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_第8章 瞎搅和

  可能是出于对病患的考虑,或者是尊重各位医者的隐私独门秘诀什么,会诊的医者都是按着顺序一个个的进入里面各施其能。

  看着一个个信心十足进去,垂头丧气出来的医者,张贺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眸子里却难以掩饰的失望。

  很快,轮到了余老,张贺的眸子里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因为余老的大名他是知道的,而余老进去的时间用的比任何都久。

  可惜,余老出来后,一脸沉重还带着思索之色,只是默默的往外走,他张了张嘴,又生怕打断了对方的思路,最终还是闭了嘴。

  接下来眼看着应该轮到杨帆了,一直没进去的王林却抢先一步,进去不到短短的一分钟,就如风一般冲了出来,在门口处控制不住身体的条件反射,干呕了两声。

  张贺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一边的张不凡却连忙堆起笑脸问道:“王大师,可看出什么来了?”

  王林朝他摆了摆手,擦了一把呕出来的泪水,等恢复了几分自然之后才摇头叹了口气道:“哎,很麻烦啊!”

  张不凡一听有门,双目一亮,立即殷切的把王林拉到了一边去:“王大师先喝杯茶润润喉再说!”

  王林接了过来灌了两口,端坐如松,凝眉闭目。

  张不凡面色一紧道:“王大师有话但讲无妨!”

  王林这才长长叹了口气道:“二少爷,恕我直言,老爷子或者说你们张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小?”

  张贺看着他吃吃的问道:“大师何出此言?”

  “因为老爷子得的根本不是病,而是中了邪祟,被人请了厉害的巫师下了降头,你赶紧想想是谁要对付你们张家或者说老爷子。”王林满脸严肃道。

  张不凡大惊,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急的六神无主道:“大师,你是知道的,我们张家家大业大,做生意的难免会有竞争对手什么的,无意中得罪人也是常事,而我们张家的基业更是爷爷一手打拼下来的,我实在想不出到底是谁要害他老人家啊?”

  “所以才说麻烦嘛!可怜老爷子这么大年纪还要遭这个罪!”王林一脸的悲天悯人。

  张不凡顾不得自矜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王大师,求你老人家发功,救救我爷爷吧!”

  王林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想救,实在是你们张家的这个对头太厉害了,我就算能够驱除老爷子身上的邪祟,也必然要耗尽数十年的功力。”

  张不凡急了,再次求道:“大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你就发发慈悲,救救我爷爷吧!”

  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奉上道:“区区薄礼,还请大师不要嫌少!”

  王林眼光毒辣一下瞥见了上面那一字后面的七个零,心中暗喜,表面却不动声色道:“既然二少爷如此相求,那我就尽量试试吧!”

  说着顺手将支票接了过来,张不凡大喜,刚想道谢,王林又一脸慎重道:“不过,别怪我丑话说在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我跟对方拼个两败俱伤,依然救不回老爷子,还请少爷莫怪!”

  张不凡呆了一呆,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有不停的感谢……

  趁此机会,杨帆最后一个进入了病房。

  其实在病房里还有其他人,除了一个跟张贺眉目间有几分神似的中年人之外,还有两个张家高价聘请来的看护妇人。

  杨帆面色凝重的翻了一下老太爷的眼皮,却没有如之前的医者般再看舌头,切脉,甚至听诊,因为这已经完全没必要,如果这些手段就能够诊断出来老太爷的病情的话,也不到今天了。

  皱着眉头沉吟半晌,杨帆突然朝中年人问道:“可以解开他的衣服看看吗?”

  这跟张贺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正是张贺的弟弟,也正是张不语的父亲张祥,闻言点了点头道:“没关系!”

  说着亲自动手,轻手轻脚的解开了自己父亲的衣服,露出了老太爷那跟鸡排差不多的胸脯,上面一些血管暴突起来,就如同一条条蠕动的蚯蚓一般,让人看了直想呕。

  十五分钟后,杨帆一声不吭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待在门口等待的众医者看到他的表情,心中没来由的松了口气,如果今天的风头被杨帆这个在他们眼里奶毛未褪,乳臭未干的少年人给抢去了的话,那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

  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有人唤他,抬头一看,居然是余老,于是杨帆走了过去。

  “怎么样,小兄弟,看出来点什么没?”

  余老笑着问道,随即又颇为沮丧的摇了摇头道:“张老先生的年纪虽大,但是心肝脾脏却非常健康,这种情况实在是闻所未闻,如同体内长了什么寄生虫,能够将他身体的养分全部吸走一样。”

  杨帆点了点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

  “哦?小兄弟看出来了?”余老喜形于色。

  犹豫半晌,杨帆压低了声音道:“不知道老先生对于蛊术持什么看法?”

