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_第7章 气功大师

  王大师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嘛,更何况,以我的功力这点颠簸算得了什么,想当年交通不方便的时候,为了给下乡的总理看病,我可是一天一夜走了两百公里的山路。”

  中年人肃然起敬道:“王大师仁心仁术,家父的身体就拜托您了!”

  王大师负手云淡风轻道:“放心吧,就算你父亲半只脚踏进了地狱,我也会化成菩萨把他拉回来!”

  “那是,那是,王大师就连砍成两截的蛇都能救活,家父这次有救了!”

  杨帆目瞪口呆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好半晌,才喃喃的问道:“余老……这位大师是何方神圣?”

  余老淡淡一笑摇头微讽道:“你不知道啊?那可是鼎鼎大名的气功大师王琳!”

  杨帆一边啧啧称奇的听余老讲着王大师的奇闻异事,一边跟随着进入了主屋的大厅。

  大厅里已经有十多个人在了,能够进入这里的人,要么不是主家亲自请来的人物,就是通过了初步考核的人,杨帆一进来,顿时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因为在场的人,无一不是白须飘飘,鹤发童颜的老者,就连那年纪已然不小的王大师,都显得特年轻。

  但是王大师的派头却是十足,此刻正坐在沙发中间高谈阔论,此前接他进来的男人打横作陪,有几位民间民医在恭谨聆听。

  观望间,一名身材修长,长相俊美,文质彬彬的男子走了过来招呼道:“余老,有失远迎!”

  余老温和一笑:“三少爷不必客气!”

  杨帆一听,就知道这位一定是韩冲的BOSS张家三少爷了。

  张家第三代共有三子两女,老爷子患了怪病之后,群医束手无策,张家第三代的五兄弟姐妹商量之后,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虽然一切都是为了老爷子的健康出发,但是三兄弟还是难以避免的暗中较上了劲,各自发动自己的人脉,在民间寻找隐世神医。

  而费劲波折从三百里之外请来王大师的就是张家二少张不凡,余老则是三少张不语请来的。

  要说他这个名字也很有意思,张不语的老爹当年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得罪了权贵,结果吃了大亏。

  而这时候张不语刚刚出生,所以就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希望他不要犯跟自己同样的错误。而张不语这些年表现也越来越好,是整个家族的三代中最有话语权的人物之一。

  可惜家族的接班人选他却不占优势,因为病榻上的那位老爷子最喜欢的,是老二张不凡。

  跟余老一阵寒暄,张不语看了一眼跟余老并排而立的杨帆,微微讶异道:“这位是……”

  杨帆微微一笑:“在下杨帆!”

  “哦!”

  张不语依然有点茫然。

  韩冲心中忐忑满脸涨红道:“三少爷,杨帆是我的好兄弟!”

  这下张不语更惊讶了:“你就是那个杨帆?”

  问的杨帆莫名其妙,倒是一边的韩冲微微尴尬的点了点头。

  张不语沉吟着没有说话,他确实知道杨帆这个人,而且为此还差点闹了个乌龙。

  因为张家现在的老太爷的症状也是昏睡不醒,时间比起杨帆来还要久了。

  而杨帆在被宣布了脑死亡的情况下居然都活过来,张家人就觉得有希望了,没想到打听道的最后结果居然是,杨帆是稀里糊涂的醒过来的。

  张家人只能作罢,但是对于杨帆并不陌生,只是,他想不同杨帆出现在这里干嘛?

  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韩冲直想找个地洞钻下去,虽然此前杨帆表现的有点诡异,但是他依然不认为对方居然会治病。

  倒是一边的余老给解围道:“三少爷,你可别看走眼了,这位小兄弟可是一名深藏不露的杏林高手!”

  “哦,这样啊,不好意思,多有得罪!”张不语客气道。

  而这时,那一直陪着王大师的张不凡也看到了这边的一幕,眸子微微一眯走了过来,而他显然并不认识余老,只是盯着杨帆不阴不阳道:“老三,这就是你请来的高手?”

  “二哥觉得有问题吗?”

  “我说老三,你也太胡闹了吧?”

  “二哥这话怎讲?”张不语的语气依旧淡然。

  “我说老三你看看,你看看,在座的哪位不是七老八十,精研医道的有德之士,你看你请来的这个,怕是连毛都没长齐吧?”张不凡一脸夸张的表情,张家向来就不是什么书香门第,能够出了一个养藏獒的二小姐,再出一个满口粗俗的二少爷也不出奇。

  张不语顿时微微一窒,尽管对方有点强词夺理,但是他却无法辩驳,因为他根本不清楚杨帆的本事。

  杨帆淡淡一笑道:“二少爷,如果活的老也算一种本事的话,乌龟早就统一地球了!”

