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 > 第两千九百七十章 抢夺宅院【3】

第两千九百七十章 抢夺宅院【3】

  听到此人的话,乌龟壳的面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此人连地契都没有说,竟然还说他来抢夺宅院,这不是扯犊子吗?

  “抢夺宅院?”

  听到这话,这个姓秦的人也倍感诧异,他身为官府人员,他处理过不少棘手的案件,但是这种抢夺宅院的事情,他倒还是头一次听说。

  从他任职开始,这西风一族就一直居住在这里,所以他潜意思里就认为王峰和乌龟壳就是来这里闹事的,毕竟人家住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问题,这两个人竟然还来抢夺宅院,这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是啊,这两个人说我们西风一族霸占了他们的宅院,实在是不可理喻!”

  “的确如此。”

  听到这话,这个姓秦的人也忍不住点了点头,随后他才将目光放到了王峰和乌龟壳的身上,问道:“两位,你们这样贸然闯入他人宅院,怕是不妥吧?”

  “他人宅院?你看这个地方哪里写明了这宅院是属于他们的?你是不是眼瞎?”

  “请注意你说话的用词,要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听到乌龟壳出言不逊的话,这个姓秦的人也忍不住面色一沉,而且当他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身后带来的侍卫顿时齐齐一动,隐隐有要出手的意思。

  “从我担任现在这样职位开始,西风一族就已经居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你凭什么说这处宅院是属于你的?”

  “那你又凭什么说这宅院是属于他们的?”这时候乌龟壳反问了一句,顿时让这个姓秦的人面色一寒。

  因为乌龟壳已经再三顶撞了他,如若不是因为他察觉到对方很强横,他早就已经命人将他们两个人拿下了。

  “人家在这里已经住了无数年,从发家开始就一直住在这里,就凭这一点,我就敢说这一处宅院是属于他们的。”这个人冷冷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把地契拿出来我看看,一处宅院一处地契,不可复制,我相信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西风兄,既然如此非要看地契,那你就把地契拿出来给他看看,也好让他死了这一条心。”这时候这个姓秦的人开口,将目光落到了这西风族长的身上。

  只是听到他的话之后,这个西风族长也面色一紧,虽然他们家族已经在这里盘踞了非常长的时间,但是他们手里怎么可能会有地契。

  之前这个西风族长说这个地方是他们花费重金买下来的,但真实的情况根本不是这样,他是见这里没人直接搬进来的。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非常久的时候,就连外人都以为他们就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可是现在让他拿地契出来,他手里又没有这个东西,怎么可能拿的出来。

  “嗯?”

  见对方迟迟不动,这个姓秦的人也面露疑惑之色,道:“西风兄,难道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不用说了,他手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地契。”这时候乌龟壳冷笑一声说道。

  “你又是从哪里得知的这个消息?”听到乌龟壳的话,这个姓秦的人又将目光放到了乌龟壳的身上。

  “哼,你只知道他们在这个地方住了很长时间,可是你知道他们还没有搬到这里来的时候,这里的主人是谁吗?”乌龟壳冷哼一声说道。

  “你口口声声说你是这里的主人,那你把地契拿出来给我看看?”这时候这个西风族长将目光放到了乌龟壳的身上,面色阴寒。

  也就是他的实力不如乌龟壳,要不然他肯定已经动手了。

  他们西风一族啥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眼下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他的心中已经开始滋生杀意了。

  “哈哈。”

  听到对方的话,乌龟壳哈哈大笑一声,道:“你莫非以为我真的拿不出地契来?”

  “西风兄说的不错,你如果真是这里的主人,那你把地契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看。”这时候那个姓秦的人开口,完全是在帮着西风一族。

  从刚刚这西风族长的表现来看,这个人其实就已经知道这西风一族手里可能真的没有地契,要不然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拿出来。

  看样子这其中的曲折故事不少啊。

  “让开。”

  听到他们的话,乌龟壳往前一步,低喝道。

  听到他的话,这些西风一族的人纵然是想要阻拦,但是当他们感受到乌龟壳体内散发出来的磅礴力量之时,他们几乎是下意识的给乌龟壳让开了路,不敢阻拦。

  “这一处地方乃是我当初花费重金买下来的,可是你们这些不要脸的倒好,竟然直接给我来了个鸠占鹊巢,真以为我没有办法治你们吗?”说话间乌龟壳走到了这院子角落的一颗大树之下。

  只见他对着大地一抓,顿时大量的泥土被他抓了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一张锡箔纸一样的东西,这就是这一座宅院的地契,是当初乌龟壳埋在这个地方的。

  幸好这东西他没有带走,要不然现在他也无法证明自己才是这一处宅院的主人。

  抓着这个东西,乌龟壳直接来到了众人的面前,将这一张纸上的内容亮了出来,道:“你们这些人都给我好好看看,这是不是此处的地契?”

