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六宫盛宠:庶女为后 > 第494章 嘴欠了吧?抽自己啊!

  皇帝的声音要把云贵妃吓死了,她蓦地惊跳而起,发了一身虚汗。

  “皇皇皇,皇上您在啊哈哈哈……”云绾容捂捂砰砰砰要跳到喉咙的小心脏,才发现——

  她衣服呢!

  我天!云绾容赶紧扯上滑落软榻上的外衫,三两下披好,动作溜到不行。

  齐璟琛光明正大地把目光放在眼前美好光景上,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就被遮得严严实实。

  眼见云贵妃惊吓过后美目圆睁,这是缓过神来打算跟他算账了。

  齐璟琛凤眸一瞪,恶狠狠道:“乍乍惊惊的,吓着朕了!云贵妃就没一天肯让朕安生!”

  这倒打一耙的本事,云绾容表示很服气。

  刚才那番言论尤在耳边,云绾容心虚啊,哪敢跟他计较,小心赔不是:“皇上你来了不让王保全通报一声?臣妾好去迎驾啊。”

  皇帝一副勉强大度不跟你计较的样子,拨了拨她落在裳内的青丝,凶悍的表情说收就收。

  论变脸,皇帝能以一敌百,不带输的。

  这会人家已是缠缠绵绵暧暧昧昧地在她耳边说:“朕更喜欢云贵妃一丝不挂躺床上等朕宠幸的样子。”

  云绾容懵了懵。

  不!你听我解释!云绾容忙开口:“臣妾是让檀……”

  “朕都知道。”齐璟琛完全没给她说下去的机会:“云贵妃是想换点花样,朕懂。不过云贵妃下次别叫旁人,这身子只有朕看得。”

  面对自说自话的皇帝,云贵妃已无力辩驳。

  她认命,咬牙:“皇上说的对,臣妾就想来点情趣!”

  皇帝将人拉到怀前,柔情蜜意地搂着人,接着摸摸云绾容的后背,十分认真地问:“绾绾今夜不穿小衣睡吗?”

  “……”告诉我,为什么你对我的小衣如此执着。

  齐璟琛惋惜:“要不绾绾先把衣服脱了吧,咱先把小衣穿上。”

  云绾容嘴角一抽。

  她那桃花眼微微弯下,笑意在其间流淌,最迷离动人不过了。

  云绾容皓手搭上他的肩,侃笑道:“皇上你确定臣妾脱了,你还能让臣妾穿回来?”

  “云贵妃是不相信朕吗?”齐璟琛轻柔她的发,义正言辞道:“今夜穿不回,明儿总能穿上。朕又不是禽兽,能少你一件衣裳。”

  不,这已经不是衣裳不衣裳的问题了。

  “皇上想了吗?”云绾容挑衅地扬眉,左手往他衣襟里探。

  胸膛火热热的温度传至掌心,云绾容趁机摸了几把,结结实实的。

  麻痹好对口味,云绾容觉得自己的手不听话收不回来了,深沉思考:“要不咱先别说了,先去生娃娃?”

  “不能委屈了云贵妃啊。”齐璟琛完全不进套,还份外为她着想:“既然朕不是云贵妃心中良人之选,朕怎能强人所难呢。”

  云绾容抬头对上他的眼——

  皇上,快收回你那深爱却又满含伤害的眼神!

  搞得她好像是个渣!

  云绾容哪还顾得上跟他聊骚,此刻脑子里满满飘着几行字。

  来了来了,她就知道事儿没完,皇上就在这等着呢!

  嘴欠了吧?抽自己啊!

  云绾容舍不得抽自己美美的脸蛋,想了想,发现唯有主动投怀送抱、甜言蜜语,把刚才的话反过来啪啪打自己的脸才有可能把人哄回来。

  但谁听那些话都知道是真的啊,解释出来的唯有违心之言。

  好难,自己真是挖了个深坑完美地把自己给埋了。

  偏偏皇帝今日的人设是坐怀不乱的君子。

  一时间云绾容也想不出办法,有气无力道:“皇上都听到了啊?是啊,臣妾的确是那般想的。”

  皇帝挑眉,显然没料到云贵妃承认的如此痛快。

  “皇上你也先别想着谴责臣妾,臣妾就问问你,知慕少艾时可曾想过自己喜欢的女子是何模样?”

  云绾容接着说:“那时皇上想的一定是,那人得是个端庄贤惠的姑娘,要有才情样貌,姑娘娘家权势上能助你更好。”

  齐璟琛想了想,真没错,所以当初他娶了皇后。

  然而他发现真正喜欢的……

  齐璟琛看看云绾容,漂亮是漂亮了,见鬼的端庄贤惠,又能作又能闹,老虎头上能拔毛,少看一眼上房揭瓦。

  没规矩,没眼色,没脸没皮恬不知耻。

  天呐,他喜欢上了什么样的东西!

  齐璟琛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不然会质疑自己眼光恨不得自抠双目。

  “朕明白云贵妃的意思。”齐璟琛艰难地开口。

  云绾容笑眯眯:“所以皇上生什么气呢,既然皇上都愿意帮臣妾擦香香了,谁敢说你一定不会为我洗脚呢对吧?”

  “……”感觉这是送命题,齐璟琛不知该如何作答。

  但有一点他是肯定的,他刚才说的都是轻的!得寸进尺才是云贵妃最大的本事!

  “云贵妃不觉得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吗?”齐璟琛黑脸:“朕堂堂九五之尊,你当朕是什么人。”

  云贵妃回答的毫无压力:“男人,我男人,爱我的男人。”

  让他放下皇帝的尊严,云绾容觉得基本没可能。但她不一样啊,她又不要脸,逗弄这一本正经捍卫自己地位的大黑脸,多有趣!

  云贵妃在作死的路上一路起飞不能自己,指尖点着他那颗健壮跳动的心脏,笑得肆意张扬:“皇上信不信有一天……”

  齐璟琛知道她后面未说的话是什么,呵呵她一脸:“若真有那天,朕干脆遣散了后宫,一只莺燕都不留,正好做你那心中良人模样?”

  云绾容怔怔,看他不经心的表情,一巴掌就朝他俊脸摁去:“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皇上就不用假设了。”

  齐璟琛抓住她的手:“朕在考虑一件事?”

  “什么?”云绾容摸不着头脑。

  “朕是如何一步步把云贵妃宠到对当朝圣上动手动脚的?云贵妃的爪子是不是放错了地方。”

  皇帝最后的话让云绾容瑟瑟发抖,她抽抽手,抽不出来,小心翼翼地观察皇帝的脸色,弱弱说:“皇上您有所不知。”

  “讲。”

  “臣妾不止动手动脚,还动心啊。”某人轻轻说。

  乍然被表白,齐璟琛毫无防备的心受到强烈攻击,血槽大空。

  23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