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透视 > 第两千五百七十一章 推算

  在外人面前,他苏曜是位高权重的皇子,无数人都赶着要来巴结他,可是在他父皇面前,他只是一个子嗣,而且他从小就害怕自己的父皇。

  所以现在看他的父皇发怒,他自然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看的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心中一头暗爽。

  他们想要通知陛下,但是这殿下却死死的把他们拦住,眼下陛下出关,他岂能有好日子过?

  刚刚还说他们是饭桶,现在自己的下场还不是比他们更惨?

  当然这种话他们也就是在心中说说,根本不敢表现出来,甚至就连脸上一点笑意他们都不敢有,就怕得罪这苏曜。

  “知道朕为什么让你跪下吗?”看着苏曜,苏宏平静的问道。

  “知道。”苏曜点头,根本不敢抬头看自己的父皇。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都不派遣人来通知我一声,如果我一直不出关,你是不是要等到人家再次杀到皇城来你才会通知我?”

  “亦或者说你要等到整个帝国覆灭之后再来告诉我。”

  “父皇,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修炼,我怕你会走火入魔。”这苏曜强撑着说道。

  “混账!”

  听到这话,这苏宏当真是勃然大怒,他抬起自己的手臂,差点就打在这苏曜的头颅上。

  可是手到半空他却是硬生生的停下了,因为这苏曜好歹也是一个皇子,如果他真的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打了苏曜,怕是苏曜活着简直比死了都还要难受,他好歹也是皇子,也要脸面的。

  “我对你真的是……太失望了。”

  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这苏宏简直就像是浑身被抽空了力气一样,脚步都蹬蹬蹬的往后退了数步,如不是靠人把他扶着,怕是他还要摔一跟头。

  苏宏是皇帝,其修为更是放眼天下几乎无敌,可是再强大的人也需要有继承之人。

  三皇子和二皇子都已经相继陨落,只剩下了一个苏曜。

  原以为他能指望这苏曜来继承皇位,带领帝国走向更高的巅峰,可是现在看来,苏曜根本就肩负不起这样的重任。

  帝国都已经被人针对成这一副样子了,他竟然还不派人来通知他,这样的做法哪一点配当皇帝?

  如果他当真让苏曜坐上了皇位,怕是这个帝国要不了一百年就会沦为他人之物。

  “父皇……。”听到苏宏的话,这苏曜也忍不住身躯一震,将目光放到了自己父皇的身上。

  “原本我还准备立你为太子,可是现在看来,你根本还没有资格获得这个位置,你还是继续去军队里面继续历练一年,一年之后我们再来说这一件事。”

  “我……。”

  听到父皇的话,苏曜当真是面色一白,因为他没想到父皇这一次竟然反响这么大。

  周围,那些文武百官听到苏宏说准备立这苏曜为太子,他们也是吃惊不小,这苏曜明显就是不堪重任,若是他当上了太子,怕是他们这些人都会被这样的猪队友害死。

  还好陛下眼不瞎,准备把这苏曜送离这里。

  以苏曜目前的能力,他的确不宜当太子,还是去外面练练为好。

  “曜儿,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机会,倘若你还是如此不成器的话,太子之位你就永远不要想了,父皇不会将江山交到一个性格不成熟的人手上。”

  “孩儿明白了。”

  听到苏宏的话,苏曜低下了自己的头,根本不敢说一个不字。

  虽然他是苏宏现在唯一的子嗣,但是他如果真的不成器的话,他父皇完全还可以继续生育其他的皇子。

  以苏宏现在的境界,他根本不会轻易死亡,所以他完全有时间去继续培养其他的人,到时候这苏曜顶多也就是混个王爷当,但是那又有什么用?

  王爷虽然也位高权重,可是那和皇帝相比起来实在是如同尘埃一样。

  所以想要得到皇位,这苏曜必须要强行改变自己,若是他改不了,那他一辈子的梦想恐怕也将宣告破碎。

  为了得到太子之位,他就连婚娶都不敢,就怕耽误自己。

  现如今既然他父皇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如果他还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他就真的是太傻了。

  “走吧,现在就走,我不想看见你。”看着苏曜,苏宏挥了挥说道。

  “那父皇您保重。”

  从地上爬起来,这苏曜对着苏宏一拜,开口说道。

  “天底下还没有人能杀我,我自是不用你来担心。”

  “那孩儿告辞了。”

  刚刚苏曜还在高位之上喝斥其他人,可是转眼之间他就没有这种能力,甚至还要被贬为将士,和无数的大军生活在一起。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而已,等到他的历练结束,他依旧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子,到时候他说不定还能成为太子,身份和地位更进一步。

  只要当上了太子,皇位对于他来说还不是唾手可得的东西?

