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正文_第2章 雪中送炭

  冷峻男子说着从皮夹里取出一张烫金的名片递了过来,上面除了他本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外,还有一个大大的某律师事务所的LOGO。

  林楠看了一眼,俏脸顿时一沉道:“没什么好谈的,我弟弟现在不舒服,请你不要打扰他!”

  对于她的态度,刘律师丝毫不以为许,轻轻一笑道:“林楠小姐,我是带了很大的诚意来的,而且,我问你一声只是尊重你而已,你并非杨帆的监护人,你没有资格代表他来承担个人有关法律上的责任。”

  林楠大怒,正想骂人,病房里突然传出一个嘶哑的声音:“姐,让他进来吧!”

  林楠顿时愕然,自从杨帆醒来之后,这还是第一次主动的跟自己说话。

  她一直担心杨帆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尽管在跟医生对话时,她对于杨帆还是保持着极大的信心,认为他不是个懦弱到自杀的人;但是对于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的性格,她比任何人都了解,沉默、寡言、尤其是对于内心情感的偏执,更是到了一个不可理喻的程度,才导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再加上沉睡了足足两个月后,甫一醒来就用注射器插进了自己的心口,让她好生担忧不已。

  不过,好在经过那天晚上后,杨帆再也没有自残的倾向,让她才放心不少,这个关键时刻,她不想杨帆再被外界所打扰,所以才拒绝了刘浩洋的进入。

  但是,既然杨帆已经开口了,她似乎没有借口再阻挡,于是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去,不管如何,杨帆愿意开口说话,似乎一切都正往好的那方面发展。

  刘浩洋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的走进了病房,看了一眼满脸怒容的壮硕少年韩冲,才把目光落在床上的病号身上。

  对于他的到来,杨帆脸上没有欢迎的热诚,也没有拒人千里的冷漠,微微眯着眼睛,将他从头打量到脚。

  刘浩洋暗自冷笑,表面却不动声色的和煦一笑:“看样子,杨帆同学恢复得不错,过不了几天又可以在学校里活蹦乱跳了!”

  说着自顾的拉开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杨帆脸色不变的淡声道:“刘律师有什么事吗?”

  刘浩洋微微一愣,这人的声音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似乎跟自己了解的资料有点出入啊。

  不过,他的表情也是一闪即逝,不管如何,只是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半大毛孩罢了,如果连这都搞掂不了,自己也不用混这行了。

  于是笑了笑道:“杨同学,作为你的同学跟好友,周少对于你的受伤住院表示极大的关心,可是学业繁忙,你是清楚的,他本人又抽不出时间来,所以托我代表他来看看你的伤势,如今看到你完全康复了,我想他肯定高兴极了!”

  身后的韩冲听了勃然大怒,直想将自己手上的馒头当板砖使砸他个狗日的,好在林楠见机得快,一把将他按住了。

  杨帆淡淡一笑:“周少有心了,请帮我谢谢他!”

  看着他的笑容,刘浩洋再度凛然,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的摔坏了脑子,还是真的想开了,否则怎么会如此的云淡风轻?似乎丝毫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于那个直接导致他从四楼摔下来的人,更是没有自己预想中的愤怒。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刘浩洋再度笑了起来:“这是应该的,周少得知杨同学家境并不富裕,托我带了笔慰问金过来,希望杨同学不要嫌少,务必要收下来!”

  说着从自己的钱包里拈起一张纸递了过去,上面的金额赫然显示着这是一张四十万的现金支票。

  屋子里的其余三人顿时愣住了,林楠跟韩冲异口同声道:“别拿!”

  到了今天,杨帆融合了这具躯壳主人大部分记忆后,才总算对于“自己”受伤住院的前因后果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

  是的,他从四楼跳下来确实是一种自杀的行为,或者是说在那一刻,他确实想死了。

  可如果不是那个姓周的年轻人从后面推了他一把,一切似乎都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是那姓周的年轻人出手了,而他从四楼跳了下来。

  可惜除了自己外,在这昏迷的两个月中,没有任何人愿意给他作证,而他自己本人已经被医院定性了永久性深度昏迷,也就是传说中的植物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警方很快将他的行为定义为自杀。

  当然,对于警方的这个结论,林楠表示了激烈的抗议,因为在杨帆跳下去的十多分钟前,曾经给她发过一个短讯,等她赶到现场的时候,刚好看到杨帆的身子从四楼摔落下来,随即看到了周少那张狰狞的面孔。

  当时心急把杨帆送到医院,没来得及计较,可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她又哪里会相信杨帆会自杀的?

