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_第6章 瑜伽女神

  杨帆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韩冲,心中对于此间主人已经有了个大致猜测,却眨巴着眼睛反问道:“什么地方?看着倒是挺高档的,这里的房子很贵吧。”

  韩冲回答:“岂止是贵这么简单,这里一间厕所就可以在三环买一套两居室了,这里的客厅就可以在二环买套房子了。不对不对,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到这里来干嘛呢?”

  “给人看病啊,我看到广告之后过来的,对了,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看病?”韩冲的声音瞬间提高了七八度,周围人的目光刷刷刷的全都集中了过来。

  韩冲顺了顺气,压着声音说道:“哥,我真要叫你哥了,你是摔坏脑子了吧?行了行了,你别在这里跟我捣乱了,赶紧走,一会让主家发现,麻烦就大了。”

  说完韩冲就推着杨帆往别墅外面走去,杨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你别这样啊,我真是过来看病的。你让我瞅瞅患者也行啊,治不好我走掉就是了嘛!”

  “得得得……你想浑水摸鱼到别处去,别砸了我的饭碗!”

  一边说一边使劲推杨帆。

  杨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等到远离了韩冲的视线,才又掉了个头,围着大别墅转了起来,转了半个圈,不禁微微有点心惊,这地方的防备还真是森严,堪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还有无数的监控设备,相对一般人来说,简直就是铜墙铁壁。

  不过,以他的目力还是很容易的找到了破绽,钻进了绿化林之后,从一个靠近树干的墙角蹭蹭蹭的爬了上去,然后轻松一跃,落在地上,仔细的看了看,居然到了后花园,于是拍了拍手,得意一笑:“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可是,走了没几步,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

  然后……脑子里嗡的一声,鼻血差点当场冒了出来。

  只见那百花盛开,团团环饶的一片绿草地上,居然铺着一张巨大的草席,关键是在草席上还有一个女人。

  女人正以一个奇怪的肢势趴在席子上,上半身仅仅穿了一件白色的抹胸,紧紧压在草席上,如果让人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多少男人会顿足狂哭暴殄天物。

  而她那两条修长得不去跳芭蕾真是浪费的美腿却是从后面如同蝎子尾巴一般反折过来从肩膀上放了下来,纤细的腰肢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平坦的下腹上面仅仅穿着一条平角的白色紧身健美裤,裹在那水*一般诱人的*上,就跟没穿似的……

  那一副圣洁女神的神态配上如此诱人的肢势,杨帆直看得血脉贲张。

  足足三秒钟,他才反应过来,看着美女瞪圆了眼睛盯着自己,连忙干笑:“不好意思,路过,纯粹的路过……”

  说完低着脑袋蹑手蹑脚的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万一等那女人喊起来就麻烦了,

  不过,这妞还真他妈的正点,光那腿就足以玩个三天三夜了,还有那腰,那啥……

  尤其是刚才那个肢势,真的是要人老命了,如果谁有机会做她的男人,岂不是可以随便的扭曲出任何高难度的肢势肆意亵玩。

  想着都忍不住打了个机灵,嘿嘿贱笑一声,胡思乱想间,突然听到后面传来微弱的声音:“救我……”

  杨帆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妞儿瞪圆了眼睛吃力道:“我卡住了……”

  杨帆愕然过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到底发生怎么回事,顿时嘀笑皆非,犹豫了一下,慢慢的走了过去美女的脸色已经有点发青,身体正在高频率的微微颤抖着,两条美腿一颤一颤的,就如同达到了某种高潮一样。

  杨帆强憋一肚子笑意弱弱的问道:“要我帮忙吗?”

  “少废话……快……放我下来……”少女吃力的说道。

  杨帆连忙走了过去,蹲下身子,那惊心动魄的完美沙丘曲线近在眼前,更加的冲击眼球和考验心脏,刚刚压抑下来的邪火蹭的一下蹿起数丈高。

  但是要把对方从这个高难度动作中解脱出来,可不是把她的身体推倒就行了,这样很容易就会造成骨折,首先要伸手慢慢的扶住她的双腿,让她有个支撑,不至于折伤。

  抱住那双足以让某些恋足癖的男人幸福得眩晕过去的修长美腿,杨帆强自压抑心神,才不让自己的手有一丝的颤抖。

  然后伸手宽大的手掌,托住了少女的腰胯,触手一片粉腻幼滑,眼光难以避免的落在那闪烁着白瓷般光芒的平坦小腹上,那可爱的肚脐都显得性感到了极点,差点让血脉贲张的杨帆心神失守。

