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解决钱的问题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解决钱的问题

  李牧坚信人生如登山,很多人都有登顶的潜质,但登顶的道路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多种因素。

  在登顶的漫漫长路中,只要一脚踩空,就有可能粉身碎骨,饶是再厉害的人物,只要高度足够,也不会幸免于难,而有些有幸捡回一条命的家伙,怕是再也没有了登顶的心态与勇气。

  许多人的成功是一鼓作气,就像是飞奔着从一块块石头上跳过波涛汹涌的江河,如比尔·盖茨,如马画藤,如马克·扎克伯格,如乔布斯,虽说这些人都一鼓作气的成功跑到了对岸,但这途中的每一步都凶险万分,一脚踏空,万劫不复。

  这些人中,乔布斯的登顶之路最为坎坷,几次登顶失败,几次不得已退回山脚下另寻他径,好不容易才在iPod和iTunes上站稳了脚跟,自此,他终于找到了一鼓作气的途径,随后马踏联营、大杀四方。

  但是,支撑苹果成为世界最高市值企业的不只是iPod,如率军南下篡位的燕王朱棣,iPod的成功只能支撑起一个藩王和一块封地,支撑不起一个庞大的帝国,想打下天下,就必须一步步向南进攻,一直到打下金陵城。

  打下金陵前的每一步其实都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乔布斯上辈子成功了,他如朱棣一般,奇迹般的成功了,但是这辈子,他没那么好的运气,李牧抽走了iPod这块石头,让乔布斯带领的苹果跌进了汹涌的江水之中。

  在知道乔布斯彻底妥协之后,李牧断定,乔布斯已经不再是上辈子的那个乔布斯了,他就像是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朱棣,带着自己的大军刚打出燕京,主力部队便被剿灭殆尽,失败让他失去了自己的封地,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原本的兽性与信心。

  李牧终于松了口气,自己手里有了安迪·鲁宾,马上又要把苹果收入囊中,到时候这两方完全独立开来,让安迪·鲁宾按照他自己的构想,在Linux的基础上去开发上辈子的Android,也就是现在的MOS,同时让蒂姆·库克带着苹果的研发人员在MacOS的基础上开发IOS。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2005年,最迟2006年,牧野科技就能够拿出两套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到那个时候,何止是大杀四方,简直是毁天灭地。

  在李牧的构想里,iOS一定采用完全闭源的方式,只供自己的手机以及其他移动硬件使用;至于以Android为核心的MOS,可以采取付费授权的方式,授权给其他的手机制造商。

  付费授权,但绝不是完全开放式的付费授权,不是谁想买都能买,而是自己想卖给谁,谁才能买。

  等自己手握两套移动操作系统的时候,这个行业里的其他所有竞争对手都成了蚂蚁。

  随后,林清雅代表李牧,与苹果开始了进一步的收购谈判。

  林清雅代表李牧,向苹果开出了李牧的最终报价:以当天4.15美元的价格作为标准价,以标准价的90%为实际成交价,收购苹果股东层手里所有的股份,在签字确认之后,以4.15元为标准价,以标准价的150%作为流通股票的收购价,向纳斯达克提出强制私有化。

  支付给苹果股东的收购资金,签字付50%,剩下50%三个月内付齐,支付用于收购流通股票的资金,将在启动私有化的时候立刻付齐。

  关于流通股票的收购价格,李牧其实可以再往下压一压,毕竟苹果的股价表现太惨,而且如果自己收购的消息传出,而后又因为私有化成本过高而放弃收购,那苹果的股价还会再进行一轮超跌,到那个时候,股价还会再创新低,再想起来就难如登天了,所以只要给予20-30%的溢价,无论是纳斯达克还是散户以及投资者都会接受,强行退市就可以实现。