  所以在杨帆住院期间,她曾经找相关部门举报周阳谋杀,奈何手上没有半点直接证据,加上杨帆本人又昏迷不醒,控告不但没有被法庭接受,反倒被周家的律师反告她毁谤和勒索。

  就在杨帆醒来的那一晚,气不过的林楠甚至找上了周家,结果却被周家的保镖给拦在了门口,得知消息的韩冲赶了过去,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后来两人都被杨帆醒过来的消息给振奋了,又生怕杨帆再自残,所以日夜守在他的身边不敢稍离半步。

  没想到半个月过去了,眼看杨帆就要出院,这个时候的周家却派了律师过来,送上大笔的慰问金,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加上周阳本人根本不出面,什么关心安慰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林楠和韩冲哪里肯让杨帆接受这钱。

  而以他们对于杨帆的了解,肯定也是不会接受这种施舍的。

  出人意料的是,杨帆看了一眼那支票,顺手就接了过去,淡淡一笑道:“请刘律师代我谢谢周少!”

  林楠跟韩冲大吃一惊,面面相觑,刘浩洋心中石头落地,欣然一笑道:“一定,一定,杨同学好好休息,注意身体哈!”

  虚伪无比的关心一番,刘浩洋告辞而去,林楠愤然道:“你干嘛要拿他的钱?”

  杨帆微微一笑:“有钱干嘛不要?”

  林楠一愣,怒道:“拿人的手软,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告他了吗?”

  其实,事到如今,她也不确定杨帆到底是自己跳下去还是被人推下去的,一切都是怀疑而已,而杨帆醒来后这半个月,根本就没跟他们说过半句话。

  杨帆怅惘一笑道:“有什么好告的,本来就是我自己跳下去的!”

  林楠跟韩冲双双愕然,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很简单,如果真是杨帆自己跳下去的话,周家为什么送上这么大笔钱?

  这家人可没有一个长得像善心人士啊!

  他们只当是杨帆怕了周家权势,或者是……见钱眼开。

  不过,这个念头他们很快就打消了,因为杨帆并没有把支票揣进自己的口袋,而是递给了林楠:“你拿去把支票兑换了,付清医药费吧!”

  林楠怔怔的接过支票,随即又想起一事,还了回去道:“不用了,医药费的事情,江医生说市里面刚刚兴办的“阳光基金”已经给我们解决了!”

  关于这件事情,他们这段时间也没少聊起,当然,都是她跟韩冲在说,杨帆在听,这个阳光基金,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杨帆受伤的事情,非常热心的将杨帆住院所需的大部分医药费亲自送上门来了。

  杨帆淡笑道:“既然我们自己有钱了,那个什么基金的钱就还给他们,让他们拿去帮助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吧!”

  林楠微微一愣,随即恍然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想通了这点,她也不纠结杨帆为什么要收刘浩洋送来的钱了,兴冲冲的跑了出去,找到了办公室里的江医生,将之前的遭遇和杨帆的决定说了一遍。

  江医生听了一愣一愣的,半晌才欣然一笑道:“我支持你们的决定,还是杨帆这孩子有觉悟,难怪老天都舍不得收他啊!”

  林楠一笑,与有荣焉。

  接下来,江医生亲自带着她去结算,得出来的结果,除了林楠和韩冲千拼万凑出来的十二万块钱外,阳光基金给杨帆一共垫付了十七万多的医药费。

  支票的面额是四十万,还掉基金的钱和自己借同事好友的四万,大概还剩十九万左右,林楠暗自估算半晌,又跟杨帆商讨了一下,决定留下几万块的后续治疗费用,将多余的钱就捐给这个阳光基金。

  通过林楠的传述,杨帆表示想见一下这个阳光基金的负责人当面亲自表示感谢,江医生笑着说改天帮他们安排,杨帆也不再坚持。

  下午时分,在韩冲的搀扶下,杨帆终于离开了这个躺了两个半月的医院,似乎留恋般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江医生正靠在窗口目送他们。

  林楠发现了这一幕,回头朝这位仁心仁术的好医生含笑挥手。

  直到三人上了路口的出租车,江医生的笑容才收敛,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将林楠姐弟退还基金垫付医疗费并且决定给基金捐款十万块的事情说了一遍,对方沉默半晌,淡淡的说道:“那这些钱……你自己留着吧!”

  江医生忙道:“老先生,这不使得,太多了!”

  作为江海市首席内科医生,江医生的待遇本就非常优渥,在时代的风气影响下,收红包的事情他也不是没干过,当然,有时候收红包跟医生的品德没多大关系,纯属为了安病人家属的心。

  可是,这么大的红包,他还是第一次收到过,况且早在两个月前,对方已经给了他一张十万的支票。

  人不可贪得无厌,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对方呵呵一笑道:“这是你应得的!”

  “那……恭敬不如从命,多谢老先生!”江医生偷偷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不用谢我,如果他们再次问起的话,你知道怎么说了吧?”

  “知道,知道!”

  “嗯,那就好!”

  对方说完这句,立即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江医生微微怔了怔,半晌才长长的出了口大气,就如同主刀做了一项大手术般,以自己的身份跟对方说话,居然还如此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