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 > 第三千零五十三章 光明正大的洗劫

第三千零五十三章 光明正大的洗劫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大侠,还希望大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这一次。”

  这老者开口,满脸都是歉意,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老者之前是嚣张不错,可是现在王峰都已经要把他扒光丢在大街上去了,他哪里还牛的起来,现在简直就和一个孙子没有什么两样。

  “若是你早一点这样说,又怎么可能会遭受这样的待遇,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是我咎由自取,是我错了,满意了吗?”看着王峰,这个老者别提有多惨了。

  甚至此刻他的眼角都带着泪水,一看就是委屈来的。

  只可惜王峰并不会因为这一点东西就被打动,这个老头之前可是嚣张的很,如果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那王峰还是王峰吗?

  “认错了还不行,你让我的精神和名誉受到了损伤,你说这该怎么办吧?”

  “精神受到损伤?”听到这话,这老者瞪大了眼睛,因为他觉得对方可能要讹诈自己一笔了。

  其实王峰所说的精神受到损伤也就是地球上的精神损失费,只可惜这个地方不是地球,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没错,我的精神受到了损伤,你说该怎么办吧?”

  “这……你说要怎么办?”看着王峰,这老者开口询问道。

  “很简单,把你身上的扳指给我,这一件事情咱们就算了了。”

  “什么?”

  听到王峰的话,这个老者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因为这完全就是光明正大的洗劫啊。

  “怎么?没听清楚?”王峰反问道。

  旁边,这苏曜和众多皇子府邸中的人看到王峰公然的索要人家扳指,他们也都是一个个的憋着笑,想笑又笑不出来。

  这个老者之前进来的时候还是客人,只可惜他招惹到了王峰,落到了现在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可悲。

  “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若是三息之后不给我答案,那我还是会扒光你的衣衫,然后将你拉到街上去游行,我想大家都会十分乐意来围观的。”

  “你……你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看着王峰,这个公仑鹰双目都在冒火,但是奈何他现在被大家围着,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去进攻王峰。

  而且他一旦动手,说不定他就得死在这里,到时候别说是扳指守不住,他就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所以该如何选择,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能活谁也不愿意死,哪怕是对方要洗劫自己,他也只能够任由对方宰割。

  “三!”

  王峰可不管这个老头的心中是如何想的,此刻他已经开始计数了,他的声音很稳,仿佛一把大锤一样狠狠的敲在了这个公仑鹰的心脏之上,让他的心都忍不住抽搐了起来。

  出道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样憋屈过,竟然让一个后生小辈给欺负了,如果说出去,恐怕会令人笑掉大牙。

  “二!”

  看着这老不死的公仑鹰,王峰继续开始计数,听到王峰的话,这公仑鹰的额头之上都忍不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已经快承受不住王峰此刻给他带去的压力了。

  这个年轻人的行事作风完全不能够以常理度之,若是他不按照对方所说的话去做,那么最终他的结局可能会十分的凄惨,对方啥事做不出来?

  “一!”

  当王峰这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他的声音就像是从九幽地狱里发出来的一样,散发着森森寒气。

  “我给,别念了,我给还不行吗?”

  在强大的压力之下,这个公仑鹰不得不把自己的扳指憋屈无比的取了下来,并且交到了王峰的手中,因为他若是不交,恐怕接下来他要经历的事情简直可以用黑暗来形容了。

  迫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够将扳指送给王峰,此刻他心中的那个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实在是太憋屈太憋屈了。

  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硬生生吃下了一坨翔一样,而且还不能够吐出来,这让他难受无比。

  “自己主动将这扳指上面的灵魂印记去除了吧。”拿着这扳指,王峰开口说道。

  以王峰目前的修为,他要抹去这扳指上面的印记其实不难,但是他却不能那样做,因为他表面上只是一个血圣境后期的修士。

  如果一个血圣境后期的修士都可以随意抹去一个血圣境中期修士的扳指印记,那实在是太荒谬了一些。

  “是。”

  听到王峰的话,这公仑鹰不得不照办,因为他若是不照办,恐怕他今天是别想体面的从这里离开了。

  “我可以走了吗?”看着王峰手里拿着的扳指,这个公仑鹰心中都在滴血,因为这扳指里面还放着这一次苏曜给他的报酬,可是现在这些报酬连带着他自己的宝贝都已经落入到了对方的手中,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天大的耻辱。

  但是他如果不把扳指交给王峰的话,他又无法离开这里,所以他不得不按照王峰所说的话去照做。

  “滚吧。”

  戒指都已经抹除灵魂印记了,所以王峰十分轻易就看到了这扳指里面的宝贝,这个老不死的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这个扳指里面可谓是宝贝众多,连王峰看了都有些吃惊。

  “今天之仇,来日再报,咱们后会有期!”

