含着一个什么道理吗?”

  埃隆·马斯克看着李牧,一脸茫然,由于被李牧全盘否定,他整个人的状态都有些恍惚,在心里已经乱了阵脚。

  李牧见他没回应,便接着说:“这里面蕴含的道理是,虽然你没办法让每一个人成为你的用户,但你还是要以这个方向为目标去努力,无论你能否征服世界,你首先要有征服世界的心,否则的话,你的特斯拉造出来,甚至都出不了硅谷!”

  埃隆·马斯克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李总。”

  李牧断然道:“不,你没有。”

  说罢,李牧又道:“我的意思是,你不但要有征服世界的心,还要有不同的征服世界的手段,靠一款车型就想征服世界,跟靠一个单一兵种就想征服世界有什么区别?蒙古人的骑兵也没能征服得了日本,更没能征服非洲、澳洲和美洲,所以你必须要有多款车型形成多维度搭配,就像是海陆空三位一体一样。”

  埃隆·马斯克左手虎口托在鼻下,眉头紧锁,思忖片刻后,他问李牧:“李总,这就是你强调平台化的关键所在吧?”

  李牧点了点头:“特斯拉需要通用性强的平台,甚至需要不止一个平台,打个比方,我们需要一个适用于长轴距、四驱车型的平台,它可以用来生产中大型高端轿车,也可以用来生产中大型高端SUV以及中大型高端MPV,除此之外,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个适用于中轴距、前驱与后驱车型的平台,它可以用来生产我们的中端轿车、中端SUV,甚至是性能车。”

  说到这里,李牧又道:“学学大众,大众如果只生产一款车型早就死透了,所以它才有了一系列长得差不多的车型,无非就是拉长了、缩短了、抬高了、压扁了,但是,通过多维度车型的,大众才能够确保自己的产品覆盖率。”

  埃隆·马斯克喃喃自语:“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研发多款车型……”

  李牧无奈的说:“你还是没明白平台化的关键,真正的汽车厂家不是在研究车型,而是在研究核心部件和平台,打个比方,我们现在研发了性能优异的电池组以及电机,我们用最好的电池组和最好的电机组成我们的高端产品,然后把电池组和电机的成本、性能向下阉割掉30%,就能组成我们的中端产品,如果阉割掉50%以上,就有了我们的低端产品,你看看大众一共才有多少款发动机和变速箱,大多数的车型使用的都是同一款发动机,差距只是调教的不同,以及配套总成的水平不同。”

  说到这里,李牧又道:“我再给你举个更具体的例子,如果我们研发出了100千瓦时的电池组,以及单台功率200千瓦的电机,那么我们用100千瓦时的电池组,搭配两台200千瓦的电机,以及长轴距的底盘,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高端车型,我们把它命名为特斯拉S;

  然后我们把电池组缩减到70千瓦时,搭配两台120千瓦的电机以及中轴距的底盘,我们就有了一个中端车型,我们把它命名为特斯拉E;

  在特斯拉S的基础上,我们提高底盘高度,提高车辆高度,我们就有了一个高端SUV车型,我们把它命名为特斯拉X;

  在特斯拉E的基础上,我们采用100千瓦时的电池组,搭配两台200千瓦的电机,选用后驱的模式,我们就有了一个运动车型,我们可以把它命名为特斯拉GT;

  如果市场有需求,我们把1000千瓦时的电池组塞进大巴车的底盘里,再搭配两台200千瓦的电机,我们就有了一个新能源客运车型……”

  埃隆·马斯克这才明白,李牧为什么骂自己是蠢材,他尴尬的对李牧说:“李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我的思维模式太狭隘,我总觉得,大家对汽车的需求,就想对互联网产品的需求一样,YY一款产品,就能够覆盖几乎所有的用户,特斯拉如果做到极致也可以像YY这样风靡全球,但我忽略了一点,汽车制造与互联网产品不同的是,互联网产品大多是免费的,而汽车行业是要充分考虑不同阶层用户的消费能力,可我却只想着造一款。”

  李牧点点头,说:“刚才说的这些,是基于现代工业的规律,我对你不满意的一些地方,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我也感到些许失望。”

  埃隆·马斯克急忙问他:“李总,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你不要客气,直接指出来。”

  李牧点点头,道:“我支持你做新能源,不是为了展示我们的不同,也不是为了颠覆传统的汽车行业,而是为了通过新能源的成功案例,向全世界传递新能源的优势:廉价、清洁、环保以及可再生,让民众意识到清洁能源的优势,从而逐渐放弃传统汽车、减少污染与排放。”

  说到这里,李牧话锋一转,道:“可是,我刚才发现,你本质里其实并不这么认为,你虽然是想做新能源汽车,但你脑子里想的只是要造一辆牛逼的新能源汽车,你想的是用新能源让车跑的更快,你想的是让全世界为你而震惊、让全世界精英群体为你趋之若鹜、让全世界的人竖起大拇指称赞埃隆·马斯克造出一辆用电池驱动的超级汽车,可是,这除了个人的声誉之外,有什么真正有利于社会的普世价值呢?说难听一点,你只是为了装逼而已。”

  “如果按照你的想法,你造出来的新能源汽车单价怕是在十万美元以上,这么贵的价格,只能沦为少数有钱人的玩物,那我们辛辛苦苦研发新能源汽车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告诉全世界,新能源是有钱人才能玩的东西、和普通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