  “这……。”

  看到这纸张上面隐隐发亮的字体,众多西风一族的族人脸上都忍不住面露尴尬之色,因为他们看的出来,这的的确确就是这一处宅院的地契,那闪闪发亮的字体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们这些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西风一族竟然还是霸占的人家的地盘,这实在是太打脸了一些。

  凭借他们西风一族的财力,城池内他们什么地方买不起?竟然还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打脸。

  “看到了吧?这就是当初我买下这个地方得来的地契,这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西风兄,这……。”

  人家地契都已经拿出来了,事实一下子就变得清晰明了了起来,纵然是这个姓秦的人都没有想到西风一族真的是霸占了别人的地盘,这也太丢人了。

  纵然是他此刻都不太好帮这西风一族说话了,正所谓证据确凿,此刻怎么辩解都无用。

  “哼,这是我当年埋在那个地方的地契,你肯定是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得知了我将地契埋在此处,所以此刻才会来我西风一族搅局。”这时候西风族长开口,让这个姓秦的人都忍不住将头别在一边去了。

  都已经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了,他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不害臊,自己都跟着他害臊。

  “你这人就有点意思了。”

  听到对方的话,这乌龟壳似乎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臭不要脸,还身为族长,这他吗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这地契乃是当年老夫所埋,这什么时候成你埋下的了?”

  “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你当初埋下的?”这西风族长开口,似乎是要死咬住不放了。

  “我是没有证据证明这是我当年埋下的,但是我却可以证明当初我是花费了重金在别人的手里将这一处宅院买过来的,你要不要跟我来对质一下?”

  “西风兄,你跟我来一下。”这时候这个姓秦的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这个西风族长拉到了一边。

  “西风兄,都已经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了,你还死咬着不放又有什么意思?”这时候这个姓秦的人开口说道。

  “可我不甘心。”听到这话,西风族长面色狰狞,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本来在这个地方住的好好的,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半路竟然杀出了一个乌龟壳和王峰,要将这一处宅院给拿过来,他好歹也是堂堂一族之长,如何咽的下这一口气?

  “那你是想要将这一件事闹得满城风雨,然后你西风一族颜面丢尽,你就满意了?”

  “西风兄,听我一言,这个地方虽然好,但是城池内有的是地方比这里更好,我就知道一处地产不错,可以介绍给你。”

  “可我还是咽不下这一口气。”

  “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即便是将这个地方给要了回去,那我们今后还不是有的是机会来针对他们,你还怕这些?”

  “好端端的竟然凭空冒出了这么两个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消消气,不过就是一处地产而已,用的着生这么大的气吗?若是你不好出面的话,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帮你处理,如何?”

  不管怎么说这宅院是别人的,继续闹下去对于西风一族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个姓秦的平日里没少收这西风一族的好处,所以此刻西风一族既然这么难堪,那只好由他出面了。

  “好吧。”

  听到这其中这么多利害之处,这西风一族的族长也没有再执意蛮干,因为他也明白继续闹下去他不见得可以获得什么好处,还是老老实实的将宅院还给人家才是真的。

  “两位,这一次的事情我想肯定是个误会,大家各退一步,如何?”既然得到了授权,那这个姓秦的自然没有什么犹豫,开始开口说话了。

  “误会?”

  听到这话,乌龟壳冷笑一声,道:“我看是某些人想要霸占我的宅院吧。”

  “既然如此,那我看这样好了,宅院还给你们,我让他们搬走,这个的处理结果我想你应该满意吧?”

  “给他们一个时辰的时间,马上从这个地方搬走,若是还没有撤走的话,我就当作私闯宅院的贼人处理了。”乌龟壳开口,语气十分的霸道,根本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好,一个时辰足矣。”

  听到乌龟壳的话,这个姓秦的没有多说,而是吩咐这西风一族的人赶紧从这个地方搬走。

  既然人家连地契都已经拿出来了,那他们说再多也没有作用,还是离开这个地方才是真的,至少他们还能够保全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