  但是为了牧野科技的企业形象,李牧亲自做主,定了150%溢价私有化的标准,算是用牧野科技自己掏腰包,来代替苹果,给已经损失惨重的散户以及其他投资者一点补偿。

  毕竟牧野科技将来一定要在纳斯达克上市,李牧不想现在就给纳斯达克的投资者留下一种周扒皮的印象,多花点钱,买个好名声,同时也卖纳斯达克一个面子,将来上市的时候自然会方便很多。

  丁健给李牧算了笔账。

  目前,苹果市值在30亿美元左右,流通股占比差不多是25%,市值7.5亿美元,也就是说,用来收购流通股的资金是7.5亿美元的1.5倍,也就是11.25亿;

  剩下的22.5亿美元,打九折支付给苹果股东,总价20.25亿美元。

  算一算,这是31.5亿美元。

  给牧野科技留下一定的现金流,最多能抽出7亿美元现金,这也就意味着李牧的资金缺口在25亿美元左右。

  眼看苹果公司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被收购了,丁健拉着李牧和林清雅私底下碰了一下,专门提醒李牧,眼下收购苹果最大的问题已经不是苹果答不答应,而是牧野科技拿不拿得出这么多钱了。

  25亿美元现金,全世界互联网企业能拿出这么多钱的,一家都没有。

  大家的市值都是靠高流水、高毛利以及讲故事、炒概念堆积起来的,大部分公司净利率很低,手头的钱自己都不够花,还要到处融资,哪可能有25亿美元趴在账上。

  这让李牧想起一个笑话。

  一个不着片缕的女人打出租,司机盯着她看,她问自己,没他妈看过不穿衣服的美女吗?司机说我只是好奇,你他妈待会从哪掏钱。

  林清雅也很担心。

  李牧一直让她往前推进,别管钱的问题,车到山前必有路,前提是先把车开到山脚下去再说,可是眼看车就要到山脚了,还没有看见具体的路在哪里,她真怕这件事到最后会闪了腰。

  不过,李牧并没有这个担心。

  李牧对林清雅和丁健说:“钱的问题你们不用担心,我脑力已经大概理清楚一个操作模式了。”

  “什么模式?”两人都很诧异。

  不融资,不贷款,二十五亿美元去哪弄?

  牧野科技现在如果想在银行贷款,银行一定不会接受净资产质押,他们一定会要求股权质押,而且会将股权的估值压的很低,这也就意味着,想股权质押贷款25亿美元,牧野科技很可能要质押5个点以上的股份。

  说起来质押也不是大问题,上市之后有了钱赎回来就是,可华尔街可不是羊群,这他妈全是狼,如果真把牧野科技的股份质押在这些人的手里,他们不知道会为了利益整出什么妖蛾子出来,这样的例子在美帝国主义的资本市场屡见不鲜。

  在国内质押?国内银行倒是肯定会卖李牧一个面子,可是这25亿美元可不能是等价的人民币,得是实打实的外汇啊,不然给苹果股东人民币用来购买他们的股份,他们能愿意还奇了怪了。

  丁健和林清雅都不知道李牧有什么途径能弄到25亿美元外汇,不过李牧却胸有成竹,他当着两人的面,给陈泽打了一个电话。

  在李牧看来,陈泽不仅是个够意思的朋友,更是牧野科技的股东之一,搭车赚了这么多钱,该出力的时候自然不能便宜了他。

  电话接通,陈泽先是询问李牧在美国怎么样,李牧与他寒暄片刻,随后对他说:“老陈,我脑子里有个思路,我不确定能不能行得通,说出来你帮我参谋一下。”

  陈泽笑道:“还他妈有你理不清的事情?你快说来我听听看。”

  李牧说:“是这样,我想先在CSC俱乐部里搞个私募基金,短期的,半年左右,年化收益不低于8%。”

  “不低于8%?够高的啊。”陈泽咂了咂嘴,感觉到了一丝不妙,问他:“给这么高的收益率,你是想弄多少钱啊……”

  李牧哈哈一笑,说:“还是你懂我。”

  顿了顿,李牧说:“钱不多,也就两百多亿。”

  “我日……”陈泽脱口说道:“两百多亿,这样的私募规模太大了,短期内很难用正常的手续走通,国家怕是不会批。”

  李牧说:“这个先别管,你先做个评估,把整个CSC都发动起来,能不能募集两百来亿现金?”