  恶毒的看了一眼王峰,这个老头没有犹豫,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等到他走了之后,这苏曜这才走了上来,道:“将军,你就这样放他走,难道你就不怕对方报复?”

  “殿下,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难不成他还敢强闯这府邸不成?”

  “我的府邸可不是谁都能够来闯的,他若是来,我保准让他有去无回。”

  自己的府邸有多少高手这苏曜的心中可是极为的明白,别说是这个老者一个人了,就算是他来十个人恐怕都没有任何作用。

  “殿下,这一次我得罪了你邀请来的人,你不会怪我吧?”这时候王峰带着歉意说道。

  “将军,这个人说了什么我可是听的十分清楚,是他自己作恶在先,和将军又有什么关系?”苏曜摇头,就算是他觉得王峰有些责任,但是他也不会说出来。

  因为王峰的做法虽然有些过激,但是这个公仑鹰说出来的人实在是过分,所以他得到现在这样的待遇实在是罪有应得。

  人家王峰都没有招惹他,他竟然一开口就说王峰的坏话,难道他就一点不了解王峰和苏曜之间的关系?

  “我是说他既然是殿下你叫来帮你的人,我这样把他给轰走了,那殿下你怎么办?”

  “别担心,方法他已经告诉过我了,所以即便是他现在走了,那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丝毫的影响。”苏曜开口,倒是不担心。

  因为这个人的作用都已经发挥出来了,如今他有意要针对王峰,落得现在这样的局面也是自找的,他苏曜可不会为了这种人求情。

  “那就好。”听到苏曜的话,王峰点了点头,随后他才说道:“殿下,马上你和襄阳王就要决战了,你有把握吗?”

  “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了。”看着王峰,这苏曜开口说道。

  “这老者给了殿下什么样的法子?”这时王峰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说话间这苏曜对着这大殿中的其他人使了一个眼色,顿时这里的人全部都鱼贯的退出了,只剩下了王峰和苏曜两个人。

  “他给了我一种独门暗器。”

  这苏曜低声开口,而后他翻手就取出了一枚极其细小的针,这针实在是太小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那是根本就看不到的。

  看到这针的刹那,王峰只感觉到自己的身躯都下意识的一寒,这针上蕴含了极其霸道的剧毒,若是谁中了这东西,怕是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将军,看到了吗?就是这东西。”这苏曜拿起了这一根针,低声说道。

  “殿下,这种东西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了,以免消息泄露出去。”说道这里王峰忽然面色一变,道:“殿下,那个公仑鹰该不会跑出去乱说吧?”

  “你放心。”听到王峰的话,这个苏曜冷笑一声,道:“他刚刚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让人跟着他了,他绝对活不过一个时辰。”

  “原来如此。”

  听到这话王峰露出了你懂我也懂的表情,但却没有说出来,这公仑鹰还以为交出了自己的扳指之后他就能够存活下来,但现实哪里有那么好活啊,他这一趟直接就要送了他的小命。

  既然要对付这个襄阳王,这苏曜就绝对不会允许任何的意外发生,别看这个公仑鹰之前帮了他,可是他既然活着有风险,那苏曜不介意让他永远的闭嘴。

  反正这个世上也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保险的。

  “不知殿下和那个襄阳王的决战之处选在什么地方?”这时候王峰问道。

  “我和他的决战地点就选在了这城池之中,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将他杀死。”

  说道这里这苏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仇恨之色,道:“只有这样,我心目中淤积了这么多年的仇恨才能够被化解。”

  “那殿下就不怕别人发现你使用下三滥的招式?”

  “这个将军你不是也已经说过了吗?只要他死了,我顶多也就是受罚,根本不会危及生命,所以我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而且战场上哪里讲究什么江湖道义,只要能赢,那就是胜利者,而历史往往都是由胜利者书写出来的,所以不管使用何招数,能赢就行。

  正面攻击也好,下三滥的招数也罢,这都是实力中的一种,只要能赢就是王者!

  “如果殿下的心中有了主意,那就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以殿下的能力,灭杀那襄阳王应该不在话下。”这时候王峰吹捧了这苏曜一句,让苏曜的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对了将军,你给我炼制的这丹药可还有?”这时候苏曜忽然问道。

  王峰现在只给了他一枚丹药,而通常炼丹师炼制一炉丹药是不止一枚丹药的,所以此刻苏曜才有这么一问。

  “有。”王峰点头,心中却是再对这个苏曜破口大骂,因为他看得出来这苏曜似乎是在打其他丹药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