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 > 第三千二百六十二章 滔天之怒

  “陛下,是我们没有来得及赶回来,所以苏曜殿下已经被那王峰斩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老者‘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身躯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陛下肯定会发怒,他面临的会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像是临死的前一刻一样,在那种死亡阴影的笼罩下,没有人会不害怕。

  “什么?”

  听到这话,这苏宏的身躯都忍不住一震,其脸上更是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他整个人都像是泥塑木雕一般,僵在了当场。

  刚回来的看到这皇宫内部场景的时候,他的心中其实就已经有这种猜想了,但是猜想和真正得到确认的答案不同,毕竟猜想还有可能是假的,但是现在他听到了确切的事实,他的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波动。

  那可是他苏宏唯一的儿子啊,也可以说是他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脉。

  苏曜被斩,这岂不是要让他断子绝孙?

  “陛下,是我等无能,没有及时的赶回来。”这个老者开口,心中更是惊惧无比。

  “你说的没错,我养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来保护皇宫,可是现在皇宫已经成为了一片炼狱,我唯一的儿子都没了,你的确无能。”

  说到这里苏宏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当时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我……。”

  “不知道吗?”苏宏看了这个老者一眼,反问道。

  “陛下,老臣回来的时候,皇宫就已经是这一副样子了,我也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苏曜殿下陨落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深深一扣头,道:“陛下,请保重龙体啊。”

  “你从谁的口中得知了这一件事?”

  “他。”

  说话间这个老者对着其中一个人一抓,顿时这个人就直接朝着他们两个人横飞了过来。

  “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着这个人,这个老者喝到。

  “启……启禀陛下,是……是属下亲……亲眼所见,王峰杀了殿下。”

  说到这里这个人又连连摇头,道:“陛……陛下,是……是……是殿下自杀的。”

  “什么?”

  听到这话,苏宏的身躯再一次一震,道:“你说什么?”

  “你之前跟我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竟然敢欺骗我?”

  这时候这个血圣境后期级别的老者大怒,一下子就站立了起来,道:“你是不是想死?”

  “殿下的确是自杀的,这是我亲眼所见,似乎是王峰跟他说了什么,他就自杀了。”

  “为什么会这样?”这时候苏宏的口中发出了声音,脚步都忍不住‘蹬蹬蹬’的往后退了数步。

  “陛下,殿下都已经去了,您一定要保重自己的龙体啊,他的仇还指望陛下您去报呢。”这个血圣境后期级别的老者说道。

  “我养着你,就是希望你可以保护皇宫,可是现在你竟然这么晚才回来,那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目光放在这个老者的身上,这苏宏的口中发出了平静的声音,让这个血圣境后期级别的老者都忍不住浑身汗毛倒束了起来,他知道陛下可能要对自己下杀手了。

  只是他现在就算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他的修为和苏宏相比起来实在是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可比性,如果苏宏真的要杀他,那他可以说没有什么反抗力。

  “连我的儿子都保护不了,那你就下去陪他吧。”

  “陛……陛下。”

  连说话的语气都在颤抖,这个老者想要开口求饶,只是还没有等到他的后半句话出来,他就已经无法开口了。

  因为苏宏那宛若泰山压顶一般的力量席卷而来,直接就让他气绝,灵魂也跟着一起寂灭。

  甚至在他死亡的时候,他的嘴都还要张着的,只是现在这一张嘴已经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了。

  血圣境后期在别人的眼中,修为十分强大,可是在苏宏的面前,他们弱的简直就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苏宏要杀他,仅仅就只需要一瞬间。

  失去了生机和灵魂,这个老者的身躯缓缓的倒下,吓得他旁边的那个人面色煞白,身躯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

  一个血圣境后期级别的修士竟然就这样死在了他的旁边,这种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怕了。

  “陛……陛下。”这个人声音哆嗦的开口,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是现在也用不着他来说话,因为这苏宏完全进行了另外一个更加高效的方法,那就是手掌直接放在了这个人的头颅之上,展开了搜魂之术。

  想要还原当时的场景,最好的方式就是进行搜魂。

  这个人既然见到过当时的情况,所以只要搜魂,这苏宏就能够掌握到具体的情况。

  搜魂之术下,这个人身躯不断颤抖,更是口吐白沫。

  不过这苏宏并没有因此而心慈手软,甚至他下手还越来越狠,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当时的情况。

  原来他儿子竟然有这么深的心结,为了得到一个答案,他竟然不惜用自裁的方式来了结自己的性命。

  想到当初他来问自己的那些情况之时,这苏宏的呼吸都忍不住有些急促了起来。

  如果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当时就应该告诉苏曜,可是现在他的儿子已经陨落了,他就算是想说都没有机会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从牢笼世界逃出来的人,并且还杀了我的另外两个儿子。”苏宏的口中发出了平静的声音,只是在这平静的背后,蕴含的却是滔天之怒。

  一个王峰,连斩他的三个儿子,这种仇恨实在是太大了,甚至已经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只能不死不休。

  虽然苏曜并不是他亲手斩杀的,但是苏曜却因他而死,想到自己儿子临死之前所做的那些自残行为,这苏宏都忍不住感觉到一阵冰凉。

  一个人要自杀自己,那他会绝望到什么用的地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之前他忙着追击永贞皇帝,没有回来救援,但是现在他回来之后,他的儿子却和他永远的天人永隔,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的子嗣已经全部死光,一个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