  陈泽毫不犹豫的说:“就金额来说一定可以,现在CSC俱乐部在全国的会员已经过千了,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国内绝大部分大富豪的子女都在我们的俱乐部里了,我之前粗略的统计了一下,整个俱乐部成员背后代表着的身家,总额已经几千亿了,如果用几千亿做杠杆,他们能撬动的资金量就更大了,你给他们8%的年化收益,他们都不用自己拿钱,只需要用他们的关系,就可以轻松搞到年化利息低于5%的资金,把这笔钱拿过来转手借给你就赚一半的利息,轻轻松松拿钱生钱,所以别说两百亿,如果国家政策允许,两千亿也不是问题。”

  “好,这也是我为什么给8%年化收益的原因,只要能保证募集到足够的资金就行。”李牧说:“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拿这两百多亿,去找央行帮忙换25亿美元的外汇,拿到美国市场做资本运作,你觉得靠谱吗?”

  陈泽愣了半天,问李牧:“兄弟你没睡醒吧……换25亿美元外汇?你知道这么大笔外汇意味着什么吗?央行把这么多外汇放出来,万一回不来,国家损失可就太大了,谁都不敢冒这样的风险,除非你是央企,有部委以上的机构背书。”

  说到这儿,陈泽想起来什么,又补充道:“对了,你募集两百多亿现金的这个事儿,本身就几乎没什么成功的可能性,就算成功了,也会留下把柄,将来如果有人想找你麻烦,这件事很容易拿来大做文章,更别提拿两百多亿现金,去找央行换25亿美元外汇了……”

  李牧笑了笑,说:“我这不是要收购美国那家苹果公司吗,手里钱不够。”

  说着,李牧又道:“那我再问你,如果我承诺等牧野科技IPO成功之后,把这25亿美元连本带利还回去,再额外追加25亿美元投资到国内呢?美元资本到国内投资,可是首先要在央行那里折换成人民币的。”

  陈泽愣了愣,说:“你的意思是,先找央行借25亿美元外汇,等牧野科技在美国上市了,你把这25亿美元还回来,再给央行补25亿美元……”

  “对啊,而且是保底25亿美元,极有可能会更多。”李牧说:“牧野科技IPO成功之后,我们从美股市场融到的钱全都是美元,把其中一部分投资到国内,不就是外汇了吗?”

  陈泽半晌才感叹道:“你要是早说这个,我刚才就不跟你扯私募合法性的事儿了,这事儿直接找央行,央行一定会愿意帮忙的,需要走的审批流程,我相信以牧野科技的实力以及你个人的行事风格,也肯定没任何问题,就算不看这些,单看在25亿美元外汇上也会帮忙,这样你连私募那8%的年利率都省了。”

  李牧说:“那可不行,我直接找央行借美元,这算是明目张胆的破坏国家外汇管理规定,就算是央行给我开个后门,给别人留下把柄以后也有隐患,还是曲线救国一下,8%的年化利率,跟我从资本手里弄钱的代价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说到这,李牧又道:“最主要的是,CSC俱乐部里的会员家庭背景都比较强,如果这个私募是一两百甚至五六百个各地富翁一起拿出来的,这事儿背后的利益团体就相当大了,有心的人就算想做文章,也要掂量一下这背后的能量,我这是花8%的利息,拉一群人跟我一起扛。”

  “明白了。”陈泽说:“这个事儿我等明天就去通个气,如果央行那边点头,私募的事情我这边就在国内开始运作,我觉得,就冲你那25亿美金的许诺,这事儿也八九不离十。”

  ”那就好。“李牧松了口气,道:“如果OK的话,尽快推进,争取这个月就把钱弄到位,免得夜长梦多。”

  “放心。”陈泽笑道:“这是个两全其美、互相收益的好事儿,我尽快推动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