  微微呼了口长气,杨帆慢慢的托着她折了回去,转到一半的时候,右手离开了她的腰胯,整只手掌贴着托住了她的小腹,那奇妙的触感端的是销魂蚀骨。

  好半晌,终于将她的身子板了过来放下,但是少女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了下来,反倒显得更加的难受,双手撑地想要努力的爬起来,杨帆连忙阻止道:“别动,我先帮你揉一下,否则的话很容易落下病根。”

  说完也不等少女应声,用两个拇指分开两边按在少女那纤细的腰肢上慢慢的揉了起来。

  实际上,此刻的少女也根本无法发出声音来拒绝,因为她感觉自己要不以下小腿以上已经麻痹不堪完全失去了控制,胸口似乎堵着什么东西,就连呼吸都很难受。

  好在随着杨帆的按摩,让她觉得那股压在胸膛的气慢慢的消散,腰部也渐渐的恢复了知觉。

  随即,杨帆用两个拇指抵住她腰间两个关键穴位轻轻的转了几圈后,开始加重力道,然后换过来用左右拇指和食指分开继续重复着相同部位的按摩,分开另一只手在她的脊椎尾骨慢慢的揉动着,掌心的边缘难免避免的跟那挺翘的臀部阵阵碰撞。

  腰部逐渐恢复知觉的少女的脸色不再那么难看,苍白中泛起两朵小小的红晕,长这么大以来她何曾跟一个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男人的大手放佛有种滚烫的魔力一般,轻松的梳理着她扭伤淤结的筋骨,在逐渐放松的同时带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迅速的传遍全身,就连骨头都阵阵酥麻,洁白的玉体从头到尾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如同一具无暇的美玉雕像般。

  更加让她感到娇羞无比的是,她居然一点都不排斥这种感觉,就连已经恢复了说话力气偶忘记了喊停,甚至隐隐有点期待那只粗糙而宽厚的大手再用力一点。

  杨帆看到她身体上的轻微颤抖已经逐渐止歇,似乎在考虑某个重要的决定般,略一迟疑,突然抽回双手,用两个拇指顶住了少女两边的环跳穴。

  就如同突然换了个大功率发电机一般,少女只觉得那股子电流突然增强了十倍,浑身忍不住微微一颤,一声诱人到了极点的呻吟冲口而出……

  杨帆暗呼,真是要了老命。

  少女一阵痉挛过后,才大的松了口气坐了起来,脸色一变娇喝道:“你是谁?怎么闯到这里来的?”

  杨帆正色道:“首先,我刚才已经声明过了,我纯属路过,其次,我刚救了你一命,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现在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先走一步,再见……不对,再也不见!”

  边说边朝前面退去,少女气得柳眉倒竖,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杨帆听她话才怪呢。

  少女大怒,扬声喊道:“威武将军!”

  杨帆不知道他在喊谁,但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于是撒开了丫子狂奔,眼看着快到了前院,才放慢了脚步。

  刚拐出路口,就看到了那姓余的老者正跟几个人在说话,看到他从里面转出,不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杨帆连忙还以微笑,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对方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的身后,突然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冷,豁然扭头,大吃一惊,一条大狗悄无声息的朝他冲了过来。

  这大狗真够大的,怕是最少有一百多斤,威风凛凛的就如同一头狮子般,杨帆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头藏獒,难道这就是威武将军?

  来不及多想,威武将军已经留着哈喇子咆哮着朝他冲了过来。

  关键时刻,杨帆闪电的把自己手里的包往狗嘴一塞,自己也被威武将军那强大的冲力扑倒在地,两人……一人一狗在地上展开了惨烈无比的厮杀,不少在外面排队的人都捂着眼睛不忍或者不敢看这血腥的一幕。

  不过,杨帆在地上打了个滚后,很快就爬了起来,浑身轻松无比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地上的藏獒等着凶狠的眼睛,朝他不停的吐着舌头,却是没有丝毫实质性的攻击举动。

  这样诡异的一幕,看的众人眼珠子都掉了下来。

  “好——“

  死一般的沉静中,突然传来一个洪亮声音,居然是那余姓老者。

  “好一手神针,市井中果然藏龙卧虎,小兄弟深藏不露啊,敢问师从何门?”

  余姓老者满脸激赏的看着杨帆道。

  这时,有那眼睛犀利的人才看到在藏獒的颈下三寸腋窝处,赫然扎着一根闪亮的银针,顿时惊骇莫名。

  杨帆对老者微微一礼道:“老先生过奖了,微末之技,难入高人法眼,献丑了!”

  余老知道他不愿暴露师门,微微颔首算是回了一礼,也不再追问。

  不过,有那知道老者身份的人,看到他对于一个少年如此客气,顿时惊讶不已。

  便在这个时候,一声尖叫传来:“威武将军,你怎么了?”

