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 > 第三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神榜

  天神峰,一座被诸多世人所知晓的山峰,这个地方来过太多太多的大人物,大家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祭拜。

  久而久之,这个地方也变得越来越神,准确的说是被大家传的是神乎其神,有人说在这个地方修炼可以加速突破到更加的境界,但是这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待商榷。

  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个地方的名气,那么多的大人物都曾经来过这里,别人自然是打破了头颅也想往这里来,不说在这里修炼,至少来看看这天神峰也是好的。

  就在今天,天神峰再一次无比热闹了起来,许多的修士都来到了这里,其中年轻人修士居多,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拿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名次。

  其中皇子有,大家族大势力中的人也有,这些人全部都聚集在了一起,场面十分浩大,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

  在这些人的外围,侍卫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们给包围了起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别人冲进来。

  这里的排名比其他地方的排名有公信力的多,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的年轻人都曾经来这里洒下过热血。

  哪怕是当今皇帝,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来过这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个地方也不可能吸引这么多人来了。

  年轻谁不气盛?

  哪怕这排名只是一个虚的,他们也会打破头颅去争抢,那种骑在别人头上的感觉才是他们所需要的。

  “蒋大皇子,今年的天神榜,你能拿到第几的名次?”这时候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响起,虽然他现在面对的人是一个来自于皇宫嫡系中的皇子,但是他的语气中也没有几分恭敬。

  别人见到了皇子可能会低声下气,卑躬屈膝,但是他不同,他虽然不是皇子,但也是这叶家之中的嫡系公子,叶家的侍卫范围虽然不如皇宫,但也不是一般的势力可以相比,所以他现在哪怕是见了皇子,他也不怕。

  全天下恐怕也只有他们叶家的人才敢这样做了。

  听到这个年轻人的话,那个被他叫做为蒋大皇子的人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道:“不管我能不能拿到第一的名次,我的名次都会排在你的上方,过去如此,现在依旧如此。”

  这个皇子不过就是回了这个叶家嫡系子一句话,顿时就把这人气的不轻。

  过去几年的排名他的确都在这人的下面,他现在刚好想讥讽他一下,但是现在这蒋大皇子竟然拿过去的事出来抓他的痛脚,他自然是面色难看了。

  “不仅如此,我们皇宫在天神榜上占据的席位也将远超你们叶家。”这时候这个蒋大皇子又补充了一句。

  “不要得意的太早,你们皇宫也就是将全天下人的资源集中在了一起培育出了你们这些人,如果把你们放在外面,你们恐怕连一般的修士都比不上。”

  这一句话的火药味就比较浓重了,这叶家原本就和这皇室蒋家不对付,一个大势力却要被另外一个大势力打压,这两家若能和睦相处,那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

  “做人就得尊重现实,说再多都没有用。”这个蒋大皇子开口,而后不再理会这个叶家的人。

  和他们说话,这蒋大皇子简直觉得自己是在掉身份,所以他才懒得理会这些人。

  天神榜,顾名思义就是一个排名的东西,而这个排名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排名,更是他们在天下人眼中的影响力,哪怕是皇子都对这个这个天神榜趋之若鹜,而那些想要功名利禄的人更是要往这里来了,因为这是他们通往高处的一条捷径。

  皇子若想继承太子位置登上大统,他们在天底下的影响力是十分重要的一项指标,所以基本上所有的皇子都会到场,哪怕是一些公主也会到场。

  男的皇子有野心登上太子之位,而一些公主也怀有同样的野心,所以每一年到这个地方来的公主也不在少数,她们也有人在这上面留下了超越诸多人的排名,名声大噪。

  就比如那长平公主,她每一年来到了这个地方之后,都能够顺利的挤进前五的位置,谁说女子不如男?她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多少的皇子多少的大家公子都被她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不愿待在深宫中一辈子,那就出来闯荡世界,这些公主就是怀着这样的想法出来的。

  “那我们走着瞧。”

  留下一句狠话,这个叶家的嫡系子没有再和这蒋大皇子多废话,而是回到了他们自己家族的那一方领地去了。

  “这都啥情况啊,我这一天都看到了不下十拨人从我们的眼前飞过了,而且里面基本都是年轻人。”

  在王峰和乌龟壳所在的地方,既然危险都已经解除了,王峰将乌龟壳也释放了出来,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还是两个人待在一起比较有趣一点。

  这一天的时间里,王峰并没有在某一个地方停下来,而是来到了星空中,因为那个城池乃至于那个星辰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了,所以他还是选择重新找个地方先待着。

  只是让王峰有些想不通的是,当他在这星空中疾驰的时候,他看到有很多年轻人都在行色匆匆的通过,这一点比较反常。

  一般赶路的人,应该是老的少的都有,可是现在出现的差不多都是男修士,这有点不一般。

  “这还不简单,弄个人过来问问看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乌龟壳的口中发出了平静的声音,而后他直接出手拘禁来了一个过路的修士。

  这个过路的修士压根就没有想到在自己竟然会被人抓住,所以当他被乌龟壳逮住的时候,他的面色顿时就煞白,因为他感觉自己好像是碰到了什么坏人。

  “你……你想要干什么?”这修士开口,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这么害怕做什么?”看着对方的身躯体若筛糠,这乌龟壳也忍不住有些诧异,一个修士的胆子竟然这么小,那他还修炼个鸡毛啊,直接回家养猪算了。

  “我……。”

  听到乌龟壳的话,这个人当真是欲哭无泪,乌龟壳把别人抓住不说,还问人家害不害怕,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告诉你,可别再我的面前尿裤子,要不然我把你的小东西阉了。”

  “别……。”听到乌龟壳的话,这个人简直吓得自己裤裆凉飕飕的,面色更加煞白。

  “既然不想被阉,那就好好的配合我,懂了吗?”

  “是是是,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个人实在是让乌龟壳吓到了,赶紧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