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_第15章 她会不会想歪了

  没想到韩冲这脑袋瓜子居然这么想!

  杨帆无奈的拍了拍他说道:“行了,天晚了,赶紧洗洗睡吧,免得大半夜里睡不着,总在这儿做美梦。”

  虽然杨帆这样说,但韩冲觉得他没有直接回绝自己,那肯定是大有希望的——首富是随便说说的,但像今天这样子,随随便便就能赚个一千万这样事情只要多发生几次,不是也很好吗?

  韩冲是个不太爱动脑的人,既然觉得杨帆一定会发财的,自然也就这样认定了,所以居然真的高高兴兴的去洗澡睡觉去了。

  他倒是安稳的睡去了,杨帆却没法睡得着。

  不知道林院长找林楠去说什么,难道是说他们俩的婚姻大事?

  初到这儿来,虽然说对林楠的印象很好,而且在沙发上的时候,那举动也确实曾让他热血澎湃,但毕竟——毕竟她不是自己的心上人。

  至少,无论是杨帆这个身体或是灵魂,林楠都不是他的心上人。

  想到曾经的那个身影,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自己突然间失踪,她会不会很担心自己呢?

  可是,就算找到她,又怎么能证明这个自己就是原来的那个自己呢?

  杨帆今天晚上居然没有再锤炼自己身体,反而想着前世今生的事情慢慢睡着了。

  等到他起床的时候,天早就大亮了。

  这让杨帆有些意外,他一向是很早起床的。

  果然,刚这样想的时候,韩冲一下子推开门就进来了。

  杨帆本能的拉了一下被子,脸上一红。

  韩冲有些奇怪:“哥,你这在干嘛?我们从小一起睡过的,什么东西没看到过?怎么变得这么害羞起来了?难道说你,那个了?”

  韩冲一想到这儿,马上一阵兴奋,冲过去想掀开被子看个究竟。

  杨帆本能的用力一推,韩冲一时没防备,居然往后一个趔趄,差一点儿摔个大跟头。

  好在杨帆身体刚恢复不久,这力道还不算很猛,韩冲本身也是打打杀杀的,有一些根底,所以晃了几晃,到底还是稳住了。

  韩冲惊讶的看着杨帆说道:“哥,你力气真的变得好大啊,而且怎么变得这么机敏?”

  “哦……”杨帆努力让自己缓和了下来,快速一想,对韩冲解释道,“你不是说想希望我将来会发财吗?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忽然间领悟了许多东西。”

  “真的?”韩冲惊喜不已的扑了过来,差一点儿将杨帆直接压在床上。

  好死不死的,正在此时林楠走了进来,一看到两人这龌龊的举动,皱眉说道:“原来你们俩有这爱好啊?”

  “哪里,姐,我不是……”杨帆赶紧解释道。

  韩冲一下子跳了起来,急赤赤的说道:“我更不是……我,我是很正常的男人!”

  林楠白了两人一眼说道:“是挺正常的,都十点钟了,俩大男人靠得那么近!那眼神儿……”

  刚才韩冲看杨帆的眼神确实有些不太一样,充满了渴望和期待。

  当然这种渴望和期待并不是林楠想像的那样,但对于林楠所看到的,自然就不一样了。

  不过林楠倒也没太放在心上,他们俩人从小就这样,一直是睡在一起长大的。后来就算是杨帆上了江海一中之后,一般是住在学校宿舍里的。

  但每次回去的时候,韩冲也非得跟他睡在一张床铺上才行。

  “行了,赶紧起来吃早饭吧,再不吃,就该吃午饭了。”

  林楠说完,撇下俩兄弟就出去了。

  韩冲一脸挫败的样子看着杨帆:“完了,哥,她会不会想歪了?”

  杨帆瞪了他一眼说道:“她想歪不想歪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别想歪了就行。”

  韩冲一听,赶忙指天发咒说道:“哥,天地良心!我可没往那方面想!我倒是想着哪天可以左拥右抱,美女入怀就好!”

  杨帆笑着瞪了他一眼:“想得挺美的!赶紧滚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韩冲本想说:你换个衣服什么大不了的?就那东西都看过多少次了!虽然说长得是比自己的大一些,长一些,但反正都可以干活就行了。

  但想到林楠那话,韩冲还是翻了一个白眼出去了。

  杨帆换过了衣服,来到客厅,这才看到林楠已经把早餐都准备好了:“行了,赶紧洗手吃饭吧。一会儿我带你们俩出去逛街去。”

  “真的?”韩冲高兴的叫了起来,“是不是帮我们买新衣服啊?”