  “等等。”

  就在这苏曜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这苏宏又叫住了他。

  “父皇还有什么话要吩咐给孩儿吗?”

  “一年内,不得踏入皇城半步!”

  苏宏的话让这苏曜身躯一颤,这一次他是真的感受到了父皇的愤怒,要不然他不会附加这么一句话。

  “遵命。”

  父皇的命令这苏曜不敢违背,所以此刻他只能对着这苏宏一拜,落寞无比的离开了这里。

  苏曜一走,在场的这些人都叽叽喳喳的开始给苏宏汇报情况,一时之间整个朝堂上闹哄哄的一片,就像是个菜市场一样,十分热闹。

  “都给朕闭嘴!”

  就在这时苏宏的口中发出了一声雷鸣的声音,顿时就让朝堂安静了下来,谁都不敢再大口的踹气。

  “给我把国师找来。”苏宏开口,顿时就有人请人去了。

  “你们这些人还能有点作用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没人来告诉我一声,我要你们有何用?”苏宏冷笑一声,说道。

  “陛下,不是我们不想给您说,实在是殿下拦着我们,不让我们去。”这时候一个武官开口,直接把责任推到了这苏曜的身上。

  事实上这一次的责任也的确是这苏曜造成的,如果他们能早一点通知陛下的话,兴许他们的情报机构不会损失的这么惨,所以苏曜是肯定要负主要责任的。

  “全部都是借口,不过就是一个皇子而已,竟然就能把你们所有人都给拦住,这一次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严重危及到了我们帝国的安危,难道你们都不知道联手向他施压?”

  “陛下,我们实在是……。”这时候一个人欲言又止。

  “说。”

  “殿下可是帝国皇子,身份尊贵,而我们只是臣子,一旦得罪了殿下,恐怕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所以你们就放任别人摧毁我们的情报机构?我想你们也清楚情报机构的摧毁对我们帝国意味着什么,没了情报机构,我们会陷入两眼抹黑的境地。”

  说道这里这苏宏也无法一下子就处理这么多的官员,而且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苏曜的过错,他不好将责任都怪到这些人的头上。

  “该对付的人我自会去对付,你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抓紧时间将这些情报机构再一次建立起来,都听明白没有?”

  “是。”

  陛下出关,大家也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这里。

  情报机构对于帝国来说十分重要,甚至关系着整个帝国的安危,所以这东西若是不恢复,怕是帝国会出大乱子。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恢复情报机构的作用,而不是呆在这个皇宫中谈论些没用的东西。

  “参见陛下。”

  就在这些人都离开的差不多之后,一个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个老者十分苍老,仿佛是风一吹就会倒下一样。

  但是这个人在这天外皇朝内的地位可不一般,纵然是之前那些文武百官见到他都得礼让三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此人极其擅长推演之术,许多别人解决不了的麻烦他都可以解决,以是这陛下对他十分器重,并且封为国师。

  眼下那个人毁了那些情报机构后肯定已经消失躲藏起来了,所以这苏宏这才找来了国师,要他帮忙推算出对方的位置,然后他好直接杀过去。

  “国师,客套的东西我们就直接免了吧,这个地方没有外人,我有什么话就直说了。”

  “陛下不必说。”听到苏宏的话,这个国师老头子摇头,随后才说道:“我知道陛下要说的是什么。”

  “既然如此知道,那就请国师为我解惑。”

  “陛下,对方的修为强横,如若我贸然推算他肯定会遭受重创,甚至被隔空杀死都有可能,所以我需要得到陛下的帮助。”

  “那我需要怎么做?”

  “很简单,陛下您用你的力量把我笼罩即可,如此一来,对方就算是想要针对我施展杀机,也必须要经过陛下您的这一关。”

  “既是如此,那我们就要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是。”

  “有意思,竟然还有人要推算我。”

  就在皇宫这边的推算才刚刚开始的时候,远在附属星域上的永贞皇帝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并且脸上露出了冷笑。

  以这永贞皇帝的修为,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的被人推算,所以当他察觉到有人在推算自己的时候,他直接闭上了自己的双目,他要隔着虚空对这个推算自己的人实施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就是蝼蚁而已,还想来推算他,这不是找死吗?

  噗!

  皇宫中,这个国师的确已经推算到了这永贞皇帝,只可惜他才刚刚推算到对方就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在他的旁边,这苏宏虽然已经感觉到暗中有人在对付国师,但是这攻击实在是来的太猛烈了,他也有些防范不当,致使国师遭受了重创。

  “国师,你怎么样了?”

  赶紧将这个国师搀扶起来,这苏宏开口说道。

  “陛下放心,只是一些内伤而已,还伤不了性命。”

  说话间这个国师再度闭上了自己的双目,他仍旧要推算,他虽然推算出了对方,但是他还没有得到具体的方位,所以他还得兵行险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