  余老微微愕然,看杨帆双目炯炯,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顿时苦笑道:“小兄弟,不瞒你说,对于蛊术,老夫向来不信,不过,如今细想起来,张老先生的样子倒是有几分书中所描写的中蛊样子。”

  杨帆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道:“老先生,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蛊术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就曾经亲眼见过。”

  余老再次讶然,随即点头道:“小兄弟既然这么说了,那我自然相信你不会诓我,说来却又有点疑惑,以现在的科学如此发达,如果张老先生是中的蛊虫,那要查出来应该不难啊?”

  看样子,他相信的仅仅只是杨帆的人品,对于蛊术依然是半信半疑的。

  如果杨帆不能够解了他的疑惑,他多半认为杨帆是被人家给蒙了。

  杨帆果断的摇了摇头道:“不,老先生你错了,蛊虫并非就真的是以虫的形态来生存的,或者这么说也不完全对,蛊虫当然就是虫,只是很多蛊虫都细小得如同细菌一般,肉眼根本难以发现它的存在,随着科学的昌明,一些懂蛊术的苗巫也在与时俱进,尽可能的将蛊虫培养进化得更加的不可捉摸,也更加的厉害。”

  这么一说,余老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半晌,依然摇了摇头道:“小兄弟,并非老朽执拗,如非亲眼所见,实难让老朽信服,不过,看小兄弟的样子,应该对于自己的判断已是有了很大的把握?”

  “嗯!”杨帆果断点头道:“如果我判断的没错的话,张老先生中的应该是金线蛊,这种蛊虫因为细如发丝,形似金线而得名,一入人体即附在五脏六腑的血脉集中处,哪怕就是最先进的扫描仪器,都难以发觉它的存在,而且金线蛊培植不易,大多能够培植出来的巫医都会将其作为自己的本命蛊,轻易不会使用。”

  他内心的潜台词其实就是,这不管是巫医本人的意愿还是受人雇佣,必然跟张家老太爷有着深仇大恨。

  余老人老成精,哪里听不出来他的话中话,扶着白须不着痕迹的略过道:“照你这么说,这种金线蛊应该就是专门以人体精血养分为食的吧?”

  “没错!”

  “那为何张老先生一直处于深度昏迷当中,你说的金线蛊应该没有这个效用吧?”

  老头严谨的态度不得不让人佩服。

  杨帆颔首道:“没错,这个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因为金线蛊不但会依附在五脏六腑的血脉集中处,还会钻进骨头里吸食骨髓精血,虽然难以发现它的存在,却能够给中蛊者带来极大的痛苦,久而久之,中蛊者从内至外而腐,先是全身瘫痪,接着骨头全部坏死,最后肌肤溃烂成为一滩血水……”

  虽然心里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听着杨帆说的如此瘆人,余老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杨帆继续道:“所以,我判断张老先生是先中了毒,导致陷入深度昏迷之后才中了蛊的。”

  这么一说,倒是符合逻辑,但是余老依然有点不解道:“就算小兄弟的判断是正确的,金线蛊难以用现在的科学仪器扫描出来,可是,老朽孤陋寡闻,实在想不出有哪一种毒能够让人陷入深度昏迷当中,却又无法查到半点症状。”

  “回梦草!”杨帆断然道。

  “回梦草?”余老跟着重复了一遍这个陌生的名字,眼中满是疑惑思索之色。

  “没错,回梦草是一种能够让人长期陷入深度昏迷,而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症状的植被,如果用它来害人也很简单,只需要吸入两口它的烟雾就能够达到这个效果,哦,对了,还有些人叫回梦草为断肠草,没错,传说中害死神农的就是这回梦草。”

  杨帆说的虽然玄之又玄,却又条条是道,余老也不得不信了几分,闻言大惊失色道:“如此说来,张老先生岂不是无救了?”

  如果一切真如杨帆所说,那金线蛊已经是这般的厉害,再加上一个回梦草,那简直就是绑着秤砣上吊啊。

  杨帆笑了笑道:“也不尽然,现在我们先得确定张老先生确实是中了金线蛊,才好施救。”

  “那小兄弟还不快去……”

  说到一半,突然明白了杨帆的意思,一摆手道:“走,老朽带你去跟张贺先生说一下这个情况。”

  说完率先走去,杨帆对于老头的古道热肠敬佩不已,没走几步,突然,一阵莫名其妙的铃铛声传了过来,接着是一阵若有似无的念经声,两人一阵面面相觑,正好看到韩冲从里面匆匆走了出来,连忙拉住他问这是怎么回事。

  韩冲满脸不以为然道:“还不是那位王大师,说老太爷是中了祟,在作法给老太爷驱邪呢,叫我去给他找点雄黄酒来。”

  杨帆和余老无奈的摇头苦笑,杨帆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坏了,这王大师作法肯定要焚香的,这金线蛊如果吸到带刺激性的气雾会*不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