  为了给杨帆赚学费,两人的生活一向很紧张的。这房子其实是林楠的外婆梁老夫人留下来的。

  梁玉燕本来是江海梁家千金小姐,但后来因为爱上林院长的缘故,几乎被梁家断绝了关系。

  原因无他。林院长一心只想着孤儿院的孩子们,梁玉燕从梁家陪嫁过来的钱,几乎全部用在了那些孤儿院的孩子身上。

  后来梁家便不再给她钱了。

  梁老夫人暗地里倒也常常接济她们。

  后来梁玉燕生林楠的时候,因为大出血不幸身亡,梁家更是把这件事情怪罪到林院长头上,所以根本也不认林楠。

  倒是梁老夫人在临死之前,瞒着梁府的人,为林楠留了这么一套老房子下来。

  正因为这样,所以林楠才得以带着杨帆和韩冲住在这儿。

  只不过房租倒是省了,但这儿的花销却是不小。虽然是老区,但因为周围都是学校,所以消费极高。有好几次,林楠想把这儿租出去,到外面去外面另租一套便宜些的。

  好在韩冲很努力,也不怎么舍得用钱,反而劝林楠:“姐,我们俩住在哪儿是不在乎的,但帆哥将来是要成大事的人,我们必须为他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不然的话,他永远也无法挤身于上流社会。想从底层爬起来,得靠多少努力才行啊?”

  这么一想,林楠也觉得韩冲说的有道理,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两人一起打拼,尽量不让杨帆知道生活的艰难,不再让他重蹈以前被人嘲笑的历史。毕竟这儿的学习气氛是很好的。

  江海大学各类人等不同。有来自于极远偏僻山区的穷人,也有一些出身富贵的达官公子爷。一脚跨入大学,就等同于踩进半个社会了。

  只平常他们所用度的就很节省了。

  所以林楠就很少带他们出门逛街的,用林楠的说话:就算不买东西,走破了鞋子也是一种罪过!

  今天她既然要带两人出门,那肯定是想要给他们买新衣服。

  杨帆疑惑的看了看林楠:“姐,真的要给我们买东西?”

  林楠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是那么抠门的人吗?”

  韩冲接了一句:“是挺抠门的。”

  “好,那今天就不出去了。”林楠气鼓鼓的说道。

  韩冲一看,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向杨帆投过求助的目光。

  杨帆笑了一下,偎近了林楠身边说道:“姐,我知道你很辛苦了。我们不买东西,陪你一起上街逛逛好不好?”

  韩冲一听,冲他连连竖大拇指:林楠虽然才是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子,才比杨帆大一岁而已,但她其实很少打扮自己的。平常上街,大多是为杨帆准备的,再有多余的钱,就帮韩冲买点什么。

  用她自己话说:我天生丽质,人树在那儿就是一道风景,不需要干什么装饰。

  不过杨帆的话还是让林楠心中一暖,扭头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前可是个书呆子,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油嘴滑舌的了?”

  杨帆笑笑说道:“姐,我是想通了许多事情。你想:如果我只是个书呆子的话,那要是光靠你跟韩冲俩个,就算供我念完了书,又能有什么用呢?”

  林楠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过这个问题。又或者说,他们以前想得真的太过于简单了:总以为供他好好读完了书,年年拿第一,拿奖学金就够了,毕业后,自然会有好单位来请他去工作。

  但其实后来她跟韩冲真的工作之后才明白这些事情其实是很难的。没有关系的话,就算你是第一又能怎么样呢?

  只不过对于杨帆的这些变化,林楠一时接受不了而已。

  倒是韩冲接受的挺快的,快嘴快舌的说道:“姐!你不觉得我哥这一病病的特别好吗?早知道这样,小时候我就痛打他一顿了!”

  在韩冲心中,这杨帆的巨大变化完全是因为这次车祸事件引起来的。

  林楠白了他一眼说道:“行了吧,别在这儿胡说八道了,再这样说,我真的不出去了。”

  韩冲自然不敢再说下去,冲杨帆眨了眨眼,杨帆立刻去帮林楠取过包包来,乖顺的说道:“姐,我吃饱了,可以走了。”

  “走吧。”林楠其实也只不过是吓唬他们而已,昨天父亲跟他谈的并不是她跟杨帆的事情,而是畅谈了一下关于杨帆今后的发展。

  屡次的碰壁让林院长有些绝望,但他对杨帆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

  所以这次临走前,他并没有把一千万全带走,而是给他们留下了两百万。

  临走前,林院长语重心长的说道:“楠儿,这一千万来得很奇特。若不是为了孤儿院着想,我原也不想拿的,但杨帆生来就不同凡响,他的出身,必非平常之辈,所以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也是应当的。”

  林楠听了追问了一句:“爸,你为什么这样说?”

  林院长却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我带走八百万回去给海明看病,剩下的钱,要让那些没钱上学的孩子全部上学。还有余下的,就要为他们的将来做一个很好的谋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