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502 大做 破障 遭遇

  失去了罗刹初血赐予的高贵,邪天依旧高贵,甚至高贵胜过往昔。

  罗刹初血赐予他的高贵,是令他愤怒的,而凭女而贵,则让他骄傲。

  他赶走了众祖上,唯独将小罗铮留了下来。

  小罗铮,依旧是他深深为之厌恶的罗刹。

  但今时不同往日……

  因为今时的罗刹,是他女儿小铃铛的罗刹。

  “至少,在此界如此,不是么……”

  看着天上,邪天喃喃自语。

  这自语没有前因后果,看似突兀,小罗铮却一下就明白了。

  在上界罗刹狱没有插手之前,代替元老议会统治三十六血界的,就成了小铃铛。

  而且,所有罗刹都还服从于此点,生不出半丝的反抗之心。

  但小罗铮,更明白另外一点

  “比,比起她,更恐怖的,是,是……”

  哪怕邪天让他变成了三十六血界最顶尖的祖上之一……

  哪怕十三位元老齐齐驾临……

  小罗铮,依旧桀骜。

  但此刻,面对不再是大人的邪天,他所有的傲气,都无法从傲骨中滋生,并支撑他。

  噗通……

  小罗铮,再一次地跪了。

  这一跪,便和那些听从邪帝传人之命,前往葬海打听消息的众祖上一般,完成了自我最彻底的失陷。

  “拜,拜见主,主上……”

  这四个字,可以当成邪天于三十六血界之旅的结尾。

  接下来,对他而言是一段安静的日子。

  在参悟了古血池中蕴藏的阵纹,继而将其进一步完善后,邪天就在古血池旁呆着,一边查看正疯狂吞噬古血池精血的小铃铛,一边对趴伏在地的小罗铮说些什么,一边,思考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同时在思考如何行事的,是和小铃铛同时重生的,种魔。

  希望的气息很香,却很远,更难以获得。

  至少在种魔看来,是这样的。

  毕竟在所有生灵眼里,他同样是最为美味的存在,所以他非常确定,拥有这种美味属性的存在,是和自己一般强大的。

  “呵呵……”

  似乎因此笑了笑,藏于混沌中的他,伸了个懒腰,接收了一股吹遍大半个域外战场的风。

  收获有些小。

  这些带着不知多少生灵的神魂、力量、意识、等一切存在的种魔之风,仅仅让包围他的混沌淡了些许。

  “还不够啊……”

  种魔似乎动了动四肢,因为混沌的束缚而显得很是艰难。

  他好像打算撑破包裹自己的混沌,却也不因无法撑破而沮丧,仿佛这混沌不仅在束缚他,同时也是在保护他一般。

  “慢慢来,不急……”

  说是不急,一丝风声却从混沌中透出,飞向数百万里外的某处,在掠过三位酆崖军士后倏然一转,返回混沌。

  这,仿佛就是他不急的原因。

  就在种魔带着混沌,代替罗铮走在无敌之路上时……

  “三位精英陨落!”

  “是种魔做的!”

  “有古怪!”

  ……

  黍天子很好奇。

  他不知道种魔杀三位酆崖精英,究竟有什么古怪,在他看来,不杀才是古怪。

  仿佛知道他心头所想,一旁的天帝帝允轻声解释道:“历来出世的种魔,都不会做这种无聊之举,他们要做的,就和之前那股风一般……”

  黍天子恍然大悟。

  “因为人太少,所以不屑么……”

  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斩魔总殿为何会严令每支斥候都不要超过五人,只有如此,方能保存酆崖的实力。

  虽说这样的精英,根本没资格在种魔面前显现实力,但域外战场,可不只是有种魔这个敌人的。

  种魔异于往常的行事,让斩魔总殿内的气氛凝重了不少。

  那群算出种魔之风和之前相差仿佛的老者,正和种老等大人皱眉议论什么。

  似乎想到了什么,黍天子忽然失笑。

  “若在平时,死掉三位精英,能惊动斩魔总殿么?”

  不会。

  甚至连分殿统领都不会被惊动。

  但如今,因为杀了三位精英的是种魔,便让酆崖最高层凝重如斯……

  “种魔……”

  黍天子竭尽所能,幻想着他没有见过的种魔。

  罗铮即使见过,甚至被追杀过,此刻却也在做同样的事。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单独面对种魔,他是恐惧的。

  但若再加上如今域外战场混乱的局势,他又具有了三分信心。

  之前种魔未出,他尚能镇定,如今这两种情绪,却折磨着他。

  这是一道坎,形如魔障,破之能战,不破则逃,而且只能逃。

  而就在他下定决心准备破开魔障时……

  “嗯?”

  眉头皱起的他,看向了葬海方向。

  他的视线并没有落于葬海,而是落在这个方向上的,亿万里之外。

  那里,气血冲天,豪气干云,只不过这豪气在干云的同时,也让他茫然了少顷。

  “种魔出世,你豪气干云……”

  似乎明白了什么,罗铮只觉得气血上涌……

  好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他将这口即将喷出的老血咽了回去。

  随后,他忌惮地瞟了眼种魔气息所在的方向,毫不犹豫,掉头就走。

  “一群蠢货!”

  走到半截的小树,终于还是在疯狂的咬牙切齿间,掉头返回。

  然后,他就看到了同样豪气干云的归殿众杀才,并骂出了和罗铮一样的话语。

  “那些归殿的元老……”独龙却没想那么多,但见他看到过的元老居然倾巢而出,却也忍不住开口,“道祖,能参与此战?”

  “不可能!”红衣巨刀顿地,声音斩钉截铁,“邪天说过,这片战场,绝对不允许道祖出现!”

  武徒皱眉道:“邪天不会胡说八道,既然如此……道祖出现,甚至出手,会产生什么影响?”

  众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莫非……”武商眉毛一挑,“种魔也十分反感打了小的来老的这种龌龊手段?”

  众人很想夸奖武商,却不知从何夸起。

  而就在此时,小树心中一凛,连忙看向归殿的队伍所在。

  “种魔他们没碰到,倒,倒先碰到魔了!”

  这对被讥讽过的九州众人来说,不啻于幸灾乐祸的良机。

  但他们做不到。

  因为归殿队伍碰到的魔,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而这场遭遇战,更是在众元老风轻云淡的一声令下后,爆发。

  “去吧,让婢奴女元老看看你们真正的实力!”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