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骷髅山郡城之殇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骷髅山郡城之殇

  半年后,元洲极北之地,一个青衣男子从混沌之地走出。

  青衣男子正是夏云杰。

  站在元洲极北之地那片荒芜大地上,呼吸着仙界熟悉的气息,夏云杰回头望了一眼那混混沌沌,无比混乱无序的混沌世界,想起这些年发生过的事情,有一种仿若隔世梦幻的感觉。

  学着一些人,用手掐了下自己手臂上的肉。

  “嗯,有点疼,说明一切事真的。”

  虽然明知道肯定是真的,夏云杰还是颇有点自我娱乐地点了点头,自我嘀咕了一句,然后无比畅意地哈哈一阵大笑,踏空离去。

  ……

  蓬莱仙岛,骷髅山白骨洞,原本就是上古仙家的洞天福地,只是后来被西方教紫衣使者马芫给占了去之后,方才变得乌烟瘴气,群魔乱舞,一片血腥。

  自从夏云杰助夏立镇杀了马芫,前些年夏云杰又在龙侯山大败毗那夜迦,文殊广法,镇杀逢蒙,成为聚窟洲真正的仙王之后,身为仙王帐下仙君的夏立,便真正在蓬莱仙岛站稳了脚步。

  他将郡城移到白骨洞,周围一带已经无人敢觊觎。这不仅仅因为夏立实力强大,又有不死不灭身,更因为夏立背后还有夏云杰这位煞神。当然如果有人知道夏立的母亲是威震仙界的九幽素阴女帝的话,那就更没人敢觊觎白骨洞了。

  夏立建城白骨洞,渐渐地白骨洞便恢复了往日的仙家气派,不再乌烟瘴气,不再一片血腥。

  只是这一日,白骨洞,骷髅郡城却一片狼藉,到处是断垣残壁,尸首遍野,浓浓的血腥气息充斥着骷髅郡城,让人作呕,让人心惊胆战。

  一个袒胸露乳的肥胖男子站在一条巨大,狰狞可怖的双头蛇上,仿若恶魔一样俯视着下方已经被摧毁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的骷髅郡城,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快意和残忍的冷笑。手中的金刚忤忤头重重压在一个目光桀骜不屈的男子背上,任他如何挣扎都不得逃脱。

  “毗那夜迦,你竟然敢摧毁我骷髅郡城,杀我城中百姓,天兵天将,就算我奈何不了你,我家仙王知道后,必定饶不了你!”被金刚忤镇压着的夏立,看着血迦山的人马还在四处杀戮,自己又挣脱不得,不禁双目赤红地嘶吼道。

  “你家仙王,哈哈!”夏立的话深深刺痛了毗那夜迦,毗那夜迦双目突然变得一片血色,金刚忤金光大放,猛地对着夏立的后背砸了下去。

  毗那夜迦乃是太乙金仙,夏立就算有着不死不灭身,终究不过只是一介金仙,或许如今的实力已经能跟马芫勉强一战,但跟当年在西海与毗那夜迦的夏云杰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这一金刚忤下去,顿时打得他后背一片的血肉模糊,口中鲜血狂喷而出,体内魂魄动荡,仿若要散去了一般。

  瞬间,夏立就被伤到了根基。就算他仗着不死不灭身,不会死亡,但想要恢复伤势,没有几万甚至数十万年根本不可能恢复。

  “本护法等的就是你家仙王!他要是敢来我血迦山,必死无疑!”毗那夜迦目透刻骨的凶光,冷声说道。

  说完,毗那夜迦用金刚忤上的挂钩直接穿过夏立的锁骨,将他勾起,骑着双头巨蛇狂笑离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夏立顾不得身上的剧痛,脸色大变道。

  “哈哈!等你到了血迦山便知晓了!”毗那夜迦肆意大笑,目中带着无尽的杀戮。

  “毗那夜迦,你竟然敢用我来算计仙王!仙王殿下肯定不会上当的,而你却因为我,必死无疑!”夏立脸色再变道。

  “本尊乃西方教护法,太乙金仙,除了你家仙王,谁能奈何得了本尊?”毗那夜迦神色骤然阴冷下来,勾着夏立锁骨的挂钩寒芒大盛,夏立顿时感到一阵阵被针扎的疼痛。

  “我母亲!”夏立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就像受了伤的猛兽一样盯着毗那夜迦道。

  “你母亲是谁?”毗那夜迦心头猛地一震,问道。

  “我母亲乃……”夏立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母亲与弥勒乃生死大敌,自己若暴露身份,后果不堪设想,立马又闭上了嘴巴。

  “你母亲是谁?”毗那夜迦见夏立说到一半,突然闭上了嘴巴,心中有股极度的不安,面色狰狞的问道。

  但夏立却闭上了眼睛,有滴血泪落下。

  “对不起仙王,希望你不要来!”

  夏立在心里默默念着,他本来想以自己的母亲威胁毗那夜迦,让他放了自己,可到头来却又发现,他的身份一旦暴露出来,被弥勒拿去,反倒会让他的母亲也陷于被动。

  “好,你不说是吧!那就等着你家仙王来送死吧!”毗那夜迦面色越发狰狞道。

  “我夏立发誓,你若敢动我家仙王,上天入地,我必杀你!”夏立猛然睁开眼睛,双目死死盯着毗那夜迦,一字一顿道。

  “哈哈,你杀我!你也配说杀本尊!”毗那夜迦闻言怒极而笑,手中金刚忤突然放出数十个挂钩,每一个挂钩那锋利的钩子都狠狠地钩住夏立,然后又猛地扯了出来。

  顿时一块块肉被扯了出来,一道道的鲜血如箭一般从夏立的身上喷涌而出。

  聚窟洲,刚刚抵达云横山,高坐仙王殿宝座之上,接见众将领,询问聚窟洲这些年情况的夏云杰突然感到心神莫名的一阵疼痛。

  夏云杰脸色不禁微变,目光扫过下方,问道:“夏立何在?”

  “夏立前些日子回骷髅郡城了。”与夏立关系较铁的辟寒出列回道。

  夏云杰闻言脸色再变,一股浓浓的不安在心头泛起,霍然起身道:“骷髅郡城恐怕有变,本王要亲去一趟,辟寒天君率你本部人马随后赶来。”

  说完,夏云杰不等众人回应,已经化虹朝蓬莱仙岛的方向而去。

  就在夏云杰化虹朝蓬莱仙岛而去时,九幽宫,九幽素阴女帝心头同样感到了一丝疼痛。

  九幽素阴女帝修为比夏云杰高,而且数十年怀胎,她与夏立之间的感应比起夏云杰还要强,知道必是夏立遭了磨难。

  玉不琢不成器,他有不死不灭身,除非教主出手,否则无人杀得了他,况且有他父亲在,我又何必担心!

  九幽素阴女帝从蒲团上站起来,又重新坐回去。也不知道是真为了要好好打磨自己的儿子,还是在跟夏云杰赌气,或者两者都有。

  不过重新坐下,九幽素阴女帝总感觉到心神不宁,仔细感应了一番,终于脸色微变,起身唤来青鸾,急速朝着蓬莱仙岛的方向而去。

  ps:为了让两本书都能够正常更新,现在老断每天基本上早上五点钟就起床,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才睡下,很久没这么拼过了。希望书友们能投票支持一二,尽量新书,因为这关系着老断接下来是喝粥还是吃肉,谢谢啦。