  杨帆扭头看去,就见刚才的瑜伽少女也追了过来,身上已经加了件大衣,盖住了曲线曼妙的身体。

  于是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个混蛋,你把威武将军怎么了?”少女怒视着他道。

  众目睽睽之下,林越只得停住了脚步。

  一边的韩冲听到响动转了过来,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当场晕了过去,气急败坏道:“哥,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杨帆还没来得及说话,少女就厉声问道:“韩冲,这混蛋是谁?”

  “额,二小姐,这是……大先生亲自请来的小神医,专门给老爷子看病的!”此情此景,韩冲也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少女脸色稍缓,却依旧不忿道:“我不管你是谁,如果威武将军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杀了你偿命!”

  杨帆举手道:“好好好,你别急,我马上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威武将军!”

  说完微微呼吸了两口,慢慢的蹲了下来,一言不发紧紧盯着恶狗血红的眼珠子,明明五官并没有多大变化,但是众人却觉得他在瞬间变幻了千百种表情,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千百种情绪,而接下来,更是闭着嘴巴用鼻音发出了一阵绵长的呜咽。

  随着他呜咽的节奏变得短促,众人赫然发现,那只恶狗的情绪似乎变得欢乐起来了。

  一人一狗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流”了足足两分钟,杨帆一只手放在了藏獒的脑袋上不停抚摸,一手极快的取下了银针,得以挣脱束缚的威武将军一跃而起,同自己的脑袋蹭着杨帆的手不停的撒欢,众人顿时瞠目结舌。

  二小姐更是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要知道,威武将军可是除了自己之外,见到任何人都是凶相毕露,跃跃欲试的,如今那撒谎的模样,简直就像看见了自己亲爹。

  杨帆陪着威武将军顽耍一阵,才拍了拍它的脑袋,威武将军欢快的跑开,跑了几步又依依不舍的回头直摇尾巴,知道杨帆再次回首,它才欢快的跑会了自己的老窝,就连它老娘……二小姐都晾到一边去了。

  “这下可以了吧?”杨帆摊手问道。

  二小姐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有心想要追究他刚才乱闯的责任,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又实在开不了这么口,加上对方是自己老爸请来的小神医,万一真的能够治好自己爷爷。

  想到这里,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今天我就先放你一马,最好别再让我看见你!”

  完了,骄哼哼的离去。

  场面瞬间冷场,余老突然朝杨帆笑道:“小兄弟,可否愿意跟老夫一起进去!”

  杨帆微微一愣,随即感激道:“多谢老先生!”

  韩冲这才迷迷瞪瞪的回过神来,哭丧着脸暗自哀嚎:“哥,你这是要玩死我啊?”

  几人走了没几步,突然,门口又传来了一阵喧哗,杨帆、余老、韩冲三人忍不住回头看去,顿时微微一愣。

  只见两辆黑色奥迪夹着一辆劳斯莱斯从大门口直接开了进来,引得众人纷纷猜测来者是谁,居然这么大的排场。

  三辆车从杨帆身边滑过,在主屋的大门前停了下来,两个西装革履保镖打扮的汉子率先从劳斯莱斯里钻了出来,其中一个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而奥迪车也走出了一个气度俨然的中年人,却挤出一脸笑容候在了劳斯莱斯前,半晌,劳斯莱斯里才钻出一个人来。

  中年人连忙上前扶住对方,这是一个年约六十左右的老男人,却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衬衣赶时髦,脑袋大,脖子粗,留着一头长发扎了起来,油光发亮,保养的很不错,看起来跟国内歌坛一哥刘欢差不多一个款式,却没有半点人家那种大腕的气质,反倒让人一看就想到了为老不修这个形容词。

  尤其是,在老男人的手上还戴着三个硕大的戒指,脖子上挂着一条差不多半斤重的金项链,十足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但是,那中年人却对于老男人特别的尊敬,一边往里迎一边赔笑道:“王大师辛苦了,坐了这么久的车,累坏了吧?”

  王大师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嘛,更何况,以我的功力这点颠簸算得了什么,想当年交通不方便的时候,为了给下乡的总理看病,我可是一天一夜走了两百公里的山路。”

  中年人肃然起敬道:“王大师仁心仁术,家父的身体就拜托您了!”

  王大师负手云淡风轻道:“放心吧,就算你父亲半只脚踏进了地狱,我也会化成菩萨把他拉回来!”

  “那是,那是,王大师就连砍成两截的蛇都能救活,家父这次有救了!”

  杨帆目瞪口呆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好半晌,才喃喃的问道:“余老……这位大师是何方神圣?”

  余老淡淡一笑摇头微讽道:“你不知道啊?那可是鼎鼎大名的气功大师王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