  此言一出,顿时惹来了几道愤怒的目光,一边的余老却抚须莞尔一笑。

  张不凡气得七窍生烟,指着杨帆说不出话来,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哼,牙尖嘴利!”

  扭头看去,正是张不凡请来的那位王琳王大师,杨帆扭头咧嘴一笑:“谢谢大师夸奖!”

  王琳眉头微微一皱,再次冷哼道:“小小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这里也是你能浑水摸鱼的地方吗?”

  “哦——”杨帆一脸恍然的样子,挑了挑眉毛道:“大师的意思是……这个地方只有您老人家才能浑水摸鱼吗?”

  “你——”王琳勃然大怒,豁然站了起来,声色俱厉道:“放肆,我神功盖世,济世救人无数,要不是我淡薄名利,米国总统都要请我去当幕僚,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是是是……大师神功盖世,淡泊名利。”杨帆作势拱手鞠躬,却满脸晒然道:“只是,我有几个问题想不通,大师既然神功盖世,为什么就连出诊都要带着保镖,难道怕主家不付诊金?”

  不少人暗自窃笑,王琳气得七窍生烟。

  杨帆继续问道:“还有就是,王大师既然不图名声,为什么将自己跟名人的合影拿去自费出书,传的天下皆知呢?既然不图钱财,那王大师坐拥的千万豪宅,顶级座驾从何而来的呢?”

  这下,没人再敢笑了。

  王琳满脸涨成了猪肝色,突然双拳紧握,屈臂横在眼前,大喝一声,把众人吓了一跳,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打了一套拳,最终的定格是金鸡独立,食指和中指死死地指向杨帆:“你吃几碗饭,敢和我叫板?信不信我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

  一看这货激动的架势,杨帆五官挤出了一个窘字,周围几个杏林高手远远的躲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有人前拉架的,只有余老眉目含笑的看着这一切。

  张不凡似乎更怕大师一怒之下,连他家的别墅都要遭殃,连忙帮他顺气:“大师息怒,大师息怒……”

  王琳如同斗鸡一般瞪着杨帆,却始终没有发出自己的“凌厉一击”,僵持间,一声轻咳传了过来,众人扭头,一个年约五十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气势很稳,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而且没有普通中年人那种发福的身材,身材保持的很好,也没有白头发什么的,看得出来平日里花了不少钱保养。

  “大伯!”

  张不语连忙见礼,中年人就是张不语的大伯,张不凡的亲爹张贺,也是现在的张家家主。

  一看自家老爹出来了,张不凡劝下了王琳之后,也上前见礼顺便三言两语的偷偷打了个小报告。

  张贺的城府自然不是张不凡能比拟的,闻言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拱手朗声道:“诸位今天来到这里,都是为了家父的病情,我在此代表张家感谢诸位盛情高义,不管今天会诊结果如何,张家都有谢礼送上,一会还请诸位各施其能,家父的健康就仰仗诸位了!”

  众人连说一定尽力。

  在张贺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主屋旁边一栋独门的小楼,在一楼的一个收拾得一尘不染的房间里,隔着巨大的玻璃窗,众人终于见到了这次会诊的病患,张家的老太爷张之恒,只看了一眼,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连余老的眉头都忍不住皱了皱,回头看见杨帆却脸色丝毫不变,不由对于他的定力大为佩服。

  只见房间中间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瘦得不成人形的物体,整个人就像是皮包着骨头,乍看起来,就如同一具刚刚出土的古尸一样,又有点像欧美僵尸片里的丧尸。

  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够瘦成这个样子?

  哪怕就是患了病,瘦成这个样子也早就应该断了气,可是他依然还活着,因为一边的仪器都显示着他的心跳虽然缓慢,但是很有规律。

  “如大家所见,这位正是家父,于八个月前突然陷入深度昏迷当中,辗转去过各类大型医院,都难以得到一个确切的诊断,除了昏迷之外,唯一的症状就是营养流失很快,截止三天前,家父的体重已经减了足足四十公斤,现代的科学仪器已经是完全指望不上了,诸位……尽管放手施为吧!”

  张贺语气颇为沉痛的摆了摆手,不管是谁,看到自己的父亲被病魔折磨成这个样子,心情都不太好受,也是张家财大气粗,才能够在家里搭起这么一个跟医院的高级护理房毫不逊色的房间来,而以老太爷这样的症状呆不呆在医院里,已经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还不如留在家里就近照顾,给他一个较为舒适的康复环境,在医院里呆久了,没病都憋出病来。

  而到